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大逃亡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这位道友,素问有修罗一界的异族修士入侵我妖界,可曾有过过此事。”

  此时只见一名衣衫褴褛的修士很是客气的望向一道土黄色结界外一名面色难看的修士。

  “哎!确有此事,而且此些修罗蛮人没用几个时辰便把清灵泉给攻下,我灵地已经陨落上千修士,就连吞天老祖也是重伤而归。好在有灵地上古阵法禁锢一时阻隔,估计用不了多少日子便可以打杀到此处。”

  “那!那道友为何不通知极为灵地几位长老,让他等做一道决策,将坠魔渊数千修士尽数放出协同作战,虽然我等在妖界,小灵地做过许些恶事,但是妖界毕竟是我等母地,百万年来也算是一片祥和,然而现在却成了妖界生死存亡的关头,我等也不等坐视不理啊。”

  结界内这名修士说着,身旁木然的几道灵光一闪,又是闪现出几道人影来。

  “是啊是啊,金圣人说的在理,如若这般,我等万死不辞。全权就当将功补过便可。”

  结界外的人听罢,神色微动。向着清灵泉方向望了一眼,满是复杂之色。

  “几人见状,面现几分喜色来。”

  可就在此时,伴随着一道轰隆隆的声响,一道燃烧着的大大火球翻滚着向着坠魔渊袭来,如若仔细看去,那火球上的火焰竟然都是红黄相间密密麻麻的符文组成当接触到坠魔渊的最外层结界的时候犹如落水石子一般,只是微做停顿,便直接破开结界向着坠魔渊深处坠去。,而那道结界便是瞬间合了起来。

  众人见状,齐齐色变,眼前的几人身形一闪齐齐消失不见。

  “轰!”随着一道声下,坠魔渊一道深谷中随着一道道烟尘的散去,只见原先尽是些乱石碎崖之处竟然多出一道方圆几里多地的陨石大坑。随着道道的遁光袭来,几息功夫间这里围满了长相各异的妖族修士来,而且个个气息庞大,不亚于小灵界任何人。

  “呵呵!真是怪事,金圣人,这里你的修为最高,难道你没看出什么端倪来么?”

  此时只见一名模样瘦小,却显得极为精神的老者望向了原先那名衣衫褴褛的老者。

  “玄灵么?不对!身上还有股人族的气息。”

  金圣人刚说出口,便打断了第一次的猜测。

  反观此时的大坑底部,随着道道石块的微动,轰的一声,石块四散飞溅,从坑底钻出来一名灰头土脸的人来。

  众人见状神情各异,有好奇的,有嘲讽的,有面无表情的。

  再看此时坑底身上满是尘土的那名修士,随着身上的一道青光闪过随即化为了一名身着黑袍,模样普通的修士。

  “见过各位前辈。”

  冰封说着,便是冲着周围的众修士微微施礼。

  反观此时坠魔渊的众被囚禁的修士都是面面相觑显出了几分疑惑来。

  “呃……这位小友,不知你可是人族修士?”

  此时只见金圣人微顿片刻便是疑惑道。

  “晚辈正是。”

  “哦?呵呵,素闻人族功法博大精深,小友既然化为陨石一般,运用逆天秘术穿越人界来到我界,看来是有莫大的事情要办。”金圣人听闻释然道。

  “呵呵,晚辈虽为人界修士。只因被追杀肉身被毁,机缘巧合之下辛得高人指点,借用天地异石筑身,所以前辈等众人自然会有疑惑,逆天秘术前辈可就太高看我了。

  “也罢!至少你能运用秘术穿透这道锁妖结界,这不假吧。“

  冰封听闻,微微颔首以示同意。

  “我等只是想知道外界的情况,不知小友可否告知一二。”

  “不知前辈可知这修罗界侵袭你妖界的传言。”冰封微微顿了顿便是道。

  “那是自然,小灵界坠魔渊的值守自会向我等透漏一二的。”

  “也好,据晚辈所知,修罗界之人只因受天地法则所约束,自然不会穿越至妖界,如若走轮回之道,自然会被妖界高修人士发现,杀灭至襁褓。所以他等采用驻魂之法,保部分修为来到此界,至于他等为何入侵妖界,晚辈也是不知。”

  冰封说着,望向了对面的金圣人。

  “金道友,不知你是否还记得那个木灵一族的那个小丫头说的那些话?”

  忽听身侧的那名矮小修士询问道。

  “碧瑶么?”

  “正是!她曾经说过,百余年前从人、魔俩界归来以后便是透漏过人魔俩界已经被修罗一族所侵袭,当时的人们只当笑话,一笑而过了。看来此女所说的也有着几分可信度。”

  “碧瑶?前辈认识此人?”

  忽听对面的冰封面带几分喜色询问道。

  “不知小友为何提及此人,有什么事吗?”

  “晚辈来此主要的原因还是来为了寻她,还望前辈行个方便,引荐一二。”

  金圣人听闻,微顿片刻,面现几分复杂之色。

  “这个倒无妨,老夫也是举手之劳而已,小友请了。”

  望着眼前的一株似乎早已化为枯木的一株菩提树,冰封带着一脸的疑惑之色望向了金圣人。

  “这……前辈可否给晚辈解惑一二。”

  只见面前的金圣人顿了顿道。

  “此女有着人、魔、妖三界的许些秘术和神通,只因百余年前从魔界归来以后,运用秘术来到灵界偷取吞天所栽培的灵果,结果被人家抓了个正着,惊慌之下将灵果吞食,然而这灵果万年才开花一次,万年以后才成熟九株。竟然一口气让她吃掉了四株,毁掉了俩株,吞天大怒,欲要将其斩杀,最后被紫颜老太婆劝解,才将其神魂封印丢进了坠魔渊。久而久之,结果变成了此番模样。”

  冰封听闻神色微变,顿了顿片刻。

  “不知道众前辈可曾想过离开这个地方。”

  起来看热闹的众人听闻,纷纷面上一喜,进而饶有兴趣的望向了冰封。包括金圣人在内与其一直追随在其身侧的矮小老者也是一副惊喜的表情。

  “晚辈在人界精通符篆法门,虽与阵法有许些不同,但是也算是大同小异。晚辈来的时候诸位前辈也是历历在目。”

  冰封说完,微顿片刻冲着人群中环视了片刻。

  “哈哈哈!小兄弟的意思我懂,老夫以前就是与那吞天结怨,被关在此处,作为其对手的我对于他的手印禁锢之类我也是了解颇多。不过老夫有言在先,如若适才你所叙的话中有所掺假。也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

  此时众修士人群之中钻出个微胖且身着一身似乎是褪了色的紫袍修士来皮笑肉不笑的望向了冰封,反观其身侧的众人都是很忌惮的样子闪的远远的。

  “呵呵这个自然,那就劳烦前辈了。”

  冰封听闻,不怒反喜。摆出一副很是恭敬的样子来。反观不远处的金圣人等都是满眼鄙夷的眼神。

  “嘿嘿!看来这吞天老家伙确实对这个木灵的晚辈恨之入骨哇。”

  眼前的紫袍人说着,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瞬时在早已枯萎的菩提树周围腾起阵阵紫霞来,而原先四周稀薄的灵气随即疯狂的向着那株枯萎的菩提树聚去,大概不到半柱香的功夫,阵阵的生命气息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反观此时的那株菩提树灵光一闪,化为了一名身着一身翠绿色的衣裙,扎着美人发髻的女子,再看这名女子身材妖娆,倾城的面孔之上透出几分调皮的样子来,只是小脸煞白,偶显几分憔悴的样子。

  “碧瑶多谢各位前辈,以及这位公子,适才诸位前辈的话我也是朦胧中有所耳闻。”

  “你不必谢我,老夫只是想早点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适才解封的那名紫袍修士说着,面现几分傲气来。似乎顿了顿片刻,侧目望向了冰封,神色微冷淡淡的道。

  “现在该你了吧。”话音刚下,四周的众人齐齐的望向了冰封。

  冰封见状自然不敢怠慢,望了一眼旁边的碧瑶微微点头,随即单脚一跺地,化为了一道黑霞向着一处疾驰而去,众人见状,面上大喜。一时间冰封犹如一只傲天龙首带领身后众修士向着那道土黄色结界冲去。

  反观此时的碧瑶,美眸一闪,面带几分笑意,随即也是加入了人群之中。

  再看此时的冰封,额头上木然的出现了几行金蝌文字,反而身下加速向着眼前的土黄色结界撞去。

  “轰!”随着一道声下,原先看似坚固的结界被冰封硬生生的撞出个大洞来,似乎瞬间这道大洞又要弥合起来但是诡异的情况发生了。只见那道大洞四周木然间出现了道道金色火焰由大洞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而去。

  “哈哈哈!看来这修罗一族着实厉害,都害的这帮值日官们都调了了去,鹿大师可否陪我前去会上一会这修罗修士。”

  忽听金圣人大笑一声望着争先恐后向外边遁去的众修士们大声道。

  “呵呵!那是自然。金圣人请了。”

  只见那名瘦小的老者一挥手,示意金圣人头前带路。

  “请!”金圣人说着,足下微微跺地,化为一道霞光消失不见。

  “呵呵!看来这个老家伙功法不降反涨了。也好,这几万年来老夫的这身骨头都快锈起来了,活动活动一二也不是什么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