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回家
作者:清爱秋      更新:2015-06-26 18:23      字数:0
  冷若秋随着赵子俞在凉亭坐了下来,这个凉亭在几棵大槐树的下面,阳光只能透过叶子的缝隙星星点点的照在亭子上,而亭子上面也被散落下来的槐花铺满了,这时仍有不断被风吹落下来的槐花,她发现坐在这里更能享受这槐花的美,于是对对方的脸色也没那么冷了。

  赵子俞不知道和这寺院有什么渊源,竟让小和尚送来了一壶茶水,他亲自给冷若秋斟上了一杯茶:“冷公子,这是槐花茶,请尝尝。”

  冷若秋用没有感情的目光扫了一下赵子俞说;“多谢。”说完,把茶水先是放在嘴边,一股槐花香气扑面而来,就像槐花的样子一样,淡淡的,雅雅的。然后轻酌了一小口,淡淡的花香味立刻充满了整个嘴里,令人神清气爽,冷若秋嘴角的不由得向上翘起。

  赵子俞却正好捕捉到了这一瞬间,不由得一呆,太美了,这微微一笑令天地都失之颜色,他也见过不少美女,可是竟都不如这位冷公子的容貌。

  冷若秋感觉到了赵子俞的目光,于是把脸侧向了外面,赵子俞知道自己有点失态,于是又拿起茶壶帮冷若秋添茶来掩饰自己的窘态。放下茶壶说:“冷公子既是南安城人,不知为何来到此地?”

  冷若秋微顿了一下说:“只是想见识一下除了南安城以外的风光。”

  “那不知冷公子在此地呆几日?”赵子俞打蛇追尾上。

  “明日就回南安。”冷若秋不想多说一个字。

  “哦。”见冷若秋不想多说话,赵子俞也不敢多问,怕再不小心说错话,对方起身离去,他就更加无法接近他了。他竟然想接近他?赵子俞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下,家里一直催他娶亲,他一直推脱,因为他不想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自己去找真心相爱的女子,相揩一生。可是现在自己竟然想接近一个男子,虽然对方长得更胜于这天下的任何女子,但始终是男子。想到这儿,不由得低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一低头不要紧,竟正巧看到了冷若秋露在外面的脚,虽然穿着男式的筒靴,但却掩藏不住里面那玲珑小巧,身为男子竟长着这样小巧的脚?他不由得望向冷若秋的耳朵,这一看不要紧,竟然被他发现了耳洞。他心里暗喜,他是女子,怪不得肌肤似雪。但转念一想,既然她扮成男子,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她是女儿身,如果自己现在戳破了,必令她不高兴。想到这儿,起身对冷若秋说:“在下今天有缘与公子相识,真是三生有幸,他日必去南安拜访冷公子。因家中还有些事,先行告辞了。”

  冷若秋被他一席话弄得有点糊涂,刚才还极力邀她喝茶,刚品了一口茶,就说有事要走,这人的脑子装的是什么东西。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人家要告辞了,也不能说些什么,只好说:“后会有期。”

  赵子俞一抱拳然后转身,冷若秋只觉得眼前一晃,两人都不见了。冷若秋心想这两人的轻功都很厉害,不在自己之下,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

  冷若秋坐了一会儿,见太阳已经开始西下,就对众人说:“我们也回去吧。”

  一路无话,回到客栈,冷若秋没有出去用晚膳,而是让小二把晚膳送到了房间,用完膳,沐浴更衣,早早上床歇着了,因为想着明天要早点起来赶路,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天未亮,冷若秋就醒了,然后叫进了小红小绿,洗梳完毕,寅时(早上3-5点)就和众人出发了,午时(中午11-13点)时分已到了南安城门,冷若秋掀开车帘,望着城门上“南安城”那三个大字,心里有点激动,五年了,离开这里五年了,终于回家了。

  一行人进了城门,很快到了丞相府,门口的侍卫一看见李管家立刻上前拉住了马,李管家对另一个侍卫说:“快,去禀报老爷夫人,二小姐回来了!”

  侍卫一听,哪敢怠慢,立刻飞身跑了进去。冷若秋也迫不及待地从马车上下来了,刚步入大门,就看见爹爹从前厅走了出来:“秋儿,是秋儿回来了。”

  冷若秋听到这句话,眼泪不由得往上一涌,毕竟五年没见了。她赶紧走上前行了个礼:“爹爹,是秋儿回来了。”冷傲然忙扶她起身,说:“不用行礼了,快让爹爹看看。”两父女互相打量着,冷傲然见到十五岁的冷若秋,已脱去离家时的那层稚气,出落得越发美丽,犹胜于当年的王华容,但又多了自己的几分气质,越看越喜欢,这秋儿把自己和夫人的优点全部都继承到了好处。不由得意的呵呵大笑起来。

  而冷若秋看到自己的爹爹,经过五年,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依然是那么英俊挺拔,虽然已三十有六了,但看上去却只有三十岁的样子,风姿不减当年。

  互相打量完了,冷傲然说:“别站在这儿了,走,赶紧进去。”说完,牵着冷若秋的手进了前厅。这时大夫人和冷若寒也来到了前厅,后面紧跟着的还有二夫人和冷若松。

  冷若秋上前给大夫人行了个礼:“孩儿见过娘亲。”大夫人也赶忙扶起了冷若秋,眼里已是泪雾蒙蒙:“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了。”

  冷若寒也上前抱了抱冷若秋:“妹妹越来越漂亮了,比姐姐好看多了。”眼里满是欢喜。

  冷若秋脸上微红:“姐姐真能开玩笑,还是姐姐最美。”

  二夫人看到这番场景,心里不是滋味,忙插嘴说:“二小姐回来就好了,一家人就团聚了。”

  冷若秋听了这话,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叫她,只是象征性地向她点了点头。二夫人心里有怒气,觉得自己好歹也是二夫人,怎么着也应该给自己行个礼,叫一声,但看到老爷在场,又不敢说出来,只能忍着。而冷若松对这一切漠不关心,好像这事与他无关一样,呆呆地站在那里。

  冷傲然面带微笑地看着冷若秋说:“好了,大家都去饭厅用午膳吧,想必也都饿了。”

  于是一家人又来到后面的饭厅依次坐下,一会儿丫环们就摆满了一桌子的菜,都是冷若秋小时候喜欢吃的菜式,冷若秋更加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跟家人在一起的这种感觉真好。

  用完晚膳,冷傲然让丫环们把菜都撤了下去,上了茶,喝了口茶对冷若秋说:“秋儿,你今天回来,我有两件事跟你说,一是今天晚上,皇上准备了宫宴,让大臣带家眷赴宴,你晚上要准备一下,你和你姐姐跟我进宫赴宴。二是,你姐姐已经许给了镇国大将军姜胜之子姜少远为妻,这个月十六就是她过门的日子。一会儿你回去稍作歇息,然后准备一下进宫。”

  说完,冷傲然先起身走了出去,大夫人和蔼地对冷若秋说:“秋儿,你的宫装我都准备好了,晚些时候,我让你翠姨给你送过去。走了一路也累了,你先回房歇息吧。”

  冷若秋满怀感激地说:“谢谢娘亲,孩儿先回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