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太公六韬
作者:知兵小卒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高顺在案前专心的抄刻,而吕布则坐在一旁翻看着《太公六韬》,竹简看上去十分陈旧,但是绑扎用得绳线是崭新的,应该是刚重新修订过,竹简上面所用的字体不是秦汉流行的隶书,而是另一种更为古老的字体,可能是篆体,甚至可能是铭文,吕布根本看不懂,这些字和濮阳古墓里面的字倒有几分相似,高顺居然可以看懂这样古老的文字,一定是他师傅教的。逼于无奈,吕布只好向高顺求助,高顺说他抄刻的时候已经将其转刻成了隶书,但是师傅吩咐要将抄刻的留在身边,所以不能给他。高顺还真是一根筋,吕布磨了半天,他才答应将抄刻完毕的前三卷借给吕布查阅。

  吕布翻开了《文韬》没有看多久,云鹏(管亥)回来了,身上全是尘土,衣服还破了几处。吕布还没有来得及问管亥干吗去了,他就倒头睡了,不一会就发出了均匀的鼾声。吕布笑着摇了摇头,继续翻看手中的竹简。文、武、龙三韬从头到尾都是对话,文、武两王与太公吕尚的问对,这样看来《六韬》可能像《论语》一样,是别人整理的,而非太公自己整理的。吕布大致浏览了一下发现《六韬》对其有了大致的了解:

  《文韬》内分《文师》、《盈虚》、《国务》、《大礼》、《明傅》、《六守》、《守土》、《守国》、《上贤》、《举贤》、《赏罚》、《兵道》等十二篇,论述了获取天下之道:收揽人心,富国强兵,选拔人才,用兵在一(将令不二出)。

  《武韬》内分《发启》、《文启》、《文伐》、《顺启》、《三疑》五篇,论述了无为而治的政治思想,于民无争,让其休养生息,藏富于民,收拢人心;而军事方面提出了“文伐”的概念,即用间,而用间也是《孙子兵法》的最后一篇。

  《龙韬》内分《王翼》、《论将》、《选将》、《主将》、《将威》、《励军》、《阴符》、《阴书》、《军势》、《奇兵》、《五音》、《兵征》、《农器》等十三篇,主要阐述了选取将领的原则:“五材十过”;统帅军队的艺术;战争期间通信的手段;同时还指出要注意天时地利、武器装备和物质供应等。

  《六韬》中以《文韬》为纲领,其后五卷逐层细化,提出以民为本,曰:“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视农、工、商为三宝,曰:“三宝完则国安”,具有朴素的辩证法思想,初步认识到了矛盾的对立和转化,曰“夫存者非存,在于虑亡;乐者非乐,在于虑殃。”而在用兵方面更是提出奇正变化、因势利导、围城打援等战略思想。在商周时期便出现了一套如此完整的兵书,被后世誉为是兵家权谋始祖,如此奇书难怪田丰会对其心驰神往。(以上是自己对六韬的一点心得,对后面的发展影响不大,可以略过。)

  不过吕布在《六韬》中也发现一些疑点和矛盾。传说周文王推演出六十四卦,可是《文师》中,一个名叫史编的人为文王卜卦,让文王去渭阳(渭水北岸)寻贤。首先,文王善易,却要别人为其占卜,这是为何;其次,史编是什么人,文王为何如此相信此人,不怕是陷阱吗;文王按照史编所言去渭阳寻贤,果真找到了稳坐钓鱼的太公吕尚,是天命还是人为?

  继续往后看,《盈虚》中太公曰:“君不肖,则国危而民乱;君贤圣,则国安而民治。祸福在君,不在天时。”而在《上贤》中将巫蛊、方术、预言列为“七害”。更有甚者,武王伐纣,问卦于太庙,太公踩碎龟甲,大声疾呼:“吊民伐罪,天下大道!当为则为,当不为则不为,何祈于一方朽物。”由此种种可见,太公不信天命,不信鬼神,可是这样的太公却是因为一个卦而和文王相遇,因为此卦才有机会一展所学治国平天下,这点有些耐人寻味了。想到这里,吕布突然发现自己是因为高顺师傅的谶言才改道西行,而老者似乎知道他会来到五台山与高顺相遇,此时给他《六韬》是单纯的传授吕布兵法,还是有更深层次的暗示?吕布不禁想到是应该笃信天命,还是应该像太公那样相信人定胜天?吕布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可能想太多了。

  吕布改变思路继续想到:从高顺的叙述中推断老者六年前处世态度突然转变,从避世转变为出世,并紧迫的谋划着什么,积极地培植实力,但似乎又要将自己培养了五年的徒弟归于自己的名下,咄咄怪事,道自己已经在他的谋划之中了?吕布越想越觉得胆寒,自己可能已经被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暗流,不行,吕布觉得必须得找到那个老家伙问个明白。吕布抬头准备问高顺知不知道关于他师傅的下落时看见他已经趴在几案上睡着了,历史上统领陷阵营的高顺,怎么像个为考取功名而悬梁刺股的学子。吕布替高顺披上了件衣服,吹熄了油灯后便躺下了,在云鹏均匀的鼾声中,自己也很快的入眠了。

  又是日上三竿,最近让吕布思而不解的问题太多太多了,死的脑细胞比前五年加起来的还要多。吕布醒来时发现高顺和云鹏已经不知去向,出洞后看到贪狼已经在操练了。吕布径直来到溪边洗漱了一番,此时侯成来到自己跟前似乎有话要说,吕布用手抹了两下脸,起身问道:“子都,何事前来。”

  侯成拱手一揖,吞吞吐吐道:“有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讲!”

  “贪狼三人一伍,而伍长都是主公原来带的人马,在下知道这些都是和主公出生入死过的兄弟,可是底下的兄弟不服啊。大家觉得主公偏心,一碗水没有端平。”

  贪狼的规模越来越大,是时候建立起晋升和赏罚的制度了,赏罚分明,可以收拢军心以及提高士气。“是我疏忽了,我们在谷中还要休整一段时间,将贪狼骑现有的编制打乱,大家可以自由组合,并通过校武的方式选出伍长。”

  “是!”侯成转身想走。

  “且慢。”吕布拦住侯成问道:“可曾看到高顺和云鹏?”

  “高顺被三爷拉去那只黑兽那里了。”

  “好,我去看看他们。”

  吕布在远处便看到云鹏拉扯着高顺,而高顺一脸无奈,那只黑兽萎靡的躺在地上,嘴上套的头盔已经被取下,四肢被紧紧绑在四根木桩上,以它现在的姿势是绝对无法咬到绳索。吕布询问之后得知,原来云鹏让高顺和黑兽说话,可是高顺无能为力。

  “云鹏,别为难高顺了。”吕布替高顺解围道。

  “可是二哥,它两天滴水未进,这样下去会死的。”云鹏急的眼睛都红了。

  吕布走近黑兽,正想伸出手抚摸它,它突然躁动起来,似乎想挣脱束缚来攻击自己。

  “不是挺有精神吗?把水和食物放在它嘴边,它挺不住了自然会吃得。”吕布不由分说地拉着云鹏和高顺离开,云鹏还想说什么,被吕布抢先道:“吃午膳去,吃饭大过天,有什么事情吃完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