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请求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快快免礼,尔等如若这般,可真折杀冰我封了。”

  冰封说罢,面上显出几分不快来。

  几人听闻,都是起身垂首站立一侧。

  “大战刚刚结束,我门内又甚是空虚没有人手,凤吟央求冰封道友先在我逍遥门内住上一段时日,待他日我们内的另几名祖师归来以后见过冰封道友,再做其他打算如何?”

  此时只见凤吟望向冰封,眼神之中尽是请求之色。

  冰封听闻,微微思索片刻望向了碧瑶,只见碧瑶眉头微皱嫣然一笑道。

  “冰封道友自然可以留下来。惜碧瑶本为木灵一族的人,身上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还望凤吟道友见谅了。”

  碧瑶说着,冲着凤吟微微施礼。

  “这……二位既然来此,而且对我逍遥门又有大恩,好让我逍遥门尽地主之谊再走也是不迟吧。”

  “呵呵!那是自然,碧瑶虽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但是一俩天的时间还是有的,在此碧瑶代冰封就此谢过了。”

  碧瑶微微欠身,施了一礼便是坐了下来,堂内继续歌舞,充满了欢悦的气氛。

  “凤儿,你给我过来。”

  此时在逍遥门内的一座仙府之中,一名身着火红法袍女子,面向一块莲花池,妖娆的身形倒印在水中,美眸流转,玉面如霜,让池水中的鱼儿都不由得躲藏在了荷塘叶下。

  “师父有何指教?”

  释巧凤紧走几步来到了秦素素面前,垂首而立,显得恭敬之极。

  “昨天为师稀里糊涂的被凤吟祖师叫去,又糊里糊涂的挨了一顿批,最后有不明不白的给那名神秘修士谢恩,这些可谓是为师平生做的最摸不着头脑的事情了,似乎此人与你甚是熟悉,可否给为师解惑一二?”

  “徒儿不敢,此些说来话长,还望师父允许徒儿慢慢道来。”

  释巧凤微微顿首很是恭敬的说道。

  “那你就捡重点说,其他琐事也就不要提及了。”

  “这些事也要追朔到数千年前,那时候家母还在世……”

  释巧凤一口气将当初与王啸风私自下山玩耍,而后又是遇到沐尘,最后说道凉山道人的时候,秦素素才如梦方醒。

  “此子便是当初杀死凉山的那个人?可当时从我跟踪他的气息来看他当初只不过是聚气弟子,怎的?”

  “弟子句句属实,从不虚言相欺,而且当初师父赐婚的时候所看上的潇潇父亲的符篆道术,也是冰封道友所授。”

  释巧凤说着,眼底却闪现了一道失落之色,因为自从自己的母亲去世以后,当初被当做众星捧月的自己也和别人一样,成了拉拢别人的筹码,时至今日虽与沐尘有了夫妻之实,但心却还是有着几分不甘。

  “竟然有这等事,也难怪凤吟祖师会生这么大的气,看来我有必要去亲自去拜访此人一趟了。”

  秦素素说着,面上显出了几分释然之色。

  “师父!徒儿还有几分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释巧凤面色凝重,话便显出积分不自然来。

  “但说无妨!”

  “师兄的寿元将近,想我师徒三人数千年来这份师徒名分也经起了不少水火,徒儿只是在想,可否借助师父许些关系,从几位祖师的手中讨来几枚丹药来,以延续师兄的寿元,给他点机会,继续踏上修仙之路。”

  反观此时的秦素素,先是眉头微皱随即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若他命中注定有那份机缘,便不会如此,再者说来,百余年前他自己贪图功法修炼进速,不注重修心修神导致走火入魔,以致寿元大减,罪在自己,怪不得别人。”

  “徒儿明白,这便告辞。”

  释巧凤说着,眼底闪现了一道失望之色,轻步走出了洞府。

  “哎!我这帮弟子啊,都太过注重于情意,哪知这修真本是逆天,再加上修真路上充满了尔虞我诈,我倒是希望你等转世重修,但是只可惜为师法力有限,无能为力啊。”

  “师妹,怎么样啊?师父没为难你吧?”

  此时只见一名老者矗立在洞府外,面现几分焦急之色,偶尔咳上几声望向了释巧凤,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啸风。

  “本是自家的师父,何来的为难。不过多谢师兄挂记,不过师兄还是多多注意自己的仙躯吧。”

  “哎!我就知道你又去求师父了,你也真是的。”王啸风说着,面上显出几分不忍来。

  “当下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求助冰封道友了。可是现在的冰封道友又是门内的贵客,又不是你我二人轻易见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