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修罗血尊者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待短暂的商议结束后,锁妖城立马戒严起来,严禁城内修士无故外出,只许进而且要与城内的原住民分暂时离开来。

  一时间,锁妖城内人心惶惶,但是并未曾有人透露出半点消息这锁妖城主为何要做出这些看似荒唐的事来。

  而且此时的冰封站在原先被自己的一道佛门禁锢之术所封印的那名还未成年且有着炼虚修为的修罗人面前。

  “怎么样。不知冰封道友有何妙法。”清雅灵尊美眸一闪,望向面色微皱的冰封。反观此时的灵儿很是乖巧的站在冰封一旁打点这下手。

  “还好,据晚辈所知,在人界,凡是邪术旁门最大的克星便是佛门道法与儒家的浩然,如若此些出现在人界的话自然好办的多,可惜晚辈愚钝,只会几道佛家禁锢符篆,如若是着修罗神魂寄宿普通妖族修士体内的话,晚辈还真的一时想不出好的方法来。”

  清雅灵尊听闻,神色微变,随即淡笑道。

  “看来冰封道友对人界的了解比自己所化身的妖界还要多上一筹。”

  冰封听闻,先是一愣,片刻之后便轻叹一声。

  “不知前辈是否还记的晚辈曾讲起受人所托去找寻一名转世轮修的女子。”

  “有何关系吗”清雅祖师饶有兴趣的问道

  “此位隐修高人便是人族之中的佼佼者,此些都是从其口中得之,至于真假我也是不得而知,不过结合一些他所赋予晚辈的一些秘术,晚辈大可试上一试。

  “哦,看来冰封道友确实心中有所顾虑,也罢,以后妾身不再询问便是。”

  “呵呵,那就多谢前辈了。”

  “哼!”清雅灵尊轻哼一声不再说话。

  “素问妖界各族,已经一些城池,包括锁妖城在内,都有护山大阵一类的防御阵法,不知可有此事”冰封淡淡的道。

  “那是自然,鬼有鬼道,魔有魔道,妖有妖道,只要六根未尽,便有贪、嗔、痴念,自然不会好了抢夺争斗之事,小到个人之间,大到族群之间,都会出现不少过节,只是久而久之,人们习惯了拼斗,那些护山大阵渐渐被埋没,包括我狐族在内,万余年前护山大阵再未曾开启过。

  “哦!那便是好,待会儿见到蝎圣人自然要问及此事。”

  冰封刚说完,便听问外有人道。

  “不知二位是否方便见上一见。”

  二人听闻,相视一笑。

  “蝎圣人何必多礼,进来便是。”清雅灵尊淡淡的道

  “呵呵,不知冰封道友可曾想好妙法来保全我锁妖城众修士。”

  “适才我与灵尊大人正谈及此事,不过这还要像圣人前辈请教一番。”

  “哦,哪里哪里,冰封道友有着我界罕有的符篆之术,自然让老夫钦佩不已,不过老夫可对那些人族功法一窍不通,何来请教,岂不是笑话老夫了。”

  “呵呵,前辈折煞晚辈了,晚辈只是想询问一番前辈,贵地可有什么护城大阵什么的。晚辈想借用一下。”

  蝎圣人听闻,微顿片刻侧目望向了清雅灵尊,随即又是道。

  “我城自创立数万年来也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唯有初创万年以来开过大阵,自从本尊来到此处以后,便一直未曾见到过开启的护城大阵,不过阵中阵眼,我倒是知道。不知冰封道友为何提及此些。”

  “呃……到了那处前辈便会知晓。”冰封说罢,饶有深意的妄想了蝎圣人。

  蝎圣人见状,也没再多问,头前带着冰封二人出了去。

  随着一道隐晦的咒语声起,在阁楼上原先看似平坦的地面木然的出现一道方形的祭台,中间是一道刻着四神兽之一的玄武神兽驮着一只看似精致的小鼎。只是上面的尘土让眼前的小鼎少了点神秘,多了一丝沧桑之样。

  “难道冰封道友的意思是让我将眼前的护城大阵开启不成?”

  “然也!”冰封淡淡的道。

  蝎圣人听闻,微微顿了顿,片刻之后双手掐诀,只见眼前的小鼎之上一道霞光闪过。随即开始嗡嗡的响了起来。几息功夫过后,一道土黄色雾蒙蒙的霞光从那口小鼎之上瞬间扩散开来。冰封三人也没做躲闪,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许许。

  约莫半柱香之后,随着蝎圣人的手印一收。

  “这东西太过耗费神念,不是情形所逼我还真不想动他。”

  蝎圣人说罢,双手倒背倒退了几步,苍白的脸上露出几分期待之样望向了冰封。

  而此刻的冰封堪堪将神念从锁妖城四周收回不禁暗叹了几声。

  “看来当年这位锁妖城祖师确实是一名不可多得阵法高手,借助玄武大帝之威。将阵法发挥到了极致。”

  冰封说着,手腕一翻,一颗眼珠大的闪着黑色荧光的漆黑小球出现在几人面前。随即口中念念有词,只见那颗眼珠大的小球犹如活过来一般,直接跳入了那个精致小鼎之中,随着一道黑色霞光一闪,整个护城大阵微微显震动,紧接着并平和了下来。

  “二位请随我来。”冰封说着,头前出了阁楼。

  蝎圣人,清雅灵尊见状,神色微变,随即也是向着门外走去。

  反观灵儿,一双星辰般的美眸一闪一闪满是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许许。

  由于此处阁楼是锁妖城最高的建筑,在楼顶向下望去,几乎囊括整个锁妖城,而此时的蝎圣人与清雅灵尊则是满带不信的看着锁妖城中几乎占了一少半的长相与上次看到那寄魂修罗人一般的血红怪人,只见这些人个个面现几分呆滞,一丝丝的血红红言从其额头之处冒出四散飘逸在了空中。

  “晚辈无能,下边的事情就看你二人如何去做了。”

  冰封说完,折身回到了阁楼里。

  “嘿嘿!血尊大人,如若我等将妖界,魔界,人界都清理一翻,他整个仙界,神界迟早会变成我等修罗界的囊中之物,介时我等颠倒乾坤,纵横七界,会有谁人能敌。”

  “哼!现在说此些还为时尚早,据我所知,现在妖界已经有不少修士发现了我等的计谋,所以以后我等必要小心行事。以免出现差池。”

  此时说话的人正是原先在阴鸷叟所清修之地地下千丈之处的那名红袍修士,只见现在的他浑身血红色邪气妖娆,脸庞阴寒无比,显得极为神秘。

  “哼!怕他作甚,想我现在在做各位已经有是有了大乘后期的修为,大人更是了不得,恢复了当初在我姐一成的法力,已是真仙存在,就算此界小灵界的人倾巢出动,恐怕也不是大人的对手。”

  眼前的人说着,面带几分奉承之样独自笑了起来。

  可就在此时,眼前的的几人没笑出几声随即齐齐脸色大变向着锁妖城的方向望去。

  “大人,这……”

  忽见原先做奉承状的那名修罗人狰狞的面孔之上露出几分询问之色望向了那名血尊大人。

  “真没想到,摄魂一族的人竟然出现在此界,难道是他们发现了什么了吗?”

  此时只见这名血尊大人神色微定自言自语道。

  “大人!据听说上次那场神界之战以后,摄魂一族由于被我族偷袭,陨落一半有余,最后被无极一派一扫而光,怎的会突然出现在此界,难道是我等感应错了。”

  “非也,此人一出手便是对我族有着莫大威胁的禁锢之术,想来也不是什么摄魂一族旁系门人,看来这次妖界之行颇为棘手了。”

  血尊者说着,眼底闪现出一道嗜血的精光。

  随着阁楼下锁妖城中响起的道道惨叫声中,冰封便知道这俩位高手已是动起手来,强强将思绪拉回,冰封望向了眼前微闭双眼似乎很是享受般的站在那枚精致小鼎旁的灵儿。

  “此道秘术有着清灵化魂之效,对魔障颇深之人最为管用,算你有这份机缘。”

  “咯咯咯!这还要仰仗你这块石头了。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石头变得呀?”灵儿美眸一闪,满带好奇之色望向了冰封。

  “自从你我二人结识以后,我何时唬骗过你。”

  “我那知道你有没有骗过我,我只知道我家祖师对你评价很高,让我多陪在你的左右,或许你一时兴起,还授予我一些人族道法秘术。”灵儿说着,显出几分调皮的样子来。

  “那倒好说,如若他日闲暇之余,我必会赋予你许些道门秘术,惜我身俱重任,答应他人之事必先办到,到让姑娘失望了。”

  “哦!”忽听灵儿轻应一声,眼底闪现一道不易察觉的失望之色。

  可就在此时,冰封眼前一道血影一闪,一名身着红袍的人出现在二人面前。

  “你……你是何人?”

  灵儿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只见此人身着血红色长袍,浑身煞气浓浓,脸庞被一道血红色的雾气所笼罩,看不出长相来。但是浑身的气息似乎比自家祖师还要强上不少。再看其周身似乎有一道半透明的血蚕茧包裹着,堪堪将这道土黄色结界隔离了开来。

  “嘿嘿!小姑娘,告诉我,这道法阵是谁人所设?”

  忽听这名诡异的修士开口道。

  灵儿听闻,下意识看了冰封一眼急结巴道

  “我……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