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给肉身出口气
作者:夏夜皎月      更新:2015-06-26 18:28      字数:0
   俞碧荷抬眼望去,一洼水池出现在眼前,阳光照射水面,水面荡漾着圈圈波光。想来,这鱼池中的水必定清澈。池中荷叶上点点露珠亦闪闪发亮。这样清新的早晨,看到这样美致的风景,真是令人感觉心胸顿时开阔。

   俞碧荷快速走上前。

   鱼儿在池中欢游,不时荡起阵阵波澜,波光随着波澜移动而荡漾,看着真是美极了。“凤竹,鱼食在哪?快点给我喂鱼。”俞碧荷兴奋地问。

   看着小姐难得的开心,凤竹亦异常欢喜,“是,小姐,凤竹这就去给你拿。”

   凤竹向一座建在池中的凉亭跑去。凉亭位鱼池中央,亭下四周荷叶环绕。

  那凉亭必是这鱼池最好的视野,俞碧荷想着便跟了上去,“凤竹,等等我,我也去。”

   凤竹放慢脚步,等小姐跟上后,两人一同来到凉亭。凤竹拿起凉亭一角上的鱼食,“小姐,我们到那边去喂吧。”她指了指不远处一水池阶梯。

   俞碧荷顺着凤竹所指,看了一眼阶梯,望了望凉亭下色彩斑斓的一群群鱼儿,“为什么要去那里?这里喂不是更好。”

   “这…”凤竹犹豫着,脑中浮现半年前的那一幕:

  

   半年前,同样的艳阳天,同样的清新早晨,在同一凉亭内。

   “哟…姐姐真是好兴致啊!这么一大早的,就来亭中喂鱼啊。”俞碧荷正欢快地给池中鱼儿撒着食,身后突然传来了新进府的二夫人的声音。

   俞碧荷知道这新进府的二夫人性格甚是厉害,她不想招惹她,回过头只淡淡地回应:“妹妹也来亭中看鱼啊。”

   “是啊,这鱼儿甚是好看,妹妹怎可让姐姐独享呢?”姚芬芳说着便夺过了她手中鱼食,自顾往池中撒着。

   俞碧荷错愕地看着这一切,但亦不想与她争辩,只好起身想从凉亭鱼食架中另拿鱼食。

   不想,未等她伸手,春桃与秋菊在她们主子的怂恿下,抢先夺去了鱼食。

   俞碧荷看着空空的鱼食架,心中愤怒,却也不想争辩。无奈,只好自行回房,留得那恶劣的主仆三人在亭中。

   俞碧荷以为她忍一时便可风平浪静,可事情却出乎了她的意料。

  在那以后,每当她在凉亭喂鱼,姚芬芳主仆三人便会从中作梗,故计重施,存心与她过意不去。

   时间一长,俞碧荷也渐渐知道,那二夫人这般是存心想让她难堪。明白了这点,她便不再去凉亭,尽量避着她们主仆。每次想喂鱼,便让凤竹给她拿来鱼食,站在池中唯一的阶梯上给鱼儿投食。

   然而她的忍让,外加凉亭被占一幕,更因自从新婚将军便不曾踏进她房内,府里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她的劣势。渐渐地,在府中,俞碧荷失去了她将军夫人该受的尊重,她成了府中真正的摆设夫人。

   ***************************************************************

   “凤竹,你怎么啦?我问你话呢,你发什么呆啊?”看着独自走神的丫头,俞碧荷轻声问。

   凤竹回过神,“小姐,我们还要到那边去喂吧。”她坚持道。

   她不想小姐再受一次辱。

   俞碧荷纳闷地望了望娇阳下的阶梯,不知那到底有什么好的,凤竹非得这么坚持。

  “你喜欢那你去好了,我还是比较喜欢这里。”说完她便不再理会凤竹,兀自在亭椅坐下,抓起鱼食,往池中投着。

   凤竹无奈地看着自家小姐,不知她的脾气何时竟变得这么拧。既然小姐坚持,她也只好在亭中作陪。

   看着争先恐后抢食的各色鱼儿,俞碧荷开心地笑着,“好漂亮哦!”

   主仆三人春风得意地来向凉亭走来。

   未到亭中,姚芬芳便看到亭中正看得着迷的身影。她一脸纳闷地走上前,怪腔怪调地说:“哟…姐姐这是怎么啦?以前不是一向不屑与妹妹一同在凉亭的吗?所以才会每日只站在那阶梯,给鱼儿喂食。今天怎么突然愿意来与妹妹同处呢?”姚芬芳说着,指了指鱼池边上的阶梯,她那是在告诉俞碧荷,那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脑中快速转过姚芬芳的话,想到方才凤竹的坚持,再加上之前听凤竹提起,肉身便是受了这个女人的欺负,才会一时想不开,走上悬崖。

  种种的一切,俞碧荷猜到了一些前因,她回过头,“原来我以前不屑与妹妹同处一处啊,这么说还真是姐姐的不是了。妹妹放心,姐姐我…以后再也不会避着妹妹了。姐妹嘛,就应同心同德,好好相处才是。”比耍嘴皮,她也不是省油的灯。

   姚芬芳一愣,被她眼中的呆头鹅这么一应,她还真不知该怎么回话了。尴尬地轻咳两声,“姐姐说得是,是姐妹便应同心同德才好。”说着她走上前,伸手欲故计重施,想再夺鱼食。

   看出她的意图,俞碧荷快速一闪,令某人抓了个空。望着从半空缩回去的手,她想这情景必定是重演。

   ‘亲爱的肉身,我今天就给你出口气。’俞碧荷想着,便抓住了未来得及缩回的手,将鱼食倒入那手心,“妹妹看来必是极喜欢这盒鱼食,姐姐不是个小气之人,愿与妹妹同享。”她一副极慷慨的模样,心里却乐开了花。

   可试问,有谁愿意接受这样的慷慨呢?

   姚芬芳亦不例外,她厌恶地想要将手抽离。

  然被用力抓着的手掌在她用力抽回之下,逐渐从手指指末抽离。不想,也因过于用力,手掌抽离的那一瞬间,手掌猛然内翘,将掌中的鱼食结结实实地全拍向自己。

   看着如此滑稽的一幕,凤竹站在一旁开心地掩嘴笑着。她没想到,小姐竟会有让这女人如此难堪的一天。

   “二夫人…”看到如此一幕,春桃、秋菊异口同声地紧张叫着。两人同时走上前,拿出手绢,轻轻拍下主子身上的鱼食。

   俞碧荷无辜地看着姚芬芳,“妹妹这是做什么?不喜欢就明说嘛,姐姐我又不会强迫你。你看你…把这么好的鱼食弄得满地板都是。”她指了指满地的鱼食,一副可惜不已的模样,好像完全忘了刚才是谁不由分说,拿起鱼食往人手里倒。

   “你…”姚芬芳气得脸都绿了,可是又不知该如何扳回颜面。看了一眼鱼池边围观的下人,冷哼一声,甩脸走了。

   “凤竹,她就这么走啦?不喂了?”赢了局,俞碧荷心里乐开了花,可脸上还是欠扁的无辜表情。

   “嗯…”凤竹默契地点了点头。小姐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大获全胜,看着小姐无辜的表演,凤竹卯足劲默契配合着。她亦一副不知所云的表情,“二夫人走了,不喂了…”

   主仆二人默契的表演,尽落围观下人眼中。人群中不禁有人开始议论:

   “夫人好像变了,变得厉害了。”一名男仆说。

   “是啊,你看她刚刚把二夫人整得那样,她可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懦弱的俞家大小姐了。”他身旁的另一位男仆回答。

   “这回啊…以前那些在二夫人淫威下欺负夫人的人可有得受了。”人群中,一名身穿蓝色衣裳的男仆突然说。

   他以前便看不惯二夫人那副小人得势的模样,更看不惯一些墙头草欺主。无奈,这位将军府的正牌夫人太懦弱,而他只是一介家仆,虽看不惯,却也无能无力。如今看到夫人终于发威,他当然得借势出出这口憋在肚里许久的气。

   经他一说,一些欺过主的人便开始心虚。看到凉亭中的人朝这望来,一阵心慌,争先恐后地纷纷离去,惟恐走慢了,便会成为主子盛怒之下第一个开刀的人。

   俞碧荷原本对人群中的议论充耳不闻,但猛地听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话,她不禁抬头,想看看那个为她打抱不平的人是何人。

  她看到了少数留下的人群中,一名男子正气凛然,正一脸不屑地望着那些因害怕而离去的人。

   仿佛感觉到有人正望着他,蓝衣男仆突然转头,望向凉亭。

   见男仆亦望了过来,俞碧荷向他示以微笑,以感谢他方才的仗义出言后,转身带着凤竹离开了凉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