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一命双格
作者:知兵小卒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更夜,新月无光,星星却格外明亮,吕布回到营地,看到其它都睡下了,管亥一个人坐在火堆旁,手里捧着一个破损的火焰形纹章。吕布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于是回到营帐睡下,可是辗转反侧一夜未睡。

  翌日清晨,旭日初升,吕布走出帐子,看到管亥还保持着昨天的姿势,手里依然捧着那个纹章。

  “这是何物?”吕布问道。

  “大当家送我的生辰牌,上面刻着我的生辰八字。”

  “今天我们去拜祭一下大当家吧,大当家有何遗愿?”吕布问道。

  “大当家就希望寨子里的乡亲能衣食无忧。”

  “你可有办法将寨子里的百姓迁到北海东莱?在那里我有办法让这些人安居乐业。”

  管亥再次以看待怪物的眼光看着吕布,“你说的话当真?”

  “一言九鼎,可是有个条件,你们不能继续信太平教。”

  “你要我背叛贤师?”

  “张角不是什么贤师,而是妖言惑众的贼人。”

  “你胡说,贤师法力无边,你污蔑贤师,我杀了你。”管亥说罢便准备攻来。

  “你不是我的对手!”吕布呼喝道。管亥充满怒火的眼睛转即黯淡了下去。吕布继续说道:“你可看过张角施展神通?”

  “见过,生病的乡亲喝了贤师得符水病就好了。”

  “这算什么神通。药也可以治病,所有的大夫都是大良贤师了。”

  “符水治病不算神通,那什么算神通?你施展个神通让我看看。”管亥不依不饶道。

  吕布想了想说,“我能运水成虹算不算神通?”吕布拿出水囊,含了一口水,计算好位置与角度之后,将水吐出,清晨的阳光经水滴折射,出现了七色的彩虹。

  管亥第三次以看待怪物的眼光看着吕布,“你比贤师厉害。”

  “我都和你说了,张角不是贤师,是贼人。”

  “你胡说。”管亥狡辩道。

  “算了,先不说此事,你昨天说你之前不在是找张角去了,找他有何事?”

  “贤师要大当家带人抢劫官粮,可是大当家连百姓也要抢,我反对,可是大当家不听我的,于是我就回去请大良贤师评理。”

  “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还挺明辨是非。”

  “哼”

  “我们启程吧,去拜祭大当家。”

  麴义手下将马贼埋在一起,立了一块无字碑。管亥跪在碑前情绪很激动,吕布背对着他站在碑前,显示他对管亥的信任。管亥将破损的火焰纹章埋在了坟前,将纹章作为自己的分身,在此永远陪伴着大当家。

  “大当家为了让乡亲吃饱饭,才做马贼的,本来只是劫官粮,可是最近官府提高了警惕,抢不到粮食乡亲就要挨饿。怪只怪当官的只知道搜刮百姓的血汗钱,完全不顾百姓的死活。”管亥感慨道。

  吕布想为自己辩解些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管亥继续说道:“其实我现在已经不恨你了,大当家不对在先,技不如人在后,我现在只恨官府,是他们将大当家逼上绝路的,我想杀尽狗官,我要杀尽狗官!!”管亥切齿道。

  “你一个人势单力孤,如何和贪官较量?”

  “师傅武艺盖世,求师傅教我,我给你磕头。”

  “我答应要教你武艺,怎能食言而肥,你快起来。”吕布伸手扶起管亥。

  “不过师傅,我要先回去弄清楚点事情。”

  “好的,我给你两封信和一块陨铁,有困难可找顿丘黄氏商社的吕林或者东莱元皓船坊的田丰,记得陨铁给他们看下就好,要带回给我,我还要用它升级我的云月戟呢。记得去向吕林要点钱财,我带的盘缠不够了,我在南皮等你。”

  “多谢师傅。”管亥带着忠于他的六骑走了,而吕布则继续北行,向南皮进发。

  是日上午吕布一行人到了南皮,在护城河边遇到一位老者,只见他骨瘦如柴,可是气色却很好,全白的长须,一身布衣,可以用鹤发童颜道骨仙风来形容。

  “年轻人,能帮老朽拾一下酒葫芦吗?”老者看着吕布说,然后指指护城河里的葫芦。

  贪狼骑刚想帮吕布去捡葫芦。老者阻止道:“我就要他捡。”说完用手指着吕布。

  吕布一看老者行为乖张必有古怪,想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吕布淌着河水,捡回了葫芦递到老者手里。老者又将葫芦扔进河里。“啊呀,老朽手不听使唤,请小哥再帮我捡一下。”

  吕布强压怒火,心里暗骂,妈的,这老家伙到底想干嘛,不过还是又一次将葫芦捡回教给老者。老者笑咪咪的说:“小子,你不是那张良,我也不是那黄石老人,我可没有《黄石三略》这样的宝物送你。”说完打开葫芦准备喝酒。

  “无妨。”吕布刚说完,老者将葫芦打翻,酒洒得一地。

  “小子,帮老朽进城打壶酒可好?”

  老头行为言语古怪,又不似疯癫。于是吕布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建议道:“我们一起进城,找个酒家点几个小菜,边吃边喝如何?”

  “不,老朽就想在此地喝。”

  吕布郁闷,算了难得做回好人,就做到底吧。吕布打完酒,折回将葫芦教到老人手上。

  “老朽不能白喝奉先的酒,就赠你几句话。老朽先解释下命格的意思,命为命数,生老病死,成败得失皆是命数;格为星格,即人出生之时满天星斗的布置,星格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一个人命数。人出生一次,所以只有一个星格,可是奉先却是双格,一为月生沧海格,另一为火贪同宫格,两者一为水,一为火,所谓冰炭不能同器,水火不能相容,奉先一生会有两次大劫,月生沧海格有一火劫,而火贪同宫格有一次水劫。还有此去幽州奉先将一无所获,改西行,则能遇到其余的白虎七宿。”

  老者说一口气说了许多让人捉摸不透的话,吕布低头沉思着,一命双格,又格格不入;白虎七宿是什么,是人吗?遇到其余的七宿也就是说自己已经与到过了七宿,是谁?田丰?麴义?也有可能是管亥。等等,吕布还没有自我介绍,老者如何知道他的表字,还知道他要北行?吕布抬头准备向老者提出疑问,可是老者已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