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无名山谷
作者:知兵小卒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从高顺那回到自己的帐子后,吕布一夜无眠,高顺的师傅是何方高人,多年来的行踪连自己的徒弟都不知道,传授的项目:技击就是搏击,隐匿便是隐藏,飞走估计是轻功疾走一类的体术,这些似乎都是刺客所需要。拥有《太公六韬》这样的稀世珍宝,却不悉心教导自己的徒弟,授予高顺的三韬看情况也是把书留下,让高顺自学。另外此人仿佛对吕布的行踪了若指掌,是神机妙算,还是有耳目隐匿在吕布的周围。想到神机妙算让吕布联想到南皮城外遇到的老者,明天要问问高顺他师傅的相貌如何。还有此人为什么要高顺追随自己?历史上高顺对吕布是死忠,所以应该可以排除高顺是卧底的可能性,那也就是说高顺的师傅在暗中帮自己。还有一个疑点,高顺所有的师弟都是五年前上的山,而自己也是五年前来到这里,这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吕布一直想到东方既白,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翌日,吕布醒来的时候应经日上三竿,梳洗的时候从盆中的倒影看到自己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细想自己再老是失眠,迟早一天会神经衰弱。吕布整理完后去了高顺那里,高顺筑的帐子已经打包收好了,他一个人坐在在辎重车上,逗弄着紫渊。吕布走近他,问道:“感觉好些了没?”

  “好多了,多谢吕大哥关心。”

  “呃~~高顺,我想你向我形容一下你师傅的样貌。”

  高顺短暂思索后道:“嗯~~师傅体格清瘦,须发皆白,不过不显龙钟老态,腰杆比年轻人还直。”

  听了高顺的形容,八成就是南皮城外的老人了,当日那神秘老者对吕布言之凿凿的说西行便能遇到白虎七宿,难道高顺便是那七宿之一?

  此时云鹏(管亥)前来打断了吕布和高顺谈话说:“二哥,可以启程了。”

  “启程。”

  吕布等人在高顺的指引下,行了大半天就到了无名谷,听高顺说这里之有一个入口。无名谷的入口十分隐秘,而且狭窄,谷内却十分空旷,依山傍水,两侧皆是山,背后是一泓湖水,冬暖夏凉。此时正值初夏,花季未过,谷中群芳争艳,山上的青色郁郁葱葱,湖水清澈见鱼,时有飞鸟从上空掠过,无名谷简直是世外桃源,隐居的最佳场所。

  高顺与他的师弟们住在一个巨大山洞群之中,山洞有人工斧凿的痕迹,应该不是天然所成,如此的工程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高顺一共有八个师弟,清一色都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五年前最多十岁,他们师傅活像个人口贩子,专门拐带儿童。

  “今天客人比较多,大家挤一下,三人一个房洞,整理完之后出去多打也猎物回来招呼客人。”

  这些少年领命之后便雷厉风行的四散行动。这些半大的孩子在这荒山野岭生活,吃的食物全凭自己的双手去猎取,许多成年人都未必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存活下来,这批少年实在非凡。

  高顺转过头对吕布说道,“吕大哥,谷中夜里的山风容易入侵人体而致病,山中的房洞勉强够住,不过很多应为闲置许久,所以需要打扫一番。”

  “无妨,来人。”一名贪狼上前领命。吕布吩咐道:“传令下去,各自打扫房洞,云鹏哪里去了,怎么入谷之后便不见了?”

  “三爷好像去安置怪物去了。”

  吕布见这名贪狼是伯圭派来的,年纪和他相仿,在他面前不卑不亢,又身形魁梧,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候成,字子都(杜撰)。”候成的声音微微有些颤动。

  八健将之一,难怪气宇不凡,只见候成方脸阔鼻,一脸刚毅,八健将中吕布最喜欢张辽、臧霸,此二人都是可以独挡一面的大将,尤其是威震逍遥津的张文远,同张郃等五人合称曹操的五子良将,而且张辽绝对是五人中的首席;然后是曹性,一箭射瞎了夏侯惇的左眼,箭术可见一斑;再其次便是这候成,候成在八健将中算比较聪明的,虽然历史中背叛了吕布,可是候成降曹,吕布要负一定的责任,所以现在的吕布对候成还是很有好感的。

  “子都,下去传令吧。”

  “是!”候成的声音中透着激动。

  高顺带吕布去了他的房洞,看摆设,这间房洞只有高顺一个人住,靠,小小年纪就搞阶级主意,搞特殊化,吕布心里这样想着。

  “我平时会点灯夜读,怕影响师弟休息,所以师傅吩咐我单独住。”

  吕布心想:难道高顺也能掐会算?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不可能,应该是巧合,一滴汗从他额角流下。

  吕布看到高顺几案上有两卷竹简,其中一卷只刻了一半,于是询问高顺道,“这两卷竹简是何书?”

  “这就是《太公六韬》啊,师傅虽然只许我学后三韬,但是命我将整套兵书都抄刻一遍。”

  吕布心想:靠!稀世珍宝就这样随意的放着,也不怕被偷了去。“那既然你有全本,可曾自学?”

  “未曾,师傅吩咐,只允许我学习后三韬,所以抄刻的时候我故意不去记下前三韬的内容。”

  “那你师弟们知不知道,你在研习此兵书?”

  “知道。”

  “那他们都不眼红?没有向你偷学得?”吕布惊奇道。

  “师傅不让他们学,他们是绝对不会学的。我是师傅养大的,而师弟们原来是都是孤苦无依、无名无姓的孤儿,师傅收留他们,教他们生存必需的技巧,所以师傅对我们来说就是父亲。虽然师傅最近常年在外云游,可是每次回来都会给大家带些新衣服回来,校考每个人的武艺,并给于指点,有时还会给我们说一些外面的事情,师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说完之后还会用道理来分析给我们听,大家对师傅都十分敬佩和爱戴。从不忤逆他的意思。”

  “听说你所有的师弟都是你师傅五年前带上山的,能说的具体点吗?”吕布就快十万个为什么了。

  高顺沉默了片刻,整理完思路后说,“最近几年师傅变了,师傅在山上隐居了好多年,我懂事起师傅就隐居在这里,以前还有一个小师叔,比师傅小了大约二十多岁。十年前,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大吵了一架后,师叔就下山去了,再没有回来过。不过师傅并没有很生气,也没有寻找过小师叔,只说师叔去寻自己的道去了,然后落寞的说他的道只有无为。那个时候师傅也会偶尔下山,用山上的东西去换些日常用品,可是从来不会对我说外面的事情。可是六年前的某一天夜晚,师傅像往常一样在谷中观星,然后突然大叫天变了,接着大声笑了起来。之后没有几天师傅便留下《太公六韬》,嘱咐我说我资质有限,只可研习关于行军练兵的后三韬,一个人下山去了。第二年就带着八个师弟上山了,八哥师弟都没有姓名,师傅也没有给取,我们就以排行相称,师傅说以后有等大家要下山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取的。师傅没有像教我一样,教师弟们认字,而只教武艺,我也问过师傅原因,师傅说时间来不及了。这五年间师傅总是行色匆匆,一年只回来两三次,每次只待数天,他老人家回来看我们的时候,总和我们说一些外面的事情,什么太平教,什么宦官,什么外戚。其实很多我们都听不懂,我感觉大多数时候师傅是在自己分析给自己听的。不过师傅也会讲各地的风土人情和奇闻轶事给我们听。今年年前,师傅回来和大家过年,走的时候吩咐我讲《太公六韬》抄刻一遍,还让我等待吕大哥,让我追随你,还吩咐我将兵书的原本赠于吕大哥。”

  “将《太公六韬》赠于我?太好了,可否现在给我几卷,让我一睹太公吕尚经天纬地之才。”

  高顺拿出了一个木盒,打开其中躺着五卷竹简,加上桌上的原本正好六卷。“我还没有抄刻完毕,吕大哥可先拿先三卷,文韬、武韬和龙韬去,其它的等我抄刻完毕之后定当奉上。”

  “好。”吕布说完捧着书准备转身离去。

  高顺阻止道:“吕大哥要去哪里?”

  “回房啊。”吕布不解道。

  “山洞数量不够,委屈吕大哥还有云鹏大哥和我同住。”

  “哦,好。”吕布讪讪一笑。

  “吕大哥,我开始抄刻了,你自便。”

  吕布应承了一声便坐在一旁思量高顺说得话,高顺一口气从十年前说到现在,许多东西还需要消化一下,许多线索和疑点需要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