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神秘少年
作者:知兵小卒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半夜,昏迷少年的营帐中,苍鹰突然长鸣一声扰了吕布的清梦,他起身前去少年的营帐察看。来到少年的营帐之时,云鹏(管亥)已经先一步来了。少年已经醒了,苍鹰落在了少年的肩头。云鹏接过少年手中的水碗,像是哥哥照顾弟弟似的。

  “你醒了,在下吕布,字奉先,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吕布向少年询问道。

  “在下高顺,未及弱冠,不曾表字。”少年回答的时候虽然显得有些有气无力,可是眼神中却没有半点颓废,吕布感觉这个少年有些不简单。

  “高顺的高,高顺的顺?”吕布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少年和云鹏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吕布,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干笑两声道,“我是说是否是高山流水的高,风调雨顺的顺?”

  少年莫名的看着吕布,然后点了点头。高顺!被历史埋没的武将,论勇七百陷阵营所向披靡,论忠白门被擒后宁死不降。历史太过无情,死忠让高顺过早的陨落,演义中高顺被一笔带过,只言片语中无褒无贬,仿佛高顺只是毫无突出才能的路人甲。吕布大胆假设,如果高顺能够降曹,实力不亚于张辽的高顺一定能建功立业,从而千古留名。所谓英雄尽忠不畏死,死后无人知其名,实在可惜。

  “二哥,你在想什么?”云鹏问道。

  “哦,我在想高顺为何会孤身一人来这此荒山野林。”吕布搪塞道。

  “我是在这山上长大的。”高顺简介的回答道。

  五台山上住户甚少,但此山是有名的灵山,佛寺众多,难道高顺是佛教的俗家弟子?“你在哪家佛寺修行?”吕布追问道。

  “我不是佛家弟子,我和师弟们住在无名谷。”看样子高顺还没有开始长个,年龄应该比云鹏还小点,云鹏今年十七,高顺应该只有十四、五岁,看着他让吕布想起了田丰,高顺和田丰差不多大,而且都是少年老成的类型。田丰的老成在于智慧,而高顺的老成则在于性格,说话沉稳,而且刚逃过一劫本应该心有余悸的他,此刻却气定神闲,和没事人一样。

  “高顺你伤口未愈,明天我送你回无名谷修养吧。”吕布看着虚弱得高顺,想起来他一天没有进食了,“你刚醒来,肚子饿不饿?”

  “不饿,刚才紫渊叼了块肉给我吃,它看我把肉吃完,知道我没事了就高兴的叫了两声,吵醒了大家,我代它向大家陪个不是。”

  紫渊?鸣叫?难道紫渊是那只鹰?吕布看着高顺肩头的苍鹰。

  “哦,还没有向大家介绍,我的朋友紫渊。”说话同时高顺将手抬起,紫渊便从肩头跃到了高顺的小臂上。介绍完高顺将手放下,紫渊便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吕布的注意力完全被紫苑吸引,过了半响才惊讶道:“肉?那是块生的肉!”

  “以前师弟们没有来的时候,我一个人,师父又经常不在,我抓到野物也懒得料理,都是生吃的。五年前师父将师弟们带回谷,后来每当我猎回来野物,他们就先将其烤熟,然后大家再一起吃。”此时紫渊不甘寂寞的叫了两声之后,高顺说:“刚才紫渊告诉我说是吕大哥救了我,多谢吕大哥救命之恩。”说完便正了正身子,向吕布拱手一揖。

  “你听得懂老鹰说话。”云鹏好奇的问道。

  “嗯,山上有灵性的动物,我都能对话。”高顺回答道。

  白天与紫渊遥相呼应的不是另一只鹰,而是高顺,这个吕布早想到,可是没有料到高顺可以所有的灵物对话。

  “那你能和那只大黑怪物说话吗?它到地是什么东西啊?它为什么攻击你啊。”管亥追问道。

  “那黑怪物可能是上古异兽,我听不懂它说什么,可能是交配季节到了,而我正好不小心走进了它的地盘。”高顺猜测道。

  吕布否定了高顺的猜测:“应该不是,我看见那是只母兽,对地界的概念应该不是很强。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它欲求不满所以才找个别的途径发泄。”

  “二哥你太会说笑了。”管亥笑过之后对高顺说道:“那你能不能交我和动物说话的本事?”看来拜师学艺是云鹏的一大爱好。

  “我试试看。”高顺答应道。

  “昨日你是不是用鹰监视我们的行踪。”吕布冷不丁的问高顺。

  “二哥,你多心了吧,高顺监视我们做什么。”

  “吕大哥说的不完全对,不是监视,而是观察。”高顺的回答出乎云鹏的意料。

  “这是为何?”云鹏不解道。

  “是师父吩咐我在此等候吕大哥的,让我追随你。师父向我描述了你的样子,骑的马。昨日午后紫渊发现你们后,我便让它跟着你们,我想观察下吕大哥是怎么样的人。”高顺不紧不慢道。

  “你师父是谁。”吕布问道。

  “我只知道他是我的师父,对我们很好,而且从来没有出过错,其它的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你师父姓何名何,哪里人士,如何知道我,为什么可以未卜先知我会来这里?”吕布一连发了好几问,高顺身上已经有很多问号,而他的师父更是神秘莫测。

  “不知道。”高顺又点生硬的回答道。

  “怎么可能,他是你们师父,你们难道对他一无所知?”

  “本来师父在谷中隐居,可是五年前开始,师父他老人家开始云游四海,行踪不定,大多数时间不在谷中,一年也见不到他几回,而师父在外面干什么不对我们说,我们自然也不好问。”

  “那你们师父都教你们些什么?”

  “师父主要教师弟们击技之术,飞走之术,隐匿之术等。而我除了要学以上课业外,师父还另外传授我《太公六韬》中的虎、豹、犬三韬。”

  “《太公六韬》?你师父可有全本?”吕布兴奋得问道。

  “有全本,而且师父将全本留给我,让我转交给吕大哥你。”高顺的声音中透出了疲惫。

  太好了,吕布心想:如果能把这套《太公六韬》弄过来送给田丰,他肯定会笑的合不拢嘴。吕布还想再问高顺师父样貌如何时,云鹏抢先道:“二哥,夜深了,高顺也累了,有什么事情我们明早睡醒再说吧。”云鹏说完便不由分说地将吕布拖出了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