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妖界异状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微顿片刻,冰封感觉身前的狐族祖师毫无反应,慢慢的抬起头来,却见眼前早已空无一人。心中疑惑之际,折身向着仙府的外边走去。

  刚出门口,只见映入眼前的是原先那名清雅祖师双手倒背望着不远处的一片荒芜,周围四下平静,更别说有一只半只鸟兽出现。显得极为诡异。再看其一旁,却见灵儿跪在其身侧显得恭敬之极。

  “很奇怪吧?”忽听清雅祖师开口道。

  冰封听闻,也不为所动,只是微微颔首,望着眼前的这名狐族祖师。

  “我清雅灵尊于千余年前渡劫失败,只因那道防御灵器被阴鸷叟做了手脚,但是不至于神魂泯灭,重伤之余却被其困在自己清修的府邸,然而这还不算什么,主要是我还太过信任他。这可是多么可笑的讽刺啊。”

  半响功夫见冰封也没做声,清雅灵尊只是微叹了口气。

  “此处的幻境山山水水,虫鱼鸟草,都是我的半仙之躯所化,适才你解除了那道修罗大阵,所以此处便归于我身。而且现在的我也只能转修散仙,没有了太多的奢望。我打算先去我族看上一看,他日灵地必会有人接待于我。所以说你若有事,大可先提及出来。”

  冰封听闻,自然明白眼前清雅灵尊之意,微顿片刻便是道

  “晚辈受一名恩人所托,打算找寻一人,此人乃是一位轮回重修之士,不知前辈有何妙法?”

  “哦?呵呵,想你一介绍顽石所化,也有恩人?说来听听。”

  清雅灵尊听闻,还是那般若有所思的望向远处。

  “呃……此人乃是一介隐修,只因与前辈有着几乎同样的遭遇,所以不便露面。如果前辈有所不便,那也罢了。”

  “即使寻人,也应有几分线索,你说说看。”

  冰封听闻,面色微喜,顿了顿片刻,手腕一翻,那道萧沐风所赠的血红玉石出现在手中,手腕一抖,向着清雅灵尊抛去。

  却见此时的清雅灵尊并无所动,只是身侧的灵儿急忙身形一闪,将那块血红玉堪堪接在手里,面现几分恭敬之色双手递在了清雅灵尊之手。

  只见这名狐族祖师,玉手一抬,将血红玉握在手中,片刻之后神色微变转过身来满带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一眼冰封。

  “此物可不是修真界该有之物,告诉我这位前辈仙踪何处?”

  “恕晚辈直言,这位前辈所呆之处颇为诡异,并不是我修真界修士所能及的,晚辈也是机缘巧合之下误入那里。”

  清雅灵尊见冰封毫无做做之色,又是打量了一眼手中的血红玉石,玉手一翻抛向了冰封,冰封见状神色微变,大袖一挥将玉石摄入袖口之中。

  “刚破印而出,我的神念有待恢复,待他日神念恢复,我自会找你。”清雅灵尊说着,身形一闪犹如飘渺云雾一般,一步跨出丈许向着银狐一族驻地走去。灵儿见状,面上大喜,随即毫不犹豫的运足力气跟了上来。

  可以看得出这位狐族祖师是故意放慢脚步,让二人跟来。

  不多时,以这名狐族祖师为首的三人来到银狐一族的驻地外围,而此时的这名清雅灵尊似乎是在忌惮什么的样子,自从破印而出的那刻起始终收敛着并不稳定且比大乘期还高上一筹的散修气息,双眼微眯微顿片刻。

  灵儿见状立刻上前很是恭敬道:“祖师请随我来。”

  只见清雅灵尊微微点头,轻迈玉步随着灵儿向着一处盘旋直上云霄的的山路走去。

  “哼!好不容易把这个臭丫头给我找到,还让她给我跑了,寒宵你能给我解释一番吗。”

  “呃……族长大人,晚辈正如适才所叙,并未带公主出去。或许真的是守山弟子们看花眼了吧。”

  此时只见白寒宵神色凝重,似乎对眼前之人很是忌惮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这么多人都看错咯。”

  “这……”寒宵一时哑口。

  “族长,公主回来了,而且还带着一男一女,男的气息如无,女的不难看出也是我狐族之人,只是我门下弟子却感觉其面孔很是陌生的样子。

  “哦”忽见这名看似年约不到四十多岁的狐族族长白玉般的面孔为止一凝,但是依然掩饰不住其特有的气质何冷峻的一面。

  就在此时,忽见其女挽着一名美妇的玉臂,很是谦恭的样子。进入了眼前的大堂之中,再看这名美妇,直接将自己和身侧的几名与其一般都是合体修为的长老直接忽视视若无物的样子,环首打量着眼前的许许事物。

  这名狐族族长见状,带着几分询问之色望向了身侧的几名长老,却见其个个摇头都是显出几分疑惑之色。

  这时只见眼前的美妇,堪堪将目光收回,美目一闪望向了狐族族长。

  “你是胡潇潇的第几代嫡孙”

  只见这名族长听闻,神色大变,其身侧原先都是端坐在那里的长老表情都是一模一样颇为吃惊的样子,急忙起身微微顿首。

  “晚辈乃是胡祖的第五代嫡孙胡云尘,不知前辈是。”

  狐族族长说着,露出几分惶恐之样。

  似乎见眼前的美妇顿了顿。

  “呵呵,自从潇潇陨落那一刻起,我便隐修于山中,到现在已经过去多少年之久我尚且早已忘记。”不过还好,最后我还是回来了。

  反观此时的胡云尘,眉头微皱,思索片刻,又见自己女儿似乎很是调皮的偶尔冲自己吐吐舌头,忽的响起前些日子冲着自己叫嚣着说要找到清雅祖师的清修之地什么的,进而神色微动释然道。

  “清雅祖师归来,我等未曾远迎,还望祖师恕罪。”

  堂内的众人听闻都是显现出几分惶恐之样,随着胡云尘跪拜了下来。

  “我一直隐修在他处,而且熟识我的人并不多,尔等不认识我实属自然,不知者无罪,你等都是起来吧。”

  “谢祖师!”

  众人说罢,纷纷的让开条道来。再看灵儿满脸的喜色,搀着清雅灵尊上前端坐在胡云尘的族长位置上,望向自己的父亲满脸的不屑之色。

  “你叫冰封是吧!”

  冰封听闻微微顿了顿。

  “正是!”

  “适才我只是在他等修习狐族功法中遇到的瓶颈加以指点,之所以将他们遣走。只是因为过些时日本尊身上的旧伤痊愈个七八成的话,我便会去锁妖城走上一趟,介时,就算我的神念未曾恢复,也会让他们帮你的忙。”

  “不知前辈口中所叙的神念,会与这位转修之人会有多大的关联?”

  “在修真界中,要知道大乘期后期修士的神念几乎可以囊括整个界面,也就是说只要将那块神秘的血红玉的神秘力量融入到神念里边,找人自然方便的很多。”

  冰封听闻,微微点头。

  “那还要多谢前辈了。”

  “哎!现在你的这番话说出来还为时尚早,此次锁妖城之行我还要借助道友的许些神通秘术。”

  冰封听罢,神色微变,因为现在这位狐族祖师竟然与自己平辈相称,看来这寻人之事还要多费一番周折了。

  “还望前辈示下。”冰封淡淡的道。

  “想必你也听灵儿说过,当年妾身在渡劫之事。不错,妾身在没有渡劫以前便感应到妖界界面似乎有着不同界面修士气息的出现,但是每每放开神念的时候此些诡异的直觉却消失而去。偶有一次我在清修入定的时候,在妖界的东南方抓住了这丝丝不可察觉的端倪,只因关系到我妖界的命运,所以没过多久才到锁妖城找到了多年的老友蝎圣人,也就是当今锁妖城的城主。”

  只见清雅灵尊说道此处微微顿了顿又是道。

  “到了锁妖城见到蝎圣人之后,我便将心中的疑虑说讲出来,没想到蝎圣人竟然也是发现了许些端倪,为了保险起见,我二人私下里谈了许久,最后决定去东南方的那处看上一看,再经过不到一个时辰的路程之后,我二人特意隐匿了气息,结果我们在飞临那处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件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