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章 游戏人生
作者:知兵小卒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楔子:

  多年以后吴明终于明白了,如果以极度玩猎的态度生活,人生便成为游戏;而以极度谨慎的心态游戏,那游戏便成了人生,无法纯粹的吴明总是游离在两者之间,生活在夹缝中,一次次的逃避,又一次次的避无可避。即使如此吴明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虽然失去了许多,但是最重要的还在,付出了许多,但是梦想实现了。吴明不再执着于真相,以为自己释怀了便是终点,没想到只是另一局人生游戏的起点。

  正文:

  五年前吴明二十五岁,大学毕业后在一家新成立的船舶设计公司上班,主要的工作是船体的生产设计。从小喜欢蓝色,因为蓝色于是盲目的崇拜天空和海洋,而两者中吴明更喜欢海洋,因为他可以听到她,可以摸到她。报考大学时的志愿几乎全都是工科院校的船舶与海洋工程。在大二便开始在船舶设计公司实习,所以二十五岁时已经有四年的工作经验,希望有一天可以乘着自己设计的船出海历险。可是在造船这行里面普遍以年龄为一个人能力的评判标准,于是很多有一定能力但是年轻的设计师都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境地,无法得到应有的肯定和信任,那时候的梦想是项目主管,然后有机会的话乘着自己设计的船出海冒险,即使现在来到游戏中也没有放弃那时候的梦想。

  吴薪是吴明的兄弟,至于是兄是弟,谁也不清楚,他们在孤儿院长大,吴妈捡回来的时候没有任何有关他们的身份证明。吴妈替他们取了名字,却不能确定他俩的排行,虽说他们是兄弟但是不怎么相象,长的不像,性格也不像。吴薪体质比较弱,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看书,而吴明上窜下跳,喜欢到处闯祸;上高中时,吴明擅长数学和物理,吴薪精通语言和化学,而且他在音乐方面有过人的天赋,后来吴薪上了某医科大学的制药专业并选修了中医学和心理学,吴薪的梦想是守护重要的人,也就是吴明和董怡。不过有几点是像的就是都喜欢甜食、喜欢蓝色、喜欢三国,都迫切的想知道自己的身世,顺便可以搞清楚萦绕他们二十多年的排行问题。

  董怡是孤儿院里的开心果,不过她刚来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她是哑巴,吴明记得十岁那年,一个下雪的冬夜,她还只是个七岁的小女孩,独自一人赤着脚来到孤儿院的时候,身上伤痕累累,眼神空洞,仿佛对所有的东西都视而不见,她对他们说话是三年后的事情。那段时间里,吴薪总是默默的陪在她身边,而吴明则在他俩周围晃悠,叫她小哑巴。她第一次开口时说自己叫董怡不叫小哑巴,问他们叫什么名字,他们回答后,她微笑着说:“无名可以,无心不行。”从此她日渐开朗,成为了大家的开心果。只是吴明和吴薪却误解了董怡的话。

  高中毕业后,董怡没有继续升学,回到了孤儿院和吴妈学习钢琴,然后和吴妈一样成为了孤儿院下属初中的音乐老师。对于他们三人来说吴妈就像他们的亲生母亲一样,他们三个上学的费用都是她省吃俭用存下来的,她帮他兄弟俩起名为明、薪,合起来的意思是明亮的薪堆,希望他们兄弟两人能够团结一心,发光发热。

  吴明以为自己会按部就班的过完一辈子,可是从五年前的那一天开始,一切都变得匪夷所思,吴明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发生的一切。吴明像往常一样起床上班,在地铁上阅读报纸,看到一则寻人启示,一个杜姓富商正在寻找他的千金,女孩子长得和董怡有几分相似,不过给人的感觉不同,杜家千金更为成熟,眼神中透着怨恨。突然接到吴薪的电话,他在电话里抽噎的说吴妈被抢劫犯袭击,身中三刀加上积劳之疾,已经回天乏术,弥留之际想见他们。吴明赶到医院,看到已经油尽灯枯的吴妈,忍不住泪流满面。吴妈给了他们一张名片,对他们说如果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可以去找名片上的人。吴明的精神状态都十分的不好,感觉孤独,前所未有的孤独,即使董怡和吴薪都在身边,可是依然有一种孤独感,感觉一半的世界崩塌了。办完了吴妈的生后事,吴明摸出了那张名片,那人叫许空,英文名Gazer,地址,人生路0号,明月薪火游戏公司。

  董怡陪着他俩来到了名片上的地址,许空的长相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小眼睛,八字眉,朝天鼻,笑起来的时候五官都纠结到一起,眼神冷漠即使是笑的时候也让人遍体生寒。他对他们说想知道身世就要完成他新开发的游戏,而游戏如果输了那他们三人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吴明将消失理解为死,游戏输了就要死?为什么呀,玩不好也不用杀人吧,难道牵涉专业机密,为了保护可能产生的巨大利润就要杀人,这有点狠啊。可是当时的吴明没有考虑许多便答应了,而吴薪迟疑着,董怡说要和他们一起,然后吴薪也答应了。

  许空带他们来到了地下室,那里有大小两台机器,面对面分别放在左右两边,他介绍说这两台机器是游戏的设备,小的只有一个游戏囊是实验机,大的是后来开发的有三个游戏囊,又对他们介绍说游戏是以三国为背景的,他们会变成各自最喜欢的历史人物,游戏任务是按照历史完成各自角色的使命。吴薪问吴明想成为谁,吴明知道他最喜欢吕布,于是就说上兵伐谋,想成为周瑜。然后吴明开玩笑的问董怡想成为貂禅还是小乔,她愣了一下,然后红着脸说想成为蔡琰。当进入游戏囊后,吴明瞥到对面的游戏囊里面好像是前不久失踪的杜家千金,双目紧闭像是在睡眠而不是在游戏,当时吴明就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2009年,3月3日,13点14分,游戏开始。

  五年过去了,可现在的吴明只有二十岁,感觉自己似乎被许空骗了,这五年间所有的事情都感觉如此的真实,喜悦,悲伤,奔跑时风从身边掠过的畅快,摔到后血液从身体流出时的疼痛,时间的流逝,一切的一切都不像是游戏。吴薪和董怡还好吗,不知道吴薪会不会怨恨吴明,而吴明也不知道他成为了谁,因为吴明成为了吕布,三国第一武将吕奉先。

  草原的落日一如既往的惆怅,火红的阳光却感觉不到温暖。一声长啸打断了吕布的思绪,御风朝他飞奔而来,这匹小牝马又想袭击他,被她撞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吕布立即气沉丹田,探出双手精准地握住了她的前腿。这具身体真好,长九尺九寸,换算成国际单位是多少吕布也不清楚,反正就是很高,超过两米,全身的肌肉虬结,但又不失灵巧,力量与敏捷有机的结合。五年来吕布完成了与这具身体的模合,现在吕布可以随心所欲的做出脑海中想象的动作,他本打算在九原再待五年,学习兵法,可是在这荒凉的草原上,别说兵书典籍,连认识字的人也没有几个,好在时间还有很多。现在才一七五年,距离黄巾之乱还有九年,那时候任务才正式开始,希望在这次的游历中可以遇到兵法大家。吕布生活了五年的草原,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御风被吕布钳制住,打了个响鼻,安分下来,这是她和吕布打招呼的方式。吕布摩挲着她的脸颊,除了额头有一块月牙形的黑色短毛以外通体雪白,奔跑起来如踏燕飞马,御风而行,所以吕布为她取名御风,可遗憾的是对吕布自己说的,她体形略小,力量不够,代步还行,上战场的话有些勉强,看来吕布的战马非赤兔不可。听说原来的吕布在十五岁那年遇到才两岁的御风,那时候她还是匹野马,吕布和她赛跑的时候被她从后面撞倒昏迷,睡了整整七天,醒来之后吕布的意识被吴明的代替,吴明借用了吕布的身份。刚醒来的时候十分不习惯,站看地面的时候感觉自己穿着高跷,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走路都不会了,幸好家人是以为吕布伤未痊愈,未引起他们的怀疑。为了适应新的身体,吕布经常独自在草原上做体能训练,一天他正训练的时候,御风带着一群蒙古马来到他的面前,主动和他亲近,然后这群野马就弯曲前腿,表示成服。

  “阿虎,伯圭回来也。”说话的是吕林,而阿虎是吕布的乳名,听说母亲一直想要个男孩可是吕布之前三个都是姐姐,有一天母亲梦到一只猛虎之后就怀上了吕布,所以乳名阿虎。听说吕林是和吕布从小一起长大的,比吕布大三岁,小时候吕布随母亲读书识字,吕林一直伴读左右。据吕布这五年来的观察,母亲视他为己出,他也十分尊敬和孝顺母亲,待吕布更是如亲兄弟。吕林性格内敛稳重,能写会算,比吕布略矮,可是比吕布魁梧,力气比他还大了几分,可以将一杆长刀舞得滴水不漏,带起的风沙便能伤人,虽然基本上只有三招,竖劈、斜斩、横砍,可是却让人无迹可寻,大巧若拙。三年前吕林欲离家游历,母亲为他加冠,赐字伯圭。临行前,吕布把狠心把御风带来的马群卖了,只留了八对最优秀的小马,加上自己存的零花钱凑足了三百金,让他去并州寻找煤,向他介绍了煤的样子和用途,嘱咐他发现煤矿后小规模的开采贩卖,一定要秘密进行,然后将多余的钱都转移到顿丘,在濮水附近找写工匠和渔家子弟,造船然后进军濮水及黄河和航运生意,格外叮嘱他尽量减少煤的买卖量,隐藏好煤矿的所在地,航运社能正常运营后煤矿一定要停产,赚到的钱别存着,要不断的扩大规模。从表情上可以看出,伯圭对他的计划将信将疑,可是他什么也没有问就出发了,一晃三年了。不知道计划实行的怎么样了,如果初步完成的话再过几年就可以造吕布设计的军舰了,然后组建船队出海冒险,吕布有些迫不及待了。

  “伯圭,何时回来的,可曾拜见母亲?”

  “未曾,我刚回,听到了御风的啸声,便寻声而来。”说完吕林抚摩了下御风的背,御风顿时人立而起,吕林笑着说“性还是那么烈。”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除了我,其他的男子都无法近身,连男人不行更别说公马了,到现在也没有产过崽。不说这个了,走,随我回家,拜见母亲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