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魔界一行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第二天,冰封一大早找来碧瑶,清雅灵尊以及灵儿,在众目堂堂之下,变戏法般的大袖一挥,在桌前变出十几枚灵果来,个个晶莹剔透,其上成粘稠状环绕着,直接将清雅灵尊与碧瑶看的呆傻起来,进而面露几分狂喜之色,反观灵儿,虽然知道眼前的东西不是凡物,但是大大的眼里尽是闪现出几分好奇的样子来。

  这些灵果的出处自然是冰封将那颗讨来的灵果树运用自己初步掌握的时空法门将其送入虚境中用数万年培植出来的。而且自己在这数万年之中,尽量摸索着摄魂一族的功法以及修炼的门道,为现实中的自己铺好门路,简单来讲自己的修为从原先的元婴期短短的不到几个月已经突破至合体的修为,只是被苍木崖的禁制所掩盖,所以别人一时还一时看不出来。

  “这……冰封道友,原本以为你归来妖界只是从锁妖城收集一些上等灵果灵草,没想到。”

  碧瑶见眼前一堆葡萄一般紫色灵果,一时惊喜的结巴起来。

  “此些是我在人界之时,我家师父授予我的一些小秘术,也不不知可否进入几位的法眼。”

  “呵呵!冰封道友倒是谦虚了,既然能使出这般大手笔,何来小秘术,这简直可与逆天之法媲美了,你可知这几株灵果的功效?”

  此时只见清雅灵尊大袖一挥将眼前的整座小屋用一道结界罩住,淡淡的说道。

  “呃……晚辈只知道碧瑶道友需要此些,既然吞天当年视其如珍宝,自然会有着其的不可小觑的作用。”

  冰封说着,带着几分询问之色望向了清雅灵尊。

  “这灵果名为善菩提,乃是妖界少有的灵果,此物一万年开花,一万年结果,一万年成熟,而且对生存环境要求极为严苛,此物如若是在无人之境成熟的话必有守护灵兽守护。可以看得出来当年吞天对它是如何的上心,此灵果一旦成熟以后,若元婴期以上修士服用,不但有着生魂固体之功效,而且可以凭空保持修炼者数千年不受心魔骚扰。”

  清雅灵尊说着,面上不由得露出几分喜色来。

  “那这修为差一点的难道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冰封说着,不由得望向了身侧面现几分失落的灵儿。

  “呵呵呵!此物药性太过强大,如果元婴以下修士强行服用的话,就会受到爆体碎魂的危险,不过如果有高修修士在身旁相助指点一二的话,倒是未尝不可。”

  清雅灵尊说着眼中满是爱怜之色侧目望了一眼灵儿。

  “适才前辈曾经说过这灵果名为善菩提,难道依此说来还有恶菩提不成。”

  此时忽见冰封眉头微皱,侧目望向了清雅灵尊。

  “呵呵!这个我知道的,恶菩提只存在于鬼界,其枝叶与其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果实为黑色菩提状,此物只适用于那些鬼修之人,对我修真之士有百害而无一利。”

  碧瑶说着,依然双目大放灵光,盯着眼前的果实。

  望着眼前碧瑶所设的阵法,冰封心中泛起阵阵思绪,手里把玩着一枚戒指,感受着被醒梦石也就是自己这幅躯体所封印的三首魔龙那道道逐渐庞大的气息感受颇深,现在的三首魔龙虽肉体强横,但是修为却为灵境妖兽,不过还好自己在虚境之中贵为神灵神通自然不小,而这三首魔龙却阴差阳错的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冰封道友准备好了么?”碧瑶收回法决,侧目望向了冰封。

  只见冰封环首四周,面现几分微笑,虽然说走的时候没有与任何人道别,但是自己还是认为那种惜惜别离的感觉太过酸苦。

  “一切准备妥当,还望碧瑶道友尽显神通。”

  随着冰封的一道声下,碧瑶嫣然一笑,双手掐诀瞬时化为一道参天菩提,四周显出无数点点荧光将冰封淹没包裹起来,再看碧瑶所化的那刻菩提巨树却诡异的缩小向着带面犹如淡水甘露般渗去直至消失不见。

  魔界,自从天地初成,经历玄冰洪荒之后,又历经几次旷世大战尘埃落定以后,被真仙界的一名魔仙封印在一处荒芜之地,然而在俩三千年以前被一名误闯人族修士无心揭开上古封印被洗劫了一次之后元气尚无恢复,又被阿修罗人践踏,魔界现在可谓是哀鸿遍野,只有一处名为朔月王朝的超级门派依仗着百万年以前一名隐修所设置的上古阵法才堪堪的将阿修罗人阻隔在阵法以外。

  随着一道绿色霞光闪过,在魔界的一处隐晦之地瞬时闪现俩道人影来。

  “这里就是魔界?”

  冰封眉头微皱,望着眼前碎石嶙峋,满目苍夷的山地疑惑道。

  “是啊,魔界本来就是如此,只是这里貌似许久以前刚经历过了一场大战。”

  碧瑶说着环首四周,面现几分复杂之色。

  “也不知现在魔界如何,是不是已经被修罗人所侵而沦落。”

  “应该不会,魔界没你所说的那般容易轻易被修罗一族拿下,”碧瑶说着显出几分肯等的神色来。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人影来,只见其神色慌张驾驭者一团魔云急速的向着一处疾驰而去,没待二人反应过来,随即又是数道血光疾驰而过。

  “是修罗人,前面那个人貌似是魔族的一名修士。”

  “既然我等无从查起,倒不如顺藤摸瓜,而且这几人看似修为最高也不过合体,在你我二人多多注意便可。”

  冰封说着,身形一闪化为一道黑霞向着那几道身影追去。

  反观碧瑶,望向冰封所去的方向微顿片刻,随即黛眉一闪露出几分微笑来,微微跺足,消失不见。

  “嘿嘿!怎么不跑了?你不是很厉害么?”

  “哼!修罗宵小,别以为你等一时猖狂,待我等将上古魔蜥唤醒,便让你等好看。”

  此时只见一名浑身魔气紊乱,一看就受伤不清的一名魔族修士双眼微冷,紧盯着眼前围过来的数道修罗一族的修士。

  “嘿嘿,那又怎样,别以为你们真的有那番本事,据我所知这上古魔蜥虽然强横,但却敌我不分,倒时你们也会触及那份霉头,有何惧怕?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名探子应该能从你的嘴巴里撬出来不少有价值的消息来,只要你束手就擒,我等也不会为难你的。”

  在修罗族人之中缓缓走出一名模样清修,看起来有几分妖异的男子神色轻松的望向了对面的魔族修士。

  “哼!想抓我?没那么容易。”

  只见这名魔族修士说着,身体开始慢慢的膨胀起来。

  “嘿嘿!又是自爆吗?还真是下三界的无能小族。”这名妖异修罗族人神色微变,急忙结了道法印,眨眼之间与魔族修士之间的虚空之中闪现出一道血红色屏障。

  “呵呵!你等魔族修士为何动不动就要自爆,要知道这数千上万年的修为可是一步一道艰辛走出来的。”

  随着一道声下,一道身影在那魔族修士面前一闪而过,再向其额头上望去,一道闪着荧光的符篆紧紧的贴在那处,

  再看这名魔族修士,原先已经浑身变形的躯体,却奇迹般的恢复过来。而且呼呼的喘着粗气,微微施拳面向这道突然出现的身影淡淡的道。

  “多谢当有相助,只是情况紧急,我也是别无他法。”

  冰封听闻也没多做理会,望向对面那个似乎是带头的那名修罗人。

  “我虽不知你等修罗人在人界如何如何被缠住,但是我知道你们在妖界的名为血尊者一行人等大败而归,逃出的寥寥无几,就连其血尊者本人都是身受重伤,我倒是颇感兴趣你等魔界分支会有何等下场?”

  对面那名长相妖异的男子听闻神色微变,原先只感觉这名突然出现的黑袍修士浑身毫无气息,犹如一颗顽石一般的死物,但是听到其所叙的一切的同时却神色大变,血尊者他自然认识,在妖界大败而归他自然也是有所知晓,但是这些都是连修罗族人大部分都不知情的事情竟然被眼前之人一捅而破。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妖异男子微微顿了顿便是道。

  却见对面的黑袍少年微带嘲讽之色淡淡一笑,右手手法微微一变,一道道以手心为中心闪现出无数密密麻麻的细微紫黑色闪电闪现了出来。

  “摄……摄魂一族?你怎么会出现在此道界面?”

  妖异男子见状神色巨变惊恐的结结巴巴道

  “我为何不可以出现在这个界面,你们也不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界面么?”

  “可是,可是摄魂一族不是已经…….”

  “那只是道听途说,可是这个你确实亲眼见了。”

  冰封说着,露出几分玩味的样子来。

  见对面的几人露出几分退却之样,冰封又是继续道。

  “我本来此界找寻一名故人,没成想找了许久却遇到你等,只因刚来到此界不想太过显眼,所以……”

  冰封说着饶有深意的望向了对面的众修罗修士。

  为首的那名妖异修罗修士听闻,心下自然大喜不已,因为他知道面对一名根本看不出修为的专克自己修罗一族摄魂族高手的时候,根本就是自取灭亡,但是自己又不想失了那份面子。

  “哼!也好,算你小子走运。我们走!”

  这名修罗头领说着,脚下遁光一现,向着远处急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