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小灵界变故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站在结界被毁的缺口处,冰封不由的好奇心大起,大概做了粗略的计算,光逃出坠魔渊的修士就有小万,而且这还不算那些看似很是恐怖慑人的妖物妖兽。

  “妾身曾发过誓言,救妾身于水火之中,妾身必答应义士三个要求。”

  正在好奇中的冰封忽闻一道天籁般的声音传来,侧目望去,正是木灵碧瑶,只见其亭亭玉立,翠绿色的衣裙无风自飘,大大的眼睛望着自己,只是苍白的脸色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哦!呵呵,在下道号冰封,既然碧瑶道友如此一说,在下倒真是需要许些棘手的事情需要道友帮助。”

  “但说无妨,只要妾身能力范围之内,必鼎力相助。”碧瑶美眸一闪,饶有兴趣的望向了冰封。

  “我想借助道友通天法力去一趟魔界,而后回到人界。”

  “这……”

  碧瑶说着,脸上流露出几分异色,

  “难道说碧瑶道友还有什么不方便的么”

  “数百年前,妾身从那魔界利用我木灵一族特有的功法穿越魔界直至妖界,在施法的过程中遇到了一只在俩界时空结界中寄生的一头不知名的妖虫,此獠看似弱小,却法力通天,甚至比我木灵一族所拥有的时空穿梭的天赋神通还要厉害上不少,最后被其重伤死命逃脱于妖界,实在没有办法之下逃至小灵界,好在那只妖虫似乎只能在时空结界里存活,没有跟寻出来。至于后边的事情,也就是金圣人所说的那般。”

  冰封听闻,思索了片刻。又是带着几分询问之色侧目望向的碧瑶的副苍白的面孔。

  “呵呵,冰封道友猜测的没错,只因妾身旧伤未曾痊愈,反而又被那吞天封印在此处多达数百年,期间法力神魂颇受损伤,心有余而力不足哇。”

  冰封听罢,眉头微皱顿了顿片刻。

  “可有什么办法让碧瑶道友快速回复至巅峰时期的修为?”

  “咯咯咯!当年我也是这样想过,最后才做了去偷窃吞天的灵果的决定,虽然说偷窃成功却被封印,可算是白干一场,此界唯有吞天的灵果管用,如换其他灵草,除了所需数目庞大以外,还需花费大量时间去炼化。所以如果冰封道友太过执着,也只能再做一次贼人,去会一会吞天的药灵谷了。”

  “这……”

  冰封神色微变,随即思索片刻。

  “也好!想我冰封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而且好在修罗族人正在小灵界闹事,正好将吞天牵扯住,不知碧瑶道友我等何时出发。”

  这便是吞天的私人之地灵药谷,当年我来此的时候还有许许看守药谷的妖兽存在,看来这次修罗一族的人确实让动了老本了。

  碧瑶说着,与冰封站在一处山隘看着许些早已被摘取过的草药感叹着。

  “那我等不如先去看看那灵果还在不在,如若在的话自然是好事,如若不在的话,我等还需尽早想些他法,以便早日离开妖界。”

  碧瑶听闻微微点头,身形一闪化为一道绿霞向着一处遁去。冰封见状,面色微定身形一闪也是跟了上去。

  二人化为俩点光霞在看似不大却似乎有着几分空间法则的药灵谷疾驰着。

  “不对,依我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吞天被迫从这里抽集人手或妖兽去参与与修罗人的争斗,而是这些人或妖兽不知被何人所灭,也就是说有人走在了我俩的前面。”

  冰封听闻,神色微变,心底便打了个鼓,要知道在这里随便拉出一个修士最差便是有着与清雅灵尊那般的修为,他二人自然不是其对手。

  想着想着,二人便来到一处看似幽静的山谷。

  “哈哈哈!没想到你吞天老祖纵然英明万年,这些宝物依然归于我手。”

  二人听闻,齐齐色变,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用解印之法将碧瑶身上的禁锢解除之人,也就是那名紫袍修士。

  “既然来了,你二人就出来吧,何必躲躲藏藏。”

  随着一道声下,随即俩道霞光一闪,冰封二人出现在了一处药圃园内。

  “晚辈二人见过犀尊者。”

  忽听碧瑶开口道,而身侧的冰封也是微微施礼。

  再看不远处的犀尊者双手倒背,正面现几分狂喜紧盯着眼前一株不大的小树上面的三枚灵果。

  “嘿嘿!原来是你俩小辈,怎的?打算与本尊分得一杯羹吗?”眼前的犀尊者说着,眼底闪现了一道寒意。

  “呵呵,我二人不敢。”

  碧瑶说着面现几分复杂之色。

  “哼!量你二人也没那份胆量。”只见这名犀尊者说着,大袖一卷,将那三株灵果收将起来,随即手法一变将要将眼前那株灵果树毁去。

  “前辈手下留情。”

  “哦?不知你这人族小子还有何见教?”犀尊者听闻,便停了下来,饶有兴趣的望向了冰封。

  “这灵树素闻也需要修炼数万年之久才得以成正道,前辈如此一来岂不有点不妥,不如前辈将此物留下赠与晚辈,晚辈将感激不尽。”

  冰封说着,面露几分虔诚的味道来。

  “嘿嘿!也罢,既然这样,老夫也就成全你一桩美事,算报答坠魔渊之恩。”

  这名犀尊者说着,微微跺足,化为一道紫霞狂笑而去。

  “冰封道友,你可知刚才妾身为你捏了把心虚之汗那,毕竟这犀尊者可是一名脾气怪异,狠毒无常的高修之士,如若刚才你说错半句话,恐怕我二人就会陨命在此。”

  碧瑶说着露出几分轻松之样。

  “那又怎样?如若能得到灵果,自然是好事,总比什么都得不到强吧。”

  冰封说着,迈步来到那株看似小巧的灵果树旁。

  反观碧瑶星辰般的美眸一闪,好奇的望向了冰封。

  此时在通往锁妖城的路上,空中突然闪现出一黑一绿的霞光正向着锁妖城疾驰而去。这二人不时别人,正是冰封与木灵碧瑶。

  先不说冰封表情如何,单看碧瑶那道满是疑惑的表情,虽不知身侧的冰封是如何如何的将那道灵果树用看似不多见的空间法术移至何处。但是冰封对她许诺月后可以赠她数枚灵果做以回报倒让自己疑惑不已。

  想着想着二人便身形一闪,遁入了锁妖城。

  “咯咯咯!冰封道友果然厉害,竟然做出此等事情来,如若让那吞天知晓,岂不笑掉大牙?”

  “呵呵!那也是不得已的办法,再者说来,坠魔渊的许许修士也是血性之躯,自然也会为了妖界顾全大局,这样一来也会给吞天等些修士减去一点负担。”

  冰封望着笑的花枝招展清雅灵尊无奈的笑道。

  反观其身侧的灵儿却大眼一闪一闪颇感兴趣的紧紧盯着碧瑶,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不过也好,既然安全归来,自然也是好事。”清雅灵尊说着侧目望向了碧瑶微微点头以示友好。

  一个月一晃而过,小灵界散仙已有近半陨落,而且吞天等几名修为颇高的散仙也是没有逃过陨落的命运,其中小灵界近半的地界已经被修罗一族攻破。

  “呵呵,原本是出了小灵界来到妖界找到下一处代替小灵界作为防守修罗蛮人的据点,不才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锁妖城,而且在锁妖城竟然遇到了小友,你我二人倒是有着几分缘分啊。”

  此时只见在锁妖城那道阵眼阁楼里端坐着数十人,为首的是一名灰袍道人,其余个个气息强大都是散仙修为,而且清雅灵尊赫然其中。

  “金圣人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代替吞天老祖率领小灵界众前辈能够将血尊者拖了如此之久,也算是功不可没,不过话说回来,这修罗蛮人确实有着几分本事,以晚辈来看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冰封说着,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样子来。

  原本打算继续在小灵界抵抗下去金圣人在一本上古法典中得知,这小灵界除了是一块上古法宝的残片的同时,还有一部分记载,那就是被封印在里边的数万上古鬼将,不同魔界那些被封印的鬼兵,这些鬼将个个都有着比散仙强上一筹的修为,好在这些上古怪物修为虽高,揭开封印以后依然逃不出小灵界的禁锢。而毫不知情的血尊者却将据点早早的设在了小灵界,以为金圣人带领残余的散修之士逃之夭夭。没待反应过来就被四处突然出现的鬼将杀了个人仰马翻,丢盔弃甲。而绝大多数的修罗一族的修士被死死缠住,逃出来的人除了血尊者与其手下也寥寥无几。而且还个个受着重伤,没个数百上千年的时间根本恢复不过来。

  “小友说的不错,虽然说不是长久之计,但是最起码以小灵界换回妖界数百上千年的平和还是值得的,而且我等还可以在这一段时间内想一道万全之策以应对血尊者他等,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金圣人说着,露出几分轻松的表情来。似乎微顿片刻,金圣人回过头来望向了冰封。

  “听闻小友于近日将归去人界可属实?”

  “呵呵!那是自然,晚辈上次冒死前去坠魔渊找碧瑶道友便是因为此事,待明日之后便是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