第八章  桓珏番外
作者:言斐成珏      更新:2015-06-26 18:31      字数:0
  我叫桓珏,字君玉,据说这个名是母妃起的,她希望长大后的我是一个如玉的君子。自从八岁之后,我就没见过母妃,她是许国有名的武将之后,功夫了得,且国色天香,十六岁嫁给父皇,入帝王后宫她很不情愿,从小她就随外公征战沙场,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入宫为妃为她厌恶,父皇开始被她的美色吸引,时间长了,也不喜欢母妃的倔强,失了宠。她的性格高傲,也不屑和后宫的女人尔虞我诈,争宠。我只是隐隐约约知道,母妃闺名唤作月下,是上官世家嫡女。在我八岁那年,她就失踪了,父皇本来就不太喜欢我,母妃的擅自离宫,对我更加厌恶了。

  宫中人知道我的母妃出走,就传言我母妃淫荡后宫,和野男人私奔离开,于是,就不把我当皇子看,甚至不给我饭吃。老八桓琂就比我小一岁,从小长得比女孩子还要好看的很多。我也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值得他尊敬的,他的性子一贯的冷漠,可是对我却是例外,总是一脸崇拜的看着我,宫人谁有所怠慢,他就第一个冲出来帮助我。他的母妃德妃娘娘,也不像后宫其他妃子那样一脸的算计和精明,说话柔柔的,对待我和老八一样。在我犯错的时候,也不懂得避嫌,大声训斥,严加管教,真的和亲生母亲一样。她常常对我说,君玉,你的母妃是个英雄,离开这里,她也是情不得已,她本就不该是被后宫权力争斗束缚的人,她不属于皇宫……

  可是在心里我还是有点恨她,尽管都说,生在帝王家,没有亲情。我还是不理解一个母亲能把十月怀胎,亲亲苦苦的生下的儿子丢在后宫无人照顾,自已一个人离开,天下能有什么事比自已的儿子还重要的吗?我曾在父皇觐见大臣的时候悄悄见过我的外公,大许武王上官信,他明明是一个武官,且年过不惑之年,可是一身白衣,风姿绝世,在众臣之中,显得绝世而独立,我想我大概知道我母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我渐渐长大,德妃娘娘就说我越发长得像母妃了……后宫的宫女们看我的眼神也变了,变得痴迷……我和其他四个哥哥的关系谈不上好,但也不差,四哥桓珂本是贵妃之子,论储君,他的嫡长子身份再合适不过了,可是,老八却让我争。我无心于争权夺势,可是眼前的形势又不得不让我争,德妃失宠,老八又不愿做皇帝,我们三人在大许后宫举步维艰,我只好隐忍着,悄悄培养着势力,不过一十三四岁的孩子,可是我的心早就变得成熟,变得阴狠,虽然在世人面前的我,温润如玉,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表面上父皇把握兵权,实际上在这几年,早被我占了三分之一,父皇毕竟是一个精明的人,对于我,他多少是防范的……他虽然早早的就封我为庄亲王,但是故意不重用我,让我无权无势,位高权轻。他早就看明白,我桓珏的才能不亚于他,而他又在壮年,那么高傲的人怎么允许……

  其他的皇子早早的在十五岁之前就娶正妻,而我到了十八岁仍未被指婚,我知道他的用心,父皇就是怕我和外戚勾结夺政……

  幸好如此,不然我就不会遇见我的好卿……

  那日腊月天,我正好出门办事,谁知道天气反常,竟下起了烟雨,庄王府又离得很远,没办法,我只好就近的躲进了一户人家的屋檐下……

  竟看到了那么清丽的人物……我的命定人……

  好卿一身梨花白,整个人就像在画中走出的仙女,我在父皇的后宫见过了无数绝色女子,好卿自然是比不如她们的美貌艳丽,但是,她的一颦一笑那么自然脱俗,让我十八年冰封的心悸动了……

  我一直理智而隐忍的,竟然在那时不受控制了,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你是谁家的姑娘?”

  好卿竟然脸红了,羞涩说,“我叫好卿。”

  她见我淋湿了,然后拿起手绢就伸向我的脸上擦拭…………

  我有些紧张,从怀里拿出那个母妃唯一留给我的一块梨花佩,塞给了好卿。

  “这是?”好卿有些疑惑。

  “可否婚配?”我更加紧张了,怕她说回答肯定。

  “尚未。”她的话音一落,我的内心竟那么高兴……

  “我姓桓名珏,字君玉,你去宫中寻我,嫁于我,好不好?”

  我索性给她说明白了……

  她望着我,怔了一下,想了一会,认真道:“好,不过,一生一双一代人,好不好?”

  听到她说好,我立刻说了好,有了好卿,他人不过是路人而已。

  可是,第二天父皇的寿辰,我在竹林散步时,竟看到她了,才知道,她是大乾的宣郡王,霍程娉,那个痴了十五年,迟迟未嫁的郡王……

  好卿有些不高兴,我明白她是因为她的以前吧,对于以前,她是自卑的。

  可是我桓珏怎么可能是那种在乎以前的人呢?

  在寿宴上,她竟然出现在华夫人的舞蹈中,在父皇的眼中,我竟然看到了痴迷和欣赏,这是在他眼中,从未看过一个女子的,即使他最爱的华夫人……第一次,我有些害怕父皇,害怕他要了好卿……

  之后她夺去了流仙衣,连打了父皇多年细心培养的高手侍卫,还和天下以诡辩,治国出名的韩湘子辩论了一番,连韩夫子都忍不住说她称赞道,“文可以治天下,武可以平天下。”

  可是别人再怎么说她,在我心中,她只是我的好卿而已。

  父皇对她的目光炙热,已经有些棘手了,但更棘手的是,乾国女皇,她的亲生母亲霍玉竟然把她送到辽国做质子……

  也许,我们以后都不会在一起。

  我悄悄派出密探打听乾国的消息,才知道,好卿在清醒之前,曾和姬流景有所纠缠,姬流景年少貌美,而且有把握这大乾的兵权,他之所以放纵好卿,不过是想辅佐痴傻的好卿做傀儡,然后作为皇夫的他趁机再夺权,登上帝位……

  哪知,他,没有算到的是好卿竟然恢复了神智……

  好卿完全记不得她和姬流景的过往,那天无意中知道了,竟然哭了……

  我知道好卿对我,和我对她一样的爱上,我不会怪她的,我现在担忧的是她的名声大震,父皇强硬的手段,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不管怎样,我得有所行动了,否则,我和好卿以后更难了……

  可是现在的我,能力尚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