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礼物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不知二位是?”

  忽感有人用一种炙热的眼神望了过来,但是又没有那种无礼之感,释巧凤大感好奇,才发现在其女身后有一男一女,女的天生丽质,身材修长,大有倾国倾城之貌,男的身着一身黑袍,长相一般,但是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释巧凤不由得又是多看了一眼。

  “凤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冰封不由得想起当年经常调侃释巧凤的话语来

  释巧凤听闻,浑身一震,带着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将冰封上下打量了几眼。

  “你是冰封道友?”

  问完此些,释巧凤神色大变,因为此时的她才感觉的出眼前的冰封犹如顽石般毫无气息,有这般异样,除了对方是神魂散尽的亡者,那就是对方修为远远高于自己。

  “呵呵,看来巧凤道友还是未曾忘记在下,本是路过,怎奈想起当年许许,特意过来看上一看。”

  此时的释巧凤才反应过来,刚要说什么。

  “娘!快快救救青云师弟吧,我怕他快支撑不住了。”

  潇潇说着,一名与其年纪差不多少的少年神色木然的走了过来,只见其脸色惨白,目光呆滞,毫无气息。

  “这……释巧凤说着,带着几分询问之色望向了冰封。”

  “说来话长,巧凤道友先是将其救活过来也不迟。”

  冰封淡然一笑便是说道。

  “呵呵,这还要多谢冰封道友对我家潇潇的救命之恩了。”

  在逍遥门的一处厅堂中,四周陈列着由至少不下千年的香檀木做的各式桌椅什物,透过窗外,青山秀丽,期间灵气妖娆,更有一种清爽的感觉。

  再看此时的释巧凤坐在堂中得主座之上,美眸流转,不停的打量着冰封,似乎想要从中看出什么端倪。

  “哪里,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再者其本是巧凤道友爱女,我怎会见其身具危难而置之不理。”

  “哎!想当初冰封道友的遭遇,我也知晓,当时我与家母也实在是无能为力,还望冰封道友多加海涵一二。”释巧凤说着,眼底闪现了一道不易察觉的伤感。

  “还不知道令堂如今在何处清修?”

  冰封淡淡一笑便是问道。

  “家母寿元享尽于一千年坐化谢天了。”

  冰封听闻,微叹一声,不在多言。

  “母亲大人,师弟醒过来了。”

  正在尴尬的气氛当中,忽听一道天籁般的声音响起,一个身材修长,身着粉红劲装的女孩走了进来。

  “还有没有礼数,还不过来拜见你家叔叔。”

  潇潇听闻,美眸一闪,冲着冰封与其身侧的碧瑶微微施礼。

  “哎?这前辈可当,可是这叔叔从何说起呀?”

  冰封说罢,只见释巧凤眉宇之间闪过一丝尴尬之样,而冰封忽的想起先前潇潇用的篆笔,不由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沐尘道友真的好福气啊,倒使我冰封羡慕不已啊。”

  “啊?叔叔还认识我家父亲。”潇潇说着,露出一副好奇的神色。

  “那是自然,你家父亲不仅与你冰封叔家有着生死之交,而且其神符篆术可都是你冰封叔叔所授,可想而知其二人之间的关系如何。”

  潇潇听闻先是一愣,随即眼中闪现几分崇拜之色。

  反观此时的释巧凤美眸一闪又是望向了碧瑶。

  “呵呵,适才太过有失礼数,这位可是冰封道友的双修伴侣?”

  “呃……不是,这位是木灵一族的朋友,只因对你逍遥门大名有所折服,所以特意随我来看上一看。”

  冰封说着,脸上不免显出几分尴尬之样,反观此时的碧瑶,平静似水,自从来到逍遥门便很少开口,偶尔脸上露出几分迷人的笑容,而且自从冰封对其有了救命之恩,而且给了其在修炼上的莫大好处之后,对冰封更加客气之至。至少开始唯冰封马首是瞻,不敢平起平坐,所以自从进入厅堂之中以后便矗立冰封一侧。

  碧瑶美眸一闪,微微颔首,一副很是高贵神秘的样子。

  释巧凤也是微微点头,虽说心中感觉冰封所说的话有点牵强,毕竟传说中的木灵一族可是高贵一族,平时不喜与人族接触,纵然见上一面都是难上加难。

  “呵呵!还不知沐尘道友现在在何处,转眼几千年之久,我倒是对昔日这位挚友充满了期待啊。”

  冰封见释巧凤美眸流转,似乎在想着什么,而且还不停的打量着自己与碧瑶,心中便有了几分不自然。

  “哼,家父乃是逍遥门万年难见的奇葩,只用了几千年便有了化神后期巅峰的修为,我家祖师特邀他前去馨雨小阁参加灭邪大会,估计过几天才会回来。”

  潇潇说着,神情之中尽是崇拜与骄傲的神色。

  “哦?呵呵呵,确实不错,看来潇潇姑娘要加把劲了哦。”

  冰封见状,便是笑着说道。

  “那你呢?我家父亲早已是那般修为,我想你也该也差不多少吧?”

  眼前的潇潇虽然这么说着,看似恭敬的样子,但是眼中尽是挑衅之色。

  “呃……!”

  只见此时的冰封一时哑口,微顿片刻,在身前虚空之中大袖一挥,随着一道灵光一闪,冰封随即慢慢的将手心一展,几颗晶莹剔透且闪着丝丝荧光的果子出现在自己的手中,期间光华闪耀,果子上丝丝灵光流转,很是神秘的样子。

  “就当叔叔初次前来送你的礼物罢了,不过现在切不可吞食,需由你的母亲加以炼化方可使用,切忌。”

  “哼!变戏法谁人不会?想你也不会比家父强不到哪里,不过这些东西倒是不错,潇潇暂且收下。”

  释潇潇见状,脸上非但没有喜色,反倒似乎是在敷衍着冰封一般。

  “哼!不得无礼。”

  此时忽听释巧凤一声责骂声响起,只见释潇潇小嘴一噘,满是不情愿的样子,乖巧的守在了释巧凤面前。直接将手中的善菩提尽数的放到了释巧凤身侧的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