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府
作者:清爱秋      更新:2015-06-26 18:23      字数:0
  南国相府的大厅上坐满了人,今天是相府二小姐要离开家去蜀山学艺的日子,上座坐着当朝宰相冷傲然,旁边坐着正配夫人王华容,接下来的右首边分边坐着二夫人徐英和她的儿子冷若松。左首边依次坐着的是大小姐冷若寒和二小姐冷若秋。大小姐和二小姐是正配夫人所生,而三公子是二夫人所生,二夫人原本只是相府的一个丫环,后来被老爷收了房,本来是个小妾,但因为生了这个相府上唯一的儿子,做了二夫人。

  大夫人虽已过芳华年纪,但仍然丰姿卓越,不愧为当年南国第一美人的称号。二夫人看上去保养得也不错,但却是姿色平平。

  大小姐冷若寒神似了大夫人的七八成,也是绝色美人一个,二小姐却是把大夫人出尘的美和宰相英挺的美,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在她小小的脸上,你可以看到出尘的莲花,也可以看冷傲的梅花,绝色的美透着一丝英气一丝柔美还有一份坚韧,虽然还带着一丝稚气,但仍然掩不住她的光华,让人的目光不舍得离开,不难想象假以时日,定会美绝天下。

  三公子长得有五分像二夫人,虽没有老爷的轮廓,却也俊秀。大夫人很是舍不得二小姐,眼中水气蒙蒙,却也不多说什么,只嘱咐二小姐的两个丫环小红小绿到了蜀山好好照顾二小姐。老爷虽也不舍,但不像大夫人那样表现出来,只是说:“秋儿,五年后,爹爹会去接你回家,你安心在山上学艺。”

  今天的出行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那时的二小姐正是百无聊赖的时候,因为从三岁起爹爹花重金请了四名琴棋书画的老师到相府教她和姐姐学习,学了七年,她已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了,大她两岁的姐姐也不在她之上,每天除了在花园里逛逛,却无聊至极。

  忽然有一日,门房的仆人入来禀报,说是有位蜀山的无尘道长上门拜访,冷傲然与那道长不知密谈了些什么,就让人传了二小姐上前厅见过道长,冷若秋见了那一身仙骨道风的无尘道长非但没生疏感,反而觉得特别亲切。

  无法道长见到她也是暗暗吃惊:这丫头这么小的年纪就生得如此,长大以后定会更加出色。

  于是和蔼地问道:“二小姐是否愿意跟我上蜀山学艺?”

  冷若秋反问道:“道长的武艺如何?”

  无尘道长呵呵一笑:“好一个伶俐的丫头!如果你拜我为师,五年后这天下能成为你对手的人寥寥无几!”

  冷若秋一听,清灵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加上她一直想学武,所以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好,那我就拜你为师!”

  就这样,冷傲然与那无尘道长便相约一个月后让冷若秋跟无尘上蜀山,学艺五年,五年后下山回家。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到了,这一个月里,大夫人为二小姐准备了很多四季的衣服,日常用品,并许诺每年都会再送些衣物上山。

  嘱咐完了,二小姐起身对爹爹和娘亲作了个揖,说:“爹爹和娘亲请多多保重,秋儿会照顾好自己的,请二老放心。”然后又对姐姐说:“还望姐姐多多照顾爹爹和娘亲。”

  大小姐冷若寒也起身抱着若秋说:“放心,我会的,你要多多小心身体,姐姐会想着你的。”说完也是泪眼朦胧。

  冷若秋转身跟着无尘道长出了相府,外面早就是备好了的马车,冷若秋和小红小绿上了马车,向大家挥了挥手,放下了车帘。无尘道长则上了他的马,策马离去。

  冷傲然和大夫人一直到看不见马车的影子才转身回府,进了相府,他直接走向了书房,而大夫人、二夫人也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

  大小姐跟着大夫人进了相府的容阁,这是当年丞相特意花了心思为大夫人建的园子,里面精致典雅,种满了奇花异草,假山、小桥流水、亭阁、相互辉映,奢华中透着幽静,温馨中透着浪漫,可见当年丞相对大夫人的爱有多深。

  冷若寒和大夫人进了大夫人的寝室,大夫人的贴身丫环小翠毕恭毕敬地问了句:“夫人,您喝什么茶?”

  大夫人说:“碧螺春吧。”翠儿应了声,转身去沏茶。冷若寒对着母亲说:“娘,您还是收回家里的权力吧,不要再和爹爹赌气了,这样只能让她更加得意!”大夫人的目光伸向外面,眼底带着无尽的哀怨和痛惜,顿了一下说:“再说吧。”

  冷若寒听了这话,急了:“您难道还不能原谅爹爹吗?都这么多年了,也该原谅他了,再说了,您也不能因为这件事把家里的事都交给她,让她为所欲为,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夫人听了,说:“我再想想吧。”你先回去歇着吧。听了这话,冷若寒没再说什么,转身跺了下脚走了出去。

  大夫人喝着小翠沏的茶,思绪回到了五年前……那年春天,她正在房内绣花,突然听到外面有断断续续的嘈杂声,于是唤了小翠进来,问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自从她嫁给了老爷,搬进这个园子,一直生活得很安逸,这个园子也很安静,从没有人敢在这个园子里大声吵闹,这还是她嫁进相府十年来的头一回。

  想当年冷傲然是千辛万苦把她娶进门的,对她十分疼爱,更是费尽了心思给她建了这个园子,因此相府上下没有人敢在这里放肆。所以这么大的吵闹声,让她觉得很是奇怪。

  小翠听了夫人的话,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很是为难。“既然你不说,那我自己出去看看吧。”话没说完,门就被推开了,外面闯进了个人来,王华容还没看清楚她的模样,就见她“卟通”跪了下来,一直磕头,说:“夫人,您就让老爷收了我吧,我这样哪儿也去不了了,求求您了。”

  王华容觉得心头突然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时没喘上气来,跪在地上的那个人没听到回应,还一直在磕头。过了一会儿,王华容拼命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毕竟她是当朝太傅的女儿,从小受的教养和在相府这么多年来的经验让她不管在什么场合都不能慌乱。

  于是说:“站起来说话吧。”那个女人一听,马上不磕头了,起来后哭哭啼啼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但是现在我确实怀上了老爷的骨肉,老爷让我拿掉,我不想这样,求夫人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吧,我什么名分也不要,生下这个孩子,让我待在府里就行了。”说完接着抽泣。

  王华容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身材姣好,可以算得上丰满,但即使没哭花那张脸,也不会觉得那张脸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怀上了老爷的孩子,难道老爷糊涂了?不可能,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老爷做丞相之前,家里是南国第一首富,从小跟着他父亲经商,头脑不是一般地精明,后来考了状元,平步青云,一直做到宰相,在位以来,帮当今皇上治理的南国经济繁荣,国泰民安,甚得皇上欢心。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犯这种错误?想到这里,王华容说:“你先回去吧,等老爷回来,我会和他商量一下的。”说完对外面守着的侍卫说:“带她下去,先安置好。”外面的侍卫答到:“是,夫人!”然后又对小翠说:“把李管家叫过来。”小翠说:“是,夫人。”

  一会儿的功夫,李管家就站在门口恭敬的说:“夫人,我来了。”王华容说了声:“进来吧。”

  李管家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这李管家在丞相府也呆了十年了,对相府的一切也是尽责尽力,办事稳重干练,从不多说话。

  王华容看了一眼李管家,不愠不火地问:“你知道这件事?”

  李管家点了点头说:“是,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她是前些日子新买进的丫环,因为老爷那边有几个丫环都上了年纪,去后面的去了后面,送回家的送了回家,所以就放了几个新丫环在老爷书房那里侍候着,后面具体什么时候发生的,我就不太清楚了,只是昨天才听说她怀了老爷的孩子,找了老爷,老爷给压了下来,没想到她今天趁老爷上朝,竟然又闹到了这里。”说完,李管家有丝恼怒,因为他知道老爷和夫人的感情一直很好,而且老爷当年娶夫人的时候,曾当众立下重誓,此生只娶夫人一人,没想如今竟然被个丫环搞出这样的事来,实在难以收场。

  王华容听完李管家的话,喝了口茶,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老爷如果回来了,先让他来我这里一趟。”李管家说:“是,奴才先下去了。”刚要转身,又对夫人说:“夫人请不要伤心,凡事要看开点才好,毕竟现在有了大小姐和二小姐了。”因为他知道,虽然夫人没表露出什么,但眼神里的心痛还是没能全部掩饰掉。王华容“嗯”了一声,说:“我知道了,有心了。”李管家这才走了出去。

  快到正午的时候,冷傲然走了进来,俊逸的脸上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只是更显成熟深沉,但这时的他脸上却罩着一层黑气,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心情很差。他对外面冷冷地说了一句:“守在外面,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打扰。”

  然后慢慢走到王华容面前坐了下来,沉重无奈地说:“容儿,对不起,我应该早点跟你说的,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那天,可能是她给我的茶水里下了药,我才在书房里要了她,但没想到她会怀上,我知道后,让她打掉,可是她死活不肯,所以……事情就是这样,请你一定相信我,我没喜欢过她,也从来没想过要背叛你,真的。”

  顿了一下又说:“我不会要那个孩子的,我只会要你生的孩子,你能原谅我吗?”王华容听了这番话,半晌没出声,过了一会儿,说:“既然怀的是你的孩子,还是生下来吧,毕竟我没能给你生个儿子,如果她生下来的是儿子,你就收了她吧。但这件事,我一时还是接受不了,这些日子你就不要来我这里了,先把她安置好了,我也想静静。”

  说完,对外面喊了声:“小翠,老爷要走了,帮他开门。”冷傲然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王华容这样,知道她可能需要一些时间,而他自己也需要时间处理这件事,于是站了起来往外走去。王华容看到他的背影,心里已经暗暗下了决心,无论怎样都不会再相信这个人了,也不会原谅他,不管什么理由,事情过去这么长时间了,竟然没有跟她透露一点风声,而且还和这个碰了别的女人的身子同床共枕了那么久,想到这里,对小翠说:“去帮我打洗澡水来!”走在园子里的冷傲然听到她这句话,背后渗出一股凉气,心里清楚,她这是嫌他碰过别人,觉得自己恶心了。

  他从出事那天就一直害怕她知道,就一直瞒着她不敢和她说,没想到还是被她知道了,现在回去再处置她,确实不忍心她肚子里的孩子,心里竟然也期盼着能有个儿子。想到这里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先逃离这里,安置她再说。

  从这件事以后,王华容对冷傲然就非常冷淡了,府里的事也不想管了,每天几乎都在容阁里呆着,没什么重要的事,从不出容阁半步。而那个叫徐英的丫环,几个月后竟真的生了个男孩,冷傲然于是就收了她做小妾,对外称二夫人。

  就这样五年过去了,王华容始终都不肯原凉冷傲然,从不肯让他在她这里留宿,而冷傲然也没有强迫她,每天都过来看看她,陪她呆上一会儿。

  直到徐英生的儿子两岁时,徐英跟冷傲然说,家里没女人管不行,大夫人什么都不管,老妈子丫环不得章法,这样不行,于是冷傲然让她掌了权。对于这些,王华容从不闻不问,当什么事没发生一样,没事的时候就陪着两个女儿玩会儿,而这两个女儿都很争气,出落得十分漂亮,大女儿的琴棋书画也很不错,但性格偏弱一些,少了些主见。

  二女儿从小就显得格外聪明,什么东西一学就会,而且十分有主见,本来还挺活泼的,可是自从爹爹纳了妾,就变得安静了许多,有时大夫人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而徐英生下来的那个孩子冷若松,却一点也不像这两个姐姐,天生愚笨,请了很多老师都教不好,只能每天的得过且过的过着。

  想到这些,王华容叹了口气,也许,若寒说得对,过去那么久了,也该原谅他了,为了女儿也要这样。毕竟女儿们一天天长大了,不想总看着自己的父母这样呕着气。于是对小翠说:“你去找找老爷,让他有空过来一趟,说我有事找他。”小翠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那边冷傲然送走了二女儿,就直接到了书房,进去坐下来,对外面说了声:“冷土,进来一下。”眼前一晃,一个黑衣人就站在了他前面,冷傲然问:“查得怎么样了?”冷土说:“有些眉目了,这两天应该就能确认了。”冷傲然说:“好,尽快给我消息。”然后开始看书桌上的各类密件。这时外面传来了侍卫的声音:“老爷,小翠有事找你。”“让她进来吧。”里面应道。

  小翠推门进来,毕恭毕敬地说:“奴婢见过老爷,大夫人说,她有事跟您说,让你有时间过去一趟。”冷傲然问道:“没说什么事吗?”小翠说:“奴婢也不清楚。”这小翠是大夫陪嫁过来的丫头,跟了大夫人很多年,非常忠心,也从不搬弄是非。甚得大夫人心。冷傲然说:“你回去说,我一会儿就过去。”小翠应到:“是,老爷,奴婢先告退了。”

  小翠刚回容阁,冷傲然就跟着到了,进到房内,依然很温柔地对王华容说:“容儿,有什么事?”王华容说:“你先坐下吧,我慢慢和你说。”接着又说:“我想了一下,觉得还是由我管府里的事比较好,女儿们都大了,再过几年也要嫁人了,我也需要帮她们提前准备些东西了,总这样什么事也不管,也不好,你觉得呢?”冷傲然听了,脸上露出了笑意,说:“容儿,太好了,你终于想通了。行行行,本来就是要你管的,是你不想管才让她管着的,我马上办这件事。”说完,起身开门出去,对门外的侍卫说:“去通知一下李管家,让他把府里所有的人都召集到府里的前花园,我有事说。”

  一会儿,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聚集在相府的前花园,冷傲然和大夫人坐在前厅的门口,是李管家临时摆上的两把椅子。看人都到齐了冷傲然说:“你们听着,从今天起,家里所有的事情都由大夫人掌管,李管家把我们府的帐本整理好了送到大夫人那里,让她过目,其他各房的管事也都到大夫人那里听她有什么吩咐,你们都明白了吗?”

  李管家和各房管事听了都应了声:“奴才明白。”

  二夫人听到这些话,脸色唰得一下变得苍白,浑身发抖,但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出声。冷傲然把这一切尽收在眼底,但瞬间又掩了过去。

  这边相府大夫人重新掌握了府里的权力,那边二夫人回到自己的偏院,关上门,脸色苍白,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心想,她不想管的时候就不管,想管的时候说管就管,我算什么,算什么,绝不能就这样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