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试探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适才多谢二位及时出手相助,在此凤吟携逍遥门上上下下在此叩谢二位了。”

  凤吟似乎并没有将冰封与碧瑶之间的暧昧之举放在眼中,倒显的极为客气的样子。

  “呵呵,前辈太过多礼了,晚辈消受不起呀。我等本是附近隐修,遇到此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再者说来,晚辈没有做什么呀。”

  逍遥门一处很是繁华的大厅之内,四处洋溢着劫后余生的气氛,此时的大厅之中,凤吟居首,冰封,碧瑶自然为客上宾,堂下几名逍遥门弟子着装艳丽,翩翩起舞,到显出逍遥门独有的待客方式,桌上不仅有难得一见的山间灵果,而且身侧有着逍遥门貌美弟子伺候着,倒使得冰封显得颇为不自在。

  反观此时的碧瑶天生倾国倾城的姿色与气质,到直接将眼前的几名女弟子给生生比了下去,只得象征性很是乖巧的站在一侧,红花还得绿叶衬托自然也是诸如此类吧。

  “什么?冰封道友竟然是千余年前七煞教青龙堂的一名符篆大师?”

  此时只见凤吟美眸大睁,用一副不可置信的目光望向了冰封。

  “呵呵,在此贵地,晚辈怎能虚言相欺,前辈应该知道沐尘大师吧?”

  “呃……!这个自然知晓,沐尘大师在这千余年间为了抵抗修罗族人为我逍遥门立下了不朽的功劳,而且沐尘大师修为神速,对这符篆造诣颇有研究与见解,乃我界少有的奇葩。于一千年前,我家徒孙也就是上届分舵七煞教教主秦素素将其爱徒巧凤赐婚与他,来挽留这千古奇葩。难道说冰封道友与这沐尘还有着几分熟识?”

  “然也!当年我与沐尘道友可是被释巧凤与其师兄胁迫而来,入赘七煞教青龙堂的,时过境迁便是如此了。”

  冰封说着,脸上露出了几分回味的笑容。

  凤吟听闻,脸色变了几遍,因为作为逍遥门一代祖师,自然知晓自己门内以及分舵如何办事的,这些不光彩的事情自己自然明了,不由得干咳了几声以缓解这几分尴尬。

  “那不知当冰封道友为何离开青龙堂?虽说我门内有规定背叛门内是受追杀的,但是对于一般的大师客卿之类,还是有着优厚待遇加以挽留的。如若执意要离去,我门也绝不为难。”

  “呵呵,数千年已过去谈这些做甚,只因当初受巧凤道友以及其母的邀请做了客人,然而其母释雪雁却客气异常,带我去见巧凤道友的恩师,结果在其清修之地遇见一故人被当时教内红人所虏,此人名为凉山道人,数招之内被我斩杀,期间许许也不便多说,一路被教内高手追杀。时至今日晚辈也只能在此说声抱歉了。”

  冰封说道此时,凤吟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对于她们这些高层来讲,纵然是数千年以前的琐事,但是眼前这名神秘人物确实对逍遥门有着大恩,当初甚至还对人家有着追杀的念想,凤吟原本打算还想用许些方法拉拢过来,一则为对抗修罗族人有了一个不错的助力,二来对天山、蜀山借助灭邪盟提出种种无理要求还能加一副筹码。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怒意。

  “来人,给我将秦素素以及释巧凤等人带上来。”

  随着堂下几名弟子的齐齐应允,冰封随即神色微变。

  “前辈这是为何?”

  “哎!你就别前辈前辈了,我虽看不出你的修为,但也知道好歹,你我二人还是以平辈相称吧,这些人曾经冒犯过,但是你又对我门有着大恩,我总不能放任不管吧,你也不必多说什么了。”

  不多时,只见头前一名女性修士被带了进来,只见此人扎着美人髻,神色平淡但隐隐却显出几分惶恐之样,不过其长相且异常艳丽年轻,身材修长到让冰封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其后分别是王啸风与释巧凤,不过其二人身上似乎被下了禁制,气息近乎于普通人一般。

  “我等参见祖上,还望祖上责罚。”

  “哼!被给我来这老一套,只知道责罚,那尔等给我讲一下为何要责罚于你们。”

  凤吟话音一出,到显出了几分阴冷的感觉来。

  “这……”

  “巧凤,先由你来讲。”

  此时只见释巧凤不自然的抬起头来,侧目看了一眼冰封,眼中满是疑惑的神奇,进而淡淡的说道。

  “晚辈也是不知。”

  “哦!是吗?给我统统拉下去剔除仙骨,流放人界。”

  凤吟的话音一出,堂下的仨人纷纷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来,再看释巧凤望向冰封眼中满是祈求之色。

  “且慢!冰封倒是有点疑惑,凤吟道友为何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暂且不说她等犯了什么错,单说今日冰封出现在此处便是特意过来拜访巧凤等人,如若是凤吟道友想象的那般,早知今日,我倒不如另寻他处。”

  “哼!她等对你的不敬便是对本祖师的蔑视,此些足以将她等处死。”

  冰封听闻,大致相信眼前的这名逍遥门祖师是因为刚才自己所叙而放不下颜面,故从这些晚辈身上找了晦气,二来不排除对自己的一番用心考验。

  “那如若当初冰封未曾出现此处的话又会则样?再者说来修罗人未除,先将门内弟子无辜处罚,恐难服众啊。”

  而此时的凤吟面上虽然难看之极,但心中却乐此不彼,对不但于给自己台阶下,而且明显看得出来,眼前的这名名为冰封的修士似乎心智真的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成熟,似乎对释巧凤等还有这几分情意。

  “也罢,还不赶快谢过恩人。”

  话音刚落,几人齐齐叩拜下来,倒使得冰封无语之至,心中不由的大感好笑。因为自己便有了几分猜测,更是对凤吟这等手法钦佩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