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血尊阴谋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血尊者见状,侧目望向身侧的冰封,大手一扬,冰封只觉得身体丝毫不受自己的控制向着那名身着红袍的诡异修士疾驰而去,随着啪的一声,冰封的喉咙被眼前的诡异修士掐住。而此时的他只觉得身体犹如被禁锢一般,丝毫不能动弹,而且外边还响着被蝎圣人与清雅灵尊所屠戮的那些修罗寄魂的惨叫声。却丝毫没发现这里闯进了人来,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眼前之人神通要比外面的二人高上不少。

  “嘿嘿!不错,玄灵么?告诉本尊,这道法阵是何人所设?”眼前的血袍修士说着,手中的力道却更加大了几分。

  虽然说冰封现在肉身乃是醒梦石所筑,但是毕竟神念要比眼前之人差上不少,只觉得喉间越来越紧,浑身的却使不出半分力气。

  “啊…….!”

  可就在此时,忽听这名血袍修士惊叫一声,带着一脸的不信望向自已已经被一道由金色符文所化的一团金色火焰灼烧掉一半的臂膀。随即见其身上的血芒微微一震,大袖一翻,原先早已灼烧掉的手臂又是诡异的长了出来。那团火焰却瞬间泯灭。而原先血尊者脸部所环绕的那层诡异血茫早已散去,露出一副冰冷邪魅的脸庞。

  “阴鸷叟?”

  反观此时的阁楼大厅之中忽的闪现了数道身影,清雅灵尊以及蝎圣人赫然其中。

  “哈哈哈!灵尊大人蝎圣人别来无恙啊?”

  阴鸷叟说着,眼角余光带着几分狠戾望向了冰封。

  “呵呵,清雅道友说的没错,你身上根本丝毫没有半分阴鸷叟的气息,兴许阴鸷叟早已陨落。”

  蝎圣人说着,眼中透出几分寒光来。

  “嘿嘿嘿!这不能怪我,当年他与这名清雅祖师二人在噬魂谷见宝起意,结果才将我释放了出来,不过我族与我同来的那俩名兄弟可没那么幸运了。

  阴鸷叟说着,微微侧目望向了清雅灵尊,眼中满是狠戾。

  “咯咯咯!你是说我二人在那里发现的那三片碎魂玉吧。还好我出了谷先将自己得到的俩片封印后来才慢慢炼化,至于阴鸷叟怎么做了,看你这幅模样便可猜出几分,自大狂妄的他终究也是没有逃脱陨落的下场。”

  清雅灵尊说着,面现几分原来如此的样子。

  “那今天你就留在此处吧,蝎圣人说着,大袖一挥,一把弯弯曲曲诡异的长剑出现在手中,不待多想,持剑向着阴鸷叟激射而去。

  “蝎圣人小心!”

  清雅灵尊话刚出口但已为时已晚,只见蝎圣人刚来到阴鸷叟面前,没待出手,却见眼前的阴鸷叟化为一道虚影消失不见,正当自己疑惑之际,忽感自己持剑的背膀被紧紧的扣住,进而一道剧痛传来,随即被抛出老远。

  反观此时的阴鸷叟面带几分得意之色,大嘴一张,大口大口的将蝎圣人的一只背膀吃将起来,几息间,一条手臂便被眼前的阴鸷叟吞噬了下去,翻手将蝎圣人的剑持在手中微微使劲,随着啪的一身断为俩截。

  “哼!雕虫小技,我倒要看看谁还会上来送死。”

  大厅之中瞬间安静下来,而此时的蝎圣人面色惨白,慢慢的直起身来,单手顺着早已失去一只胳膊的那道肩膀轻轻一抚,随着一道灵光一闪,一只胳膊又是闪现了出来,如若不是蝎圣人那道苍白的面孔的话,都以为刚才的事情没发生过一般。

  众人见状,齐齐的望向了清雅灵尊。

  “阁下的修为恐怕早已突破至我等的认知,何不告知我等你来我界的用意。”只见此时的清雅灵尊微微顿了顿便是道。

  “嘿嘿!事已至此,说了也倒无妨。只因本尊得令于我主,携部下灭你人、妖、魔三界之中最为棘手的妖界以抑仙神二界势力的膨胀。尔等也是聪明之人,想必我不再多说,你们自然也会明白。”

  阴鸷叟面现几分微笑伸出一条细长的舌头将嘴角的残余碎肉血迹舔了舔,显得极为诡异可恐。

  “也好!那血尊大人的意思是现在的人魔俩界都与现在妖界的情形一般。”

  “呵呵,不错,唯独人界出了点差池以外,魔界几乎一半的界面已被我族占据,只是有几名神通散仙与其部下还在负隅顽抗,不过此些只是在徒做挣扎而已。”

  众人听闻齐齐色变。带着几分不信警惕的盯着眼前的阴鸷叟。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血尊大人早已恢复了上三界的几分修为,适才将气息所隐藏难道难道大人您还会忌讳什么?”

  清雅灵尊说着身形一闪,挡在了冰封面前。

  “嘿嘿!先前只是忌惮此处有着专克我族功法的高阶修士存在,所以才做出先前举动,既然明白此人只是一名有着玄灵之躯的人族修士那么我自然不会惧怕,也罢!既然我将我族许许计划告知你等,自然有着绝对的把握。呆会儿他小灵天修士来此,灵尊便告知他等,不久的他日,我便会首先杀上小灵天,以令妖界。”

  血尊者说罢,随即狠狠的瞪了一眼冰封,微微跺足化为了一道血光向外遁去。

  “别追了,名实力早已跨入真仙行列的修罗一族修士,就算在座各位齐齐使出浑身解数也未必是期对手,待会儿小灵天修士到来,我等实话实说便是。”

  清雅灵组刚说完,随着三道不同光影一闪,大厅之中忽的闪现出三名长相各异的人来,为首的一名身高八尺,脸庞微黑神色消瘦,双眼炯炯有神,身着一身紫袍,显得极为耀眼,其身侧是一名老妪,微微驼背,神色微冷穿着一身麻布衣衫,虽说看似普通,但是阵阵恐怖的气息让眼前的几名修为差一点的修士不敢直视,再看其眼神紧紧的盯着清雅灵尊,眼底闪现了一道异色。最后是一名风度翩翩的公子,手持折扇,长相颇为俊朗,面带几分笑容,环首望着四周。

  “我等见过前辈。”

  此时包括清雅灵尊在内,都是微微施礼,面带几分恭敬之样。

  “哦?玄灵之躯的人族修士,好,有意思,真有意思。”

  忽听为首的那一名紫袍修士面带几分好奇之色望向冰封淡淡的道。

  “吞天,怎的那道气息突然消失了呢?

  “我那会知道,你问问眼前的这几名小辈便可。”

  紫袍修士没有理会那名手持折扇修士的问话,饶有兴趣的紧盯着冰封。

  “适才那名修士乃是修罗界闯入我界的一名修士,修为已达真仙,如若其人故意隐匿气息,三位前辈自然不会知晓他的去处。”

  三人听闻齐齐一愣,为首的那一名修士堪堪将目光从冰封身上收回望向了清雅灵尊。

  “哦?呵呵,银狐一族的修士,修为已过一品散修,紫颜老太,那可是你族的佼佼者啊,紫袍修士说着,面露几分讥讽之样。”

  “哼!吞天老祖,你若是像长命的话,说话给我小心点。我看此女所说不假,我们应该相信碧瑶所说的一切。”

  眼前长相丑陋的老妪将目光从清雅灵尊的身上抽回淡淡的道。

  “哼!一名木灵一族的贼修士,她人的话你也会相信?”

  名为吞天祖师的紫袍修士微微抬头,显出几分不屑一顾的样子来。

  “我看紫颜老太婆说的不错,我们应该相信她,难道你忘了木灵一族有着无上神通吗?虽说她的修为也就如眼前这名人族修士一般为玄灵,但是以精通地之道的木灵一族这种天赋本领除了上三界,其余四界自然穿梭自如,毫不费力。”

  吞天祖师听闻,面带疑惑之色望向了清雅。

  “你等所说的可是真的?”

  “我等自然所说是真,这里有锁妖城城主与几名长老都有见证。”

  三人听闻,齐齐色变。

  “你真是人族之人?”

  此时只见清雅灵尊端坐在一处,灵儿则侧立在一旁,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好奇的打量着冰封。

  “正是!”

  冰封好不忌讳的淡淡的道。

  “看来当初我的猜测没错,可是你为何要以顽石之名唬骗我等。”

  “只因前辈当时模样古怪,而且修为颇高,晚辈为了安全起见,也只能如此了。”

  “你知道我的意思,继续!”

  清雅灵尊面色平静淡淡的道。

  冰封听闻,微顿片刻。

  “只因晚辈当时在人界被人追杀,肉身被毁,机缘巧合之下被一名隐修所救,惜一条残魂不日将消散,辛得那名隐修高人厚爱,用一颗顽石帮我筑身,而且此时前辈也是知晓,那便是托晚辈来人、妖、魔三界找寻那名轮修之士的那个人。”

  冰封真假参半面不改色的道。

  “呵呵!也那怪你会人族符篆之法,如若是这样,那便是好。也不知你这符篆之法造诣如何?”

  清雅灵尊美眸一闪微微点头进而询问道。

  “天、地、人品符篆都是颇有了解,不知前辈为何问起这些?”

  只见清雅灵尊听闻,面上一喜。随即望了身侧的灵儿一眼。

  “素闻人界符篆之法神秘莫测,而且规矩颇多,我妖界修士只闻其声,未见其影,不知冰封道友可在符篆法门方面指点我等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