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真魔变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敢问这位道友尊姓大名。”

  见眼前的这名修士没出手,只用了几句话便将眼前的修罗一族的修士惊走,而且对方气息犹如顽石一般的死物,看不出修为的深浅来,除非此人的修为高过自己,而且见其眼神平和瞳光发黑倒像是人族一般,不由得响起传言中人族的许许大神通来,眼前的这名魔族修士双目之中的紫茫一闪,倒显出几分恭敬之样。

  “呵呵!在下冰封,刚从妖界归来,其中许许也不便向道友透露,不过在下到有许许

  疑惑还望道友解惑一二。

  “哦!呵呵,冰封道友客气了,此处讲话颇有不便,道友请随我来。”

  眼前的魔族合体修士说着,一转身,眼底一道异色一闪而过。

  冰封听闻,微微颔首,随即面带几分疑惑之色环首四周,微顿片刻便跟上前来。

  一路上这名魔族修士却罕有说话,倒使得冰封疑惑不已,而且原以为碧瑶会跟了上来,但是到现在却未曾发现她的踪影。

  “呵呵!前边便是我魔族唯一的据点朔月王朝,道友请了。”

  眼前的魔族修士说着,双手倒背,脚下的遁光又是加快了几分。

  反观此时的冰封,双眼微米,依仗着强大的神识,才发现千里之遥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巅之上,有着一座似乎比锁妖城还要大上一圈的建筑。不过此时的他还有另一种诡异的感觉,总觉得哪里不妥的样子。

  冰封想到此处,故意放慢的遁速,单手掐诀,另一只手的手指之处顿时金光一闪,指尖处开始诡异的流淌着无数道金色的符文。慢慢抬起手来在在自己的双目之间轻轻一抚,刹那间眼中金光一现,随即冰封脚下猛的一滞。

  “道友此是何意?”

  冰封强强压下心中的怒气,望向通往朔月王朝据点满是禁制的路上。

  “嘿嘿!你修罗一族的人诡计多端,别以为我不知晓。”

  这名魔族修士说着。几息功夫间,在二人的所呆之处又是闪现出几名修为与其差不多少的魔族修士来,而且个个都是有备而来的样子。

  “哼!那又怎样?一群愚昧之极的修士,我来问你,你朔月王朝可有一名名为颖夙的修士?”

  冰封说着,面现几分失望之色。

  “我家师妹正在闭关,至于你如何得知我家师妹的名讳,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你这人形迹可疑,既然你这样说着不是修罗族人,却与所魔族宿敌妖界之人有所瓜葛。这样一来也足令我等有所防范。拿下!”

  眼前的这名魔族修士说着,眼神一冷,眼中尽是嘲讽之样。

  “呵呵!我虽修为与你等差之不多,但是对付你等几名宵小还是绰绰有余。”

  冰封说着,手腕一翻,几道闪着丝丝雷电之力的符篆出现在袖口之中。只见其袖口之上的丝丝雷电极其醒目,而且近乎于粘稠状的样子,不待那名魔族修士反应过来,冰封便将袖口冲其一甩而去。

  反观此名原先被冰封救出的这名魔族修士见状,顿时惊惧万分,要知道在魔界主生土火之功,雷电之力却为极其的少见,这也就成了他等的弱势。

  “啊!”随着几道惨叫声传来,只见眼前的这名魔族修士被犹如被长满长刺的闪电皮鞭一般给缠了个结结实实,再看其面孔之上早已扭曲的不成人样,痛苦之意不言而喻。而此时还有几名不知死活的修士还偷袭而来,却被冰封丢出的及道符篆稳稳的定在虚空之中,剩下几人双目大睁,倒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可就在么此时,冰封只觉得一道劲风袭来,欲要躲闪之时却为时已晚,只觉得胸口一阵发闷便被拍出数丈之远。

  冰封强强稳了稳身形却见这道犹如鬼魅般的黑影又是袭来,正欲要动手,忽感背膀之处一阵痛痒,随即传来一道低低的龙吟之声。

  “吼……”

  随着一道声下,一条数丈之长的三首魔龙便从冰封的体内由清晰到模糊直冲上天,强大的的气息将四周乱石碎屑带起直接将还未曾反应过来的黑影推至数丈之遥。

  “三首魔龙?此等魔仙仙兽怎会出现在我界?”

  此时强行将身形稳住的那道黑影才显露出真身来,只见其看似三十不到的年纪,却一头的白发,看似狠戾的眼神之中却隐隐透出几分惊惧的神色望向虚空之中不断盘旋着的驾驭者滚滚真魔气息的三首魔龙。随即面带几分责备之色望向早已昏迷不醒的那名被冰封折磨的不清的修士。

  “本好意将其将其从修罗人之手将其救出,怎奈他却恩将仇报,苦苦相逼,怎的?你这做前辈的也要助纣为虐么?”

  冰封说着,原先闪着金色光芒的双目木然间变的深邃了起来,而且从其七窍之中开始流淌出丝丝的真魔气息来。

  “这……”

  原先偷袭冰封的这名魔族高阶修士见状,心中骇意不言而喻。这真魔变可是从上古时期便消失已久的一种修习魔族功法的至高境界,怎的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正待自己心中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感身侧的几道空间波动传来,随即俩道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见过我主!”

  这名魔族高阶修士见出来的二人随即面上一喜跪拜了下来。

  反观此时同时出现的二人分别是一男一女,男的模样普通,一身黑袍,眉宇间透出几分淡淡的焦虑之样,再看那名女子,虽说年纪与那名男子相仿,但是却长着一副倾国倾城的容颜,妖娆的身材,白玉般的肌肤,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此时的二人,脸上阴晴不定,说是开心吧,可见对面真魔变的少年神色微冷,显然是对自己一方极为不满,而且其头顶虚空之处还盘旋着一头上界才有的仙兽,其身精纯的魔气滚滚,强大的气息让眼前的二人甚至喘不过气来。而且那道道已经成型的气息不断的冲击着护城结界,那道仅有的最后一道抵御修罗一族的屏障开始微微震动起来。说是不开心吧,魔界失传已久的真魔变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倒使得自己欣喜不已。

  “不知这位道友拜师那家门下?”为首的这名修士显出几分客气的样子来。

  “想我魔界本识得一人,此人心境平和,且识得大体,我二人虽相处日子不多,但是我一直敬其为再造长着,本着他兵解以前的夙愿,我排除万难辗转妖界来到你魔界,见其同袍受难便救其一命,怎奈会遇到如此不过,倒也颠覆了了我对魔族修士的认知。”

  虽然魔化了的冰封说话句句冰冷,但是有醒梦石诡秘之力却将神魂之中的魔障却死死顶住,才没有暴走,偶尔还显出几分客气的感觉来。

  “这……我乃朔月王朝现任魔尊啸四海。身侧的这位是魔界苍云谷红晕尊者,不知道友口中的那人是我魔界哪家修士?”

  啸尊者说罢,心中的石头却终于落了下来。因为以他几万年的经验来看,眼前之人神魂还算稳定,不至于暴走的样子。

  “你看看便知晓。”

  冰封说着,大手一翻,一枚储物戒指出现在手中,随即向着对面的啸尊者抛去。

  啸尊者见状,大袖一挥,将带着嗤嗤破空之声储物戒卷在袖口之中。

  啸四海手腕一翻,眉头微皱,显出一副疑惑的样子来。

  “我来看看。”

  忽听其身侧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子小口微张好奇道。

  只见其端详片刻也是微微摇头,眼中满是疑惑之色望向了身侧的啸四海。

  “启禀我主,此物属下似曾见过。”

  “哦?幻魔尊者还望仔细查探一二。”

  啸四海说着,只见原先那名偷袭冰封的修士从那名女子手中将那枚储物戒拿了过来仔细端详了片刻,微微顿了顿片刻。

  “此物乃是数千年以前我朝丹房绝字辈炼丹佼佼者中前三甲的奖励之物。”

  幻魔说罢又是思索了片刻,望向了冰封。

  “这三人中第一名与千余年前未曾突破化神而寿元享尽早已堕入轮回,第二名于俩千年前鬼兵之乱时去往人界,直今杳无音讯。第三名还在我朝内为我朝修士祭炼丹药。难道此人为绝丹不成?”

  冰封听闻微微颔首,随即大手一翻向着幻魔一招手,那没储物戒瞬时化为一道荧光又是出现在了冰封的手中。

  “绝丹前辈曾经跟我说过,要亲手经此物放于一名名为颖夙的手中,我已犯了其叮嘱之错,算是对其的不敬,还望你等行个方便。”

  “这……!”

  忽听那名名为幻魔的修士一时面现几分难色。

  “说话痛快点,别给我惹麻烦。”忽听其身侧的啸魔尊厉声道。

  “此女已经被关在思过崖数千年,而且这可是令侄啸南天下的命令。”幻魔说着,显出几分不自然来。

  反观对面的冰封,神情又是冷了几分。

  “哼!又是那个孽障。”

  啸四海说着,面带几分笑容道。

  “颖夙侄女正在闭关,此处说话不方便,还望冰封道友寒舍一叙。”

  “颖夙姐姐,这几千年过去了,你还真痴心,如若换我,别说想念那人了,早已经在这里呆不下去了,放心!我会在我家父亲面前多多美言几句,让其提醒那个坏蛋早点将你放出,让他别痴心妄想了,仗着自己是啸魔尊的嫡侄,他反了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