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下山
作者:清爱秋      更新:2015-06-26 18:23      字数:0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依旧是沁人心脾的竹香,冷若秋洗漱完毕,找了件白色的裙子穿上,裙子的领口绣的是竹叶,袖口边也绣着同样的竹叶图案,裙子的右下角则绣了一大片竹叶,外面又套上了一层薄薄的纱衣,穿戴完毕,她坐在梳妆台前,小红开始给她绾发,这次帮她绾了个盘云髻,在上面插上了个白玉簪,冷若秋则自己戴上了同色的白玉耳环,又把自己最喜欢的和田白玉佛坠套在脖颈上,这串白玉佛坠还是离家时爹爹送给她,褐色的线编织的绳子,半个巴掌大的白玉根据玉石本身的形状雕成的一个弥勒佛,栩栩如生,而褐色的线绳上依次穿着与玉佛同色的白玉珠,直到末端,戴在冷若秋白色的脖颈上晶莹剔透,灵气逼人。

  一切准备完毕,冷若秋来在外面的院子,无尘道长与一干人等也同时到了,虽然他们天天都见到冷若秋,也知道她的美,可是像今天这样打扮的若秋,还是让他们眼前一亮,三人的目光停在了冷若秋的身上,只见她犹如下凡的仙子般灵动飘逸,清澈的大眼睛透着一股无以伦比的灵气,高挺小巧的鼻子,菱形的嘴唇,无一不恰到好处的镶在那张白晰的瓜子脸上,再配上白色的衣裙,白玉的配饰,让人仿佛看到了美若天仙的仙子下凡。

  冷若秋的一声“师父”,把那个三个人放在她身上的目光给拉了回来,昊天、昊青和小绿忙叫了声:“小姐。”

  无尘呵呵地说道:“好了,你们赶紧下山吧,为师稍后也会下山的。”

  说毕,五人施展轻功往山下飞去,到了山下,几个人走出无尘布的阵,就看到一辆华丽的马车和几匹马等在那里,为首的一中年男子见到冷若秋一等人,忙走过来,惊喜地叫了声:“小姐。”

  冷若秋一看,竟是李管家,没想到爹爹竟然叫李管家来接她,“李管家,辛苦你了。”

  李管家忙说:“小姐,这是我应该做的。”接着又说:“这四个人是老爷派来给小姐的,以后他们都是小姐的人了。”转身对着那四人说:“还不见过小姐。”

  那四个抱拳:“见过小姐。”

  我叫:“飞鹰。”我叫:“飞虎。”我叫:“飞豹。”我叫:“飞雁。”四个人各自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冷若秋打量了一下四人,这飞鹰飞虎飞豹三人长得与昊天昊青不分上下,也是一表人材,俊逸挺拔,那飞雁却是一女子,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样子,也是秀丽动人。心想:爹爹为什么要送这么多人给我?难道有什么事吗?先还不管怎么样,收下回家再说。想毕对着四人说:“不必多礼,以后都是自己人了,互相照顾吧。”

  四人听了这话,竟是一愣,从没想到一个主子会对下人说出这样的话,不由得同时抬起头,想看清楚他们的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见冷若秋美若天仙,清冷的小脸上有一股不努自威的霸气和贵气,又带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灵气。不由得心里暗忖:能跟着这样的主子真是三生有幸啊!这一生一定对主子忠心不二,尽最大的能力保护主子。

  冷若秋又把小红小绿和昊天昊青介绍给了四人,然后带着小红小绿上了马车,其余人等则上了马,一路向京城南安城奔去。

  一路无话,这日已到了离南安城最近的一个城镇太都镇,这里离京城较近,也是异常的繁华,冷若秋一等人,找了间客栈停了下来,这间客栈布置得清雅华丽,一看就是上流客栈,李管家走进客栈,店小二看到他一身打扮,再看到外面停着的马车以及一等人,就知道来者非富则贵,于是客气的招呼:“客官,要住店吗?”李管家说:“要一间上等间,六间一等间。”店小二听完:“好勒,一间上等间,六间一等间。”

  说完就前面带路往二楼走去,李管家转身对着马车里说:“小姐,可以下车了。”然后就跟着店小二往楼上走去。

  小红小绿先下了马车,冷若秋跟着被她们二人扶下了马车,飞鹰飞虎飞豹飞雁和昊天昊青紧跟其后,赶车的马夫张叔则把马车赶到客栈的后面去了。

  一行人走进客栈的一霎那,整个客栈坐着的人立即把目光停在了冷若秋身上,有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会是仙女下凡了吧,再看看她后面跟着的男男女女,女的都是秀丽可人,男的都是俊美不凡,心想:不知是哪个富贵人家出了这等美人。

  冷若秋对众人的目光视若无睹,清冷的面上毫无表情,径直往楼上走去。

  这上等间正好在二楼的尽头,依次过来的是一等间,冷若秋当然要住在上等间了,小红小红被安排在冷若秋的右隔壁,吴天吴青则在左隔壁,紧接是飞鹰飞虎两人的房间,小红小红绿旁边则是飞雁的房间,然后是飞豹和李管家的房间。

  一行人稍作歇息,冷若秋让小红把店小二唤了过来:“你们这个镇上有什么热闹的好去处吗?”店小二哈着腰笑嘻嘻的说:“当然有了,小姐,你来的真是时候,今天刚好是三月三游春园,太和寺那里可以游春赏园上香。很多善男信女,未婚男女都会去那里的。”

  “好了,没事了,退下吧,谢谢了。”然后对小红使了个眼色,小红拿了块碎银塞给了店小二。店小二边谢着边高兴地退了出去。

  冷若秋对小红说:“你跟大家说一声,准备一下,一会儿去太和寺。”小红转身去通知各房人,这边冷若秋拿出一套男装换了下来,让小绿给她挽了个简单的发髻,发髻只用一块青色的丝带绑了绑,耳环摘了下来,但玉佛仍戴在身上,男装为青色,这么一打扮,俨然一个俊秀不凡的出尘小公子。对着镜子照了照,还算满意,就带着小绿出了房间。

  李管家一干人等也都在外面候着了,看到他们家小姐这身打扮,又是一阵失神,个个心里赞叹小姐穿上男装都是这么俊美不凡。

  冷若秋对众人说:“我们明天就回南安城了,一路上都在赶路,难得今天有空闲时间,又听说这里有个太和寺很是热闹,所以想带大家去看看,我们从后门走吧,来时已引起前面客人的注意,还是从后门出去稳妥一些。你们说呢?”

  李管家心里不由得佩服小姐,表面上看着清冷,好像事事不关心,但却把周围的事观察得十分细致,表面上对人冷冰冰,但对下人却总是温和有礼。“小姐说的有道理,我们听从小姐的安排。”李管家应道。

  众人也都同意,于是一行人悄悄得从后门出去,上了马车,往太和寺赶去。

  一路上,冷若秋透过马车上的窗帘缝往外面张望,见这里的街道两边都是做生意的铺子,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走了约半个时辰,李管家在外面说:“小姐,快到了,但前面的马车太多了,可能走不过去了。”

  冷若秋让小红掀开车帘,果不然前面的马车一路排着走不动了。想了想说:“我们就把马车停在这里,下车走过去吧。张叔,你到旁边那个小树林等我们,我们转完了,就去那里和你汇合。”张叔毕恭毕敬应了一声:“是,小姐。”

  冷若秋和小红小绿下了马车,一众人向太和寺走去。

  冷若秋边走,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人,而她经过的地方无不引起惊叹声,许多打扮得美艳动人的女人不时看向她,都在猜想这是哪家的公子,再看看她后面跟着的人,也都猜到这位公子肯定有点来头。

  冷若秋没有理会那些惊叹的目光,没多久就到了太和寺,这里更是热闹,男女老少都在上香祀福,冷若秋也进去上了上香,捐了些香油钱,然后转到太和寺的后面。这太和寺后面的面积非常大,种着许多百年老槐树,这时槐树已渐渐开了花,望上去片片白色的槐花洋洋洋洒洒的散落在绿色的树叶上清雅极了,走在槐树下,风起云动时,小小的槐花瓣随风飘落下来,像漫天的雪花飞舞。沐浴在这花雪中,冷若秋不由得仰起头,伸出手去接那飘散下来的花瓣,边接边转动着自己的身体,微微笑着。小红一干人等看到小姐这么开心,也都开心的去接花瓣,那几个男人则看着他们小姐美妙的身姿,当作欣赏一副人间美景。

  这时,不远有一道目光也停留在了冷若秋的身上,并慢慢朝着她这个方向走过来。飞鹰他们也已经注意到了那个人,并立刻警惕了起来,毫无生息地慢慢靠近冷若秋身边。

  那两名男子离冷若秋还有五六米时,冷若秋已经停了下来,转身想往别处走去,因为她不想结交任何人,并肯定那两名男子是冲着她来的。可是她刚要转身离开,那男子已快步走了上来,昊天昊青也同时挡在了冷若秋前面,飞鹰他们则呈一个包围圈形把冷若秋护在了中心。那男子急声道:“公子别误会,在下只是想交个朋友而已,并无他意。”

  冷若秋停下脚步回转身,看了一眼那名男子,只见他身穿一套青蓝色的衣服,料子也是高级的丝绸质地,身材高大,五官俊美,肤色不是很白,是那种透着阳光气息的肤色,很是健康。后面跟着的那个男子看上去冷峻异常,一看是个一流高手。打量完了,才缓缓地说:“在下只是路过,无意结识公子,还望见谅。”

  岂料那名男子说:“在下见公子气质不凡,甚想结识,在下是名剑山庄赵子俞,还望请教公子大名。”

  冷若秋见对方已自报家名,暗想,如果执意推脱也太不给对方面子了,思量了片刻说:“在下南安冷若秋。”

  赵子俞见冷若秋肯报上名号,马上面带微笑,笑意直达眼底:“前面有一凉亭,不如我们过去稍作歇息,喝杯茶水。”并作了请字的动作。

  冷若秋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坏,觉得这人虽然唐突了一些,但笑意直达眼底,显得十分直诚,自己又是男装装扮,也就不多作扭捏,就朝昊天昊青等人使了个眼色,说了声:“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