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神秘魔人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释巧凤说着,眼底闪现了一道难色。

  就在这时,忽听一道天籁般的声音传来。

  “娘!那个奇怪的家伙去了咱们那里,说有事要见您。”

  释巧凤二人听闻,寻声望去,只见此时的潇潇驾驭着一把长剑向此处疾驰而来。

  “你这丫头说什么奇怪的家伙,口无遮拦找打不成?”

  心中本是有着几分不顺的释巧凤见女儿依然那般毫无规矩,不由得怒上心来。

  眨眼之间,潇潇收剑来到释巧凤二人面前,面上挂着几分委屈的样子。

  “人家说的是那个正红日当头的那个叔叔啦,他现在就在教内临时的驻处,早知道被母亲您如此责骂,我倒省了这份心,不来也罢了。”

  释巧凤二人听闻,面上一喜,丝毫没有理会似乎是受了委屈的潇潇,脚下微动便化为俩道光霞向着释潇潇来的方向遁去,反观此时的释潇潇,一跺玉足,轻哼一声身形一闪向着其母二人追去。

  释巧凤,王啸风二人纷纷落地急忙向着一处大厅遁去,二人刚进门,却发现此时的冰封正津津有味欣赏着一幅画,只见这幅画四周灵光流转,画内一名女子手持一把玉箫在一处山顶上木然的望着远方,靓丽的面孔之上显出几分淡淡的忧愁,不仅如此,画中的什物似乎都是活着一般,偶尔还能从话中听到女子的叹息与鸟儿的欢叫声。

  “呵呵!此乃是家师于千余年前突破化神期的时候,小妹特邀一名挚友所著。到让冰兄见笑了。”

  冰封听闻,淡然一笑。

  “此画猛的一看颇为平凡,但是越看越为玄妙之极,我倒是有空想要拜访此人一二。”

  冰封刚说完却见释巧凤面上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一闪而过。

  “此人在作完画不久便消失而去,小妹也曾经尝试过找他,时至今日却未曾有半丝端倪,恐怕要让冰兄失望了。”

  “既然如此,也就此作罢,不过冰封此次前来是特意向二位道歉的。”

  释巧凤,王啸风听闻神色微变。

  “不敢不敢,我等几人本是当初对冰兄有所不敬,纵然是那日受罚也是理所当然的。”

  “转眼之间,人界已过数千年,像我等几人都是从那年轻时浮躁贪恋玩耍的少年,都是变成这般,心中颇有感触,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沐尘兄不仅冲当初的筑基修士一举突破至化神,而且竟然成了潇潇的父亲,而且当日调皮阴险巧凤竟然成了七煞教掌教。”

  冰封说着,也没管双眼微红的释巧凤,侧目望向了王啸风。

  “啸风兄气息微弱而且神魂开始飘散,恐怕将不久于修真之路,不过我倒是有几分兴趣想要问一下啸风兄,如若这般离去,堕入轮回,你最放不下什么?”

  此言一出,却见王啸风不自然的望了一眼释巧凤,又是看了一眼门外飞遁而来的释潇潇,无奈一笑道。

  “不难看出,冰封道友正如少年时巧凤所叙那般聪慧,而且颇为重情意,啸风大感后悔当初竟然还动了杀念。到让道友见笑了。”

  “哈哈哈!年轻终归年轻,冰封到没有看错二位。”

  冰封说着,手腕一翻,一枚金灿灿的丹药出现在手中。

  “这枚丹药是我从凤吟道友手中求得而来,对你应该有莫大的帮助,还望啸风兄莫要推辞。”

  王啸风二人见状,齐齐一愣,随即显出几分很是激动的样子来。

  “今日前来,我特意向二位道别的,据凤吟所叙,刚得来的消息,灭邪盟已将修罗主力赶出了灭邪盟的势力范围,换句话说这里已将平安,我也就安心离去了。”

  冰封说着,不自然的用手往怀中探了探,面上显出几分释然之色。

  “冰兄为何如此急躁,我二人还未曾好好款待于你。是不是巧凤哪里招待不周得罪了冰兄?”

  只见冰封将丹药交与王啸风手中,回首望向了馨雨小阁那处淡淡的道。

  “待我将手中重要的事情办完,我等几人还会有再见面时候的,二位保重!”

  冰封说着,足下微跺,便向着一处化为一道黑霞消失不见。

  望着逐渐消失的冰封,二人微叹一声。

  “我说他是个怪人吧,娘您都不信。他那副臭屁的样子,潇潇一直看的很是不爽。”

  潇潇迈着轻盈的步伐慢慢的走到释巧凤二人的面前,一脸不满的样子。

  “你这丫头,如若还是这般,我……”

  没待释巧凤说完,只见一名身着破碎的黑衣,蓬乱的长发,背影显得很是孤寂的神秘人突然出现门口处直愣愣的望着冰封遁去的方向。不仅如此,此人浑身散发着慑人的冰冷寒气,四周不瞬间腾起阵阵黑雾,细细看来,这些黑雾竟然是结了细冰的精纯魔气形成。

  释巧凤急忙一把将潇潇拉到了王啸虎与自己的身侧,提起周身真灵之气,强强抵御着眼前神秘人的威压,恭敬道。

  “不知这位魔族前辈光临我门,有何指教。”

  释巧凤说着,声音开始不自然的发颤起来,因为她隐隐觉得眼前此人不仅修为逆天,而且有挥手之间可灭自己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