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狐族祖师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好奇你这山间小妖是怎么寻来此处的?这里可到处都是我银狐一族的阵法,虽说千年已过,这些阵法对于你来说依然有着不小的威力。”

  眼前的黑色骷髅说着,话音中满是警惕疑惑之意。

  “是贵族的一名名为灵儿的公主托我来此的,她就在结界的另一侧。”

  “哦?呵呵,到也难怪,虽说我已成这般模样,但是因为血缘的关系,我还是能感应到一点的。

  黑色骷髅说着,那道道微弱的气息来回浮动着略显出几分激动的样子。

  顿了顿片刻,冰封见眼前的黑色骷髅似乎安静了下来,没再太过打扰,才下意识环首四周看了看这道仙府全景,别的都是太过一般,只是洞府顶部正对着被封印在地的黑色骷髅的那副血红色八卦让冰封不由得好奇心大起。正在自己疑惑之际,忽听脚下一侧的黑色骷髅又是开口道。你想的不错,单说我身侧的几道封印岂能把我这大乘期的修士困这么久,这道被颠倒了乾坤之力的血八卦才是真真有着几分诡异威力的主打封印,而且我曾经在一本书上见过,它是来自修罗界。

  “修罗界?”冰封听闻疑惑道。

  “正是,不过至于为何出现在妖界,也就不得而知了,施术的人是锁妖城的三长老,名为阴鸷叟,此人是噬魂金雕一族的叛徒,在万余年前因为偷了他族的圣物,还亲手将自己家族的几名堂兄弟斩杀,无奈之下逃往了锁妖城,在这几年里,修为突飞猛进,没用多久由炼虚后期的修为直奔大乘中期,堪称妖界少有的奇葩。

  “前辈被控在此处便是他所为?”冰封听闻疑惑道。

  “呵呵!说来也奇怪,一千多年了,变成这番模样,我竟然一点都不恨他。”黑色骷髅说完,竟然再无言语,约莫半柱香之后,冰封见眼前的黑色骷髅再无动静,顿了顿片刻,迈步走出了结界。

  “你……你怎么出来了?发现了什么没有啊?”

  冰封出来的瞬间,见灵儿正在结界外若有所思的来回走动着。

  “你确信她是你清雅家祖师?”冰封疑惑道。

  却见灵儿黛眉一闪,星辰般的美眸望向冰封,显得迷人至极。

  “她真的在里边?你找到她了?”灵儿显的异常的激动起来。

  “你先别急,虽然我也可以大致确信她是你银狐一族的祖师,但是我还似乎觉得有不太对劲的地方,先别说我们能不能将她安全就出来,就算将她救出,想必会使你族的人会受到牵连,甚至会受到灭顶之灾,而且你那名祖师也没有出来的意向。”

  “你把这个给她,她如若有了想法,自会与你倾吐的。”灵儿说罢,用期待的眼神望向冰封。

  “这个是你狐族晚辈托我给你的。”再次返回来的冰封说罢,蹲下身来,手腕一翻,一道血红的玉石出现在手中。

  反观躺在封印之中的这名狐族的清雅祖师,虽说只剩一具残躯,但是随着那道微弱气息的剧烈波动,也不难看出此时内心的挣扎。

  数十息功夫后。忽听这位清雅祖师开口道。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为什么,只是被外边那个小丫头骗了过来遭了她的威胁。不过只要能帮前辈脱身而出,自然是好事,这些都是后话,晚辈有没有这种能力还尚不可知。”

  “呵呵,你这小辈倒是会说话。看来你对我这道残躯留有不少戒心。也罢!倒时不管怎样,我绝不为难你。”

  冰封听闻,虽然对着口头的许诺不太满意,但是以自己的感觉来看,眼前之人并非大恶。

  “那晚辈该怎么做?”冰封顿了顿道。

  “你只需将困住我神魂的那副血八卦破坏便可,至于用什么方法,你尽量用你的神通试上一试,但是千万不可大意,此物虽有乾坤之力,但是其中却蕴含着强大的邪煞之气。之所以让你使得神通秘术便是以防不测。”

  冰封也不管身侧的这名狐族祖师是何反应,直接单脚跺地化为一道黑影直冲那道血八卦,只见眨眼之间冰封诡异的出现在血八卦的之处大喝一身,单手握拳直接依仗自己强大的肉体直接砸向了那道血八卦。

  可就在此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此时只见冰封的整只手臂被血八卦融入了进去,而这幅血八卦犹如一张血盆大口一般慢慢的将冰封开始吞噬了起来。

  而下方的狐族祖师依然那般静静的望着眼前的变故。

  反观此时的冰封神色大变,但是现在已经半截身子被这道血八卦吞噬了进去,只觉的浑身无力犹如陷入泥潭一般,阵阵的血睲味扑鼻而来。

  心急之下顿时只见冰封身形一阵模糊化为了一块磐石,仔细看去,在磐石之上刻画这道道急速流动的佛家梵文,随即一道金光一闪,一股刺鼻的焦臭味传来,扑通一声,这块磐石落在地面的瞬间随着一阵扭曲又是化为了一脸凝重的冰封。

  “呵呵,你这小辈倒是大胆,还没了解我的真意,就胡乱动起手来。如若你出了事,我可就罪过了。不过适才见你所化的磐石上的符文可以看得出来,这乃是妖界少有的人族佛家法门。如若你是藏拙,大可不必,你尽管使出来。”清雅祖师说着,从其嘶哑刺耳的说话的声音中似乎还充斥着淡淡的好奇。

  “也罢!那晚辈再试上一试,如若不行,晚辈也就无能为力了。”冰封说着手腕一翻,一道细长闪着丝丝金色电网的细长的符篆出现在手中,另一只手单手掐诀,随即一道低低的龙吟声响起,再看那只手中的符篆金光一闪,顿时化为一条丈许长金色小龙向着血八卦遁去,在围着血八卦转了几圈后随即在虚空之中微微一定,狰狞的大口一张,一道金色的闪电劈向了那道血八卦,随即传出丝丝的灼烧之声,反观那道诡异血八卦,每每被金色小龙口中的金色闪电击中,上面的血色便是暗淡几分。

  不出半柱香的功夫,整个仙府之内到处都是阵阵的焦臭味,反观原先的那道血八卦,早已变成了一副犹如石刻一般徒增仙府那份道家气息的壁画。反观原先的那条金色小龙也是早已变得黯淡起来神色萎靡,随着冰封手印的结束,便化为道道金色的荧光飘散开来。

  做完此些,冰封微微顿了顿,似乎不放心那道八卦一般多看了几眼,忽感脚下传来了咔咔咔石头的碎裂声。

  冰封微微一愣,下意识向着那名狐族老祖望去,只见原先的那副犹如狐犬一般的黑色骷髅不知何时早已化为白玉一般晶莹剔透,而且其上肉眼可见的开始生出道道新肉来。反观整个仙府开始震动起来,而原先那道诡异的血红结界不知何时早已消失不见,狂暴的灵气从仙府之外呈黏稠状向着眼前的狐族老祖身上聚去。

  冰封见状,识趣的后退了几步。不多时,眼前一条全身银色的狐狸半躺在那里,而原先锁住其四肢的石锁之上的符文开始疯狂的转动,但是依旧是徒劳一般,随着细微的咔咔声响起,道道的细小裂纹出现在那诡异的石锁之上。

  “小友靠后一点,我要出来了。”

  忽听一道天籁般的声音响起,冰封下意识又是退了几步。刚刚站定,随着轰的一声,仙府之内碎石乱飞,尘埃大起。

  不多时,待尘埃落定,冰封慢慢睁开眼睛,只见眼前一名年约三十的美妇双手倒背,眉宇之间透出几分冷厉盯着自己。

  “恭喜前辈破困出山。”冰封不敢与其对视,微微施拳客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