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南皮之困
作者:知兵小卒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入了南皮城,找了一家客栈安顿下来。吕布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老者是什么人,世间是否真有人能预知未来?此时吕布假设老者的话时真的,在这基础上吕布继续推理。首先,星格是出生时星宿的布局,所以一人只有一个星格,而现在吕布却有两个星格,是否可以理解为吕布现在的身体里有两个生命。水火两劫?历史中曹操水淹下邳,在白门楼擒住了吕布,而火劫似乎没有听说过,也就是说水劫是因为吕布的火贪同宫格,而火劫是因为吴明的月生沧海格。现在星格没有消失,劫难没有去除,是否意味着吕布原来的意识还没有死?如果他还没有死,为什么吴明感觉不到身体里面有他的存在?有两格却只有一命,也就是说自己的命数已经和吕布的命数融合成一体?可是老者又说冰炭不能同器,水火不能相容,有种可能性就是,吴明暂时压制住了吕布的意识,暂时主宰着这具身体,第一次杀人时异样的情绪是不是因为吕布的意识?白虎七宿,吕布觉得可能是七个人,而他可能已经遇到过七宿中的几人,老者让他去寻找他们有何意义。另一种假设,老者是信口雌黄,让吕布西行是个圈套,可他和老者无冤无仇,为什么他要害他?不过老者说的东西煞有其是,不像是信口开河。不管了,改道西行,说不定老者会等着自己去,如果是圈套的话,更要去,搞清楚他目的何在,不管怎么样,要找到他,解开心中所有的疑惑。打定主意后,吕布的意识渐渐模糊。

  当时吕布自己没有察觉到,自己完全没有考虑另一种可能性,也就是一切都不是真实的,一切都只是游戏的可能性,忽略这个可能性的原因:吕布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是真实的回到了三国时代,也正是因为接受了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可思议的事情,于是对鬼神命数之说的否定态度也不再坚决了。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贪狼骑可能见吕布没有起床,便自己去郊外操练了。吕布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操练,一个人在客栈无所事事,发现等待实在是件很难熬的事情。本来打算在南皮更新下马具,可是现在打消这个念头了。因为本来盘缠就不够,管亥走时还分了他点,现在不知道要在南皮等多久,贪狼跟这吕布一路上露宿野营,难得让他们过几天高床软枕的生活,省着点花,让大家享受几天,全当放假了。既然在客栈也没有事情做,吕布想还是去街上逛逛吧。

  路径一家铁匠铺时,吕布突然想起了管亥埋在他义父坟前的纹章,于是他走进店铺,凭着记忆描绘出纹章的轮廓、花纹以及上面刻着的生辰八字,让师傅用铜打造一块一样的纹章。出了铁匠铺,吕布天色不早了,贪狼应该回客栈了,于是就折回客栈去了。

  南皮不愧为河北重城,街市上熙熙攘攘,大多数人的脸上挂着笑容,中国的百姓求的东西很简单,只要能吃上饭,有屋子住,谁当皇帝都不要紧,没有人权受人奴役也不要紧,只要温饱,便有力气笑。突然一个小孩撞了吕布一下,吕布将他一把抓住,呵斥到:“小贼敢偷我东西。”

  “放开我。放开我。”孩子挣扎着。

  小小年纪,力气不小啊,“呔~不劳而获是为鼠辈。”吕布怒道。孩子放弃了挣扎,一脸羞愧。吕布看到他反映后说到,“尚知廉耻,孺子可教。”

  孩子开始抽泣,呜咽道:“我不想的,家父为人陷害致死,官府没收了我家的田产,我与母亲流落此处,所有的钱都花光了,现在母亲又染病在身。”

  这孩子条理清晰,谈吐不凡,不像市井无赖。“那也不应该偷,应该用自己的劳动去争取。世人皆爱财,取之需有道。”

  孩子低着头,无言以对。吕布将钱囊放在孩子的手心,孩子抬起头惊讶的看着他。“拿去为你娘找个大夫,剩余的钱交由你母亲保管,租家店铺,做点小买卖维持日后的生计。”

  “谢公子大恩。”孩子从衣服掏出了一样用黄布包裹的物件,接着说到,“此为父亲的遗物,娘命我拿去当掉,可是我舍不得,于是才偷公子的钱。公子刚才说不劳而获是为鼠辈。我不作鼠辈,所以不能白拿公子的钱,这些钱当我向公子借的,以此物抵押,希望公子好好保管,日后定来赎回。”

  “好。”吕布接过物件,好奇的打开黄布,里面是一块凤形的红玉。

  “公子保重。”说完便跑着离去,可是跑了不多远回头冲着吕布喊道。“不知恩人尊姓大名。”

  “在下吕布。”

  “张郃谢过公子大恩。”说完便转身飞跑而去

  张郃?难道是那河北四庭柱之一的张郃?吕布刚张口想留住那孩子,可是孩子已经消失在人群中。算了,可能是同名同姓。

  吕布又走出几步,心道遭了,贪狼不需钱财,所以所有的钱都由他保管,他把钱都给了张郃,可是客栈的房钱还没有给。哎,这下丢人了,妈的,要是有专门的人为吕布打点后勤事务,便不会出现这样尴尬的局面了。怎么办,管亥虽然会从吕林那边带盘缠来,可是这几天该怎么办,算了回去和老板商量下能不赊几天。

  吕布厚着脸皮回到客栈,和老板商量。

  “什么,没钱还敢住店?我抓你去见官。”

  “不是没钱,只是暂时不在身边,过几天我的人从顿丘回来,我连本带利的给你补上。”

  “哼,本店谢绝赊账。我看几位的马匹和兵器不错,不如变卖了交上房钱。”

  “莫欺人太甚。”吕布身边的贪狼喝道。

  “别以为你人多便怕了你,要不你去抢点来结上房费也行。”

  “掌柜何须如此咄咄逼人。”一位中年人打断了争吵。

  “如何,要不你替他们垫上。”老板阴阳怪气的说道。

  “有何不可,这位公子欠的通通记我账上。”中年人说完,将一袋钱掷在了柜台上。

  “啊唷,误会误会,时辰不早,要不要为几位客官准备晚膳。”老板谄媚道。

  “哼!”一股无名火在吕布心中燃烧,突然有种很想杀人的冲动。

  “公子无需与此小人计较,今日有缘结识公子,我们共饮一番如何。”中年人对吕布说。

  “悉听尊便。”

  吕布与中年人偏厅,而贪狼则和他的手下在外堂畅饮。

  “多谢前辈仗义相助,在下吕布,字奉先,先干为敬。”

  “奉先客气,在下任蠡,不是什么前辈,只是一届商人。”说完也举起酒,一饮而尽。

  “在下明天便去城郊扎营,欠任大哥的钱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奉还。”

  “奉先可是将我和刚才的掌柜混为一谈。”任蠡薄怒道。

  “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哈哈,奉先不用解释,我与奉先开玩笑而已,你且在这住下,等你的人来汇合你,我在这置办生意事项,出货入货,还需逗留数天,这几日我俩好好盘横盘横。”

  “恭敬不如从命。”

  于是吕布便在客栈继续住了下来,可是心里实在不踏实,没有钱的日子不好过啊,管亥你现在在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