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诡异骷髅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在深夜繁星的照耀下,一道山谷中由远及近俩道白影向着一处疾驰着。

  “哎呀!你等等我嘛。”

  “不用等了,已经到了。”

  环首望着四周,只见此时说话的白寒宵脸部疯狂的扭曲起来,一身的白衣随着一道黑霞一闪化为了身着黑袍的冰封。

  “哈哈哈!你真厉害,竟然给变成了七叔骗过了那么多人。”

  此时的狐族公主掐着纤腰微微喘着气笑的前仰后合。反观冰封面色沉重,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里真的是你银狐一族千余年前那名清雅祖师的清修之地?”

  “是啊!长这么大我经常偷偷的来到这里玩耍。”这位狐族公主美眸一闪环首四周微笑道。

  “呵呵,这么久了,我还没请教公主的芳名。”冰封收回目光尴尬道。

  “你叫我灵儿便可,待会儿我带你去一个漂亮的地方。”

  这位名叫灵儿的狐族公主说着,毫不理会冰封,向着一处疾步走去,冰封见状,面色平静,随即也是跟了上去。

  夜晚山间的迷雾颇多冰封不是依仗着自己强大的神念的话甚至会跟不上眼前的灵儿。不多时,在穿过几道山坳的时候,灵儿猛的停了下来,向着一处望去。冰封见状也是停了下来顺着灵儿的目光望去,不难看出眼前是俩条山坳,但是丝毫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冰封原以为是灵儿想不起从哪里走的时候却听灵儿出神的望着天际,嘴里还说着什么的样子。

  约莫十数息的功夫以后忽见天际之上划过一道流星且闪着阵阵荧光很是诡异的样子,就现在,跟我来。冰封听闻强强收回目光,却见灵儿向着前面的一条道路激射而去。

  “咦?我记得刚才这里不是俩条山坳么。怎么就……?”

  冰封思索着,也不管太多紧紧的跟在了身后。可就在此时,眼前的灵儿突然消失,而眼前似乎向是倒立的湖面激起了阵阵波纹。冰封见状,下意识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诡异情形,正在疑惑之际,忽见一只纤手突然伸将出来,抓住他的衣领一把扯了进去。在跨入这道犹如湖面的透明结界的瞬间,冰封只感觉眼前豁然开朗,眼前毅然是一处世外桃源,苍绿色的山谷,飞流直下的瀑布,互相追逐嬉戏的鸟雀,偶尔从身旁飞过几只犹如碗口大小的蝴蝶。

  “这里是什么地方。”

  望着眼前犹如人间仙境一般的幽谷,冰封不由得啧啧称奇起来。

  “我也不知道啊,上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是被一只低级玄兽追逐至此,久而久之,我有时候甚至怀疑此处是不是我家老祖失落已久清修的地方。”

  灵儿美眸一闪犹如痴迷了一般,环顾着四周。反观此时的冰封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神色微变,此时还哪有来时的路。

  似乎看出冰封的疑虑,灵儿淡笑道

  “无妨,待外边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自会找到出路。”灵儿说着,独自踏步向着一处看似山路走去。

  冰封见状,也不再多言,尽而踏步跟了上来。

  “这是哪里了?好奇怪?”跟在灵儿后边的冰封望着眼前看似个仙府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其实这个废弃的仙府我早已发现过,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有所忌讳,不敢贸然进去,正如你所想,今天带你来便是此意。”

  冰封听闻,满带疑惑之色望向了灵儿。却见灵儿用那道道躲闪的目光偶尔望山冰封一眼,说话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小。

  “只因前面有一道结界太过诡异,灵儿平时也有过对这方面的研究,能够穿过这道结界之人除了道法比施法者强上一筹那便是天地间的灵物可以轻松穿梭。”

  “先不说着道结界里会有什么危险,单说你为什么就一定要知道我会帮你。”冰封说着做欲走状。

  “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也有事求我。”

  冰封听闻,微微一愣,刚迈出的脚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哦?说来听听”冰封回过头来饶有兴趣的望向了眼前的灵儿。只见其眉头微微翘起自信满满的样子。

  “这里是一处结合五行之说的幻境之地,其之根本乃是我族迷幻法阵的最高一级,也就是说,只有我还有我族的修士才可以破解,如若你不相信你再看看我们来时的路上。”

  冰封听罢,眉头一皱,紧走几步向外观望了一番,只见脚下仙府的外边早已变成了一片汪洋,自己犹如登在一座孤岛大山之上。

  “你在威胁我?”

  冰封回首冷声道。

  “不是威胁,我只是恳求你帮我找出我家祖师渡劫失败的原因,我敢肯定,我家祖师是受有心之人的干扰才渡劫失败的。”

  眼见眼前的灵儿原先自信满满的样子转弯变得楚楚可怜的样子,再加上天然的魅惑之色,冰封不由得心神微动。

  “自古渡劫步入真仙之境的人虽大有人在,但是十之有九或是神魂俱灭,或是转修散仙,你这样说来是不是有点牵强。”

  却见灵儿美眸一闪,不再言语,手腕一翻一道血红色的玉石出现在手中。

  这是我族的信物,凡是有我族之人出现在附近的话它就会有所波动。灵儿说着示意给冰封。

  冰封见状,只见灵儿手中的血红玉有规律的闪烁着的样子,心中自然疑惑不已,这不是与摄魂一族的血红玉有着大同小异的功效吗?不过看起来气息确实比摄魂玉小上不少。

  反观冰封正在踌躇之际的时候,眼前的灵儿竟然眼圈微红,开始掉起眼泪来,不得不说女儿家的眼泪对于男性来说是有着最大的杀伤力。

  “我只管试上一试,至于行或不行的,你自行想办法。”冰封说着,迈步向着灵儿所说的结界方向走去。反观此时的灵儿在冰封转身的那一刻露出几分皎洁的笑容。

  “嘶……这道封印怎的如此诡异?”

  望着眼前血红色结界的的冰封眉头微皱,随即从洞府的墙壁上摘下来一颗野草来,直接向着结界内丢去,随着阵阵的嗤嗤声过后,原先那颗野草瞬时化为了齑粉。微顿片刻,冰封大手一挥将洞府的一侧墙壁直接砸出一道坑来,随着道道碎屑飞出,直接穿透了这道屏障而落入结界内。片刻以后见那许些残石并无任何异样,冰封才显现出几分释然之色来。微顿片刻迈步直接走到了结界内。

  “嘿嘿嘿!你这老鬼怎的有时间过来看我来了?”随着一道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声响传来,冰封微微一愣寻声望去。只见一副黑色的骷髅静静的躺在一处角落里,四肢被刻满符文的石锁定在一处,额头之上还点着一支绿色的蜡烛,显得诡异之极。

  “阴鸷叟,不是我说你,就算你得到了三块碎魂玉又会怎样?那等邪术不是你等可以驾驭得了的,我真后悔当年没亲手将其毁去。不过话说回来,你那点点心思,别以为城主他等不知道。”

  似乎眼前恐怖的骷髅见破开结界进来的人丝毫没有半点动静,片刻之后安静了下来。

  “前辈可是银狐一族的清雅祖师?”

  “嘿嘿!有意思,千年以后竟然还有人找来这里。”似乎眼前的黑色骷髅顿了顿片刻便是说道。

  “不对,你是修习的那族功法,还是妖界那家游荡残魂?”

  冰封听闻微微顿了顿。

  “晚辈只是妖界一块顽石,辛得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所滋养,于百余年前化形成人,哪能像前辈口中所叙那些天地宠儿,到让前辈见笑了。”

  “呵呵,不错!虽然说适才我也有所猜想,只是像你这般天地灵物极为少见,我也没做定论。也罢,你猜的没错,我便是银狐一族的你口中的那名清雅祖师。不过现在只是一具五魂不全的残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