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银狐一族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你……你是谁啊?怎么会躺在这里?”

  朦胧中的冰封忽听一道声音传来,慢慢的睁开眼睛,只见自己躺在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大坑中,周围还有许些烧焦了的树木草叶。再看上面,一个模样清秀的女子正在瞪着大大的眼睛满带兴趣的望着自己。只是其脸上身上似乎碰触到那些草木的黑色灰质一般,显得颇为滑稽可笑的样子。

  冰封没有理会她,只是慢慢的坐了起来,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臂上那条诡异三首魔龙的纹身淡淡的道。

  “本为路过此地,不想弄出如此之大的动静来,到让小姐见笑了。”冰封说着身形陡然模糊起来,下一刻便犹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女子的身侧。

  女子见状,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只见原先比自己还要脏上不少的那个人突然出现自己的身前,而且还是变得很干净的样子。

  “敢问小姐这里是何处?”

  冰封见状微笑道。

  “我……我干什么要告诉你啊?”眼前的女孩说着,露出几分玩世不恭的样子来。

  冰封见状,也没多说什么,折身向着一处走去。

  “哎……?你!”见眼前那名奇怪的人毫不理会自己,这名女子一时哑口。似乎心有不甘,小嘴以撅,轻轻跺足便是跟了上来。

  “你不想知道,本姑娘偏要告诉你,这里是我银狐一族所属地界,前面不远处是金狼族地界。”

  冰封听闻,微微站定,随即转过身来。哪知后面跟来的女子一直只顾快步赶来注意着脚下,砰的一声与冰封撞了个满怀。

  “哎呀!”随即一道声下眼前的女子一个站不稳朝后倒去,冰封见状,急忙用手拉去,但是终究还是没抓到眼前女子的手。

  “你……你的身上怎么那么硬啊?”倒在地上的女子美眸一闪,毫不忌讳自己摔在地上那副狼狈的样子。

  原本冰封因为眼前的女子起码会破口大骂,怎奈会说出如此话来。

  “呃……恕在下无礼,适才太过唐突了。”冰封听闻,并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微微施礼。

  “哼!你分明就是故意欺负本姑娘,眼前的女子说着,干脆赖在那里不再起来。

  “咦!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忽见几道身影窜了出来,将眼前的女子围在中间。再看众人都是个个面带几分警惕之色望着眼前的身着黑袍的少年。

  “不知这位兄台是哪族修士。”正当冰封颇为无奈的时候,忽见对面一位中年人开口询问道。

  “呃…”

  没待冰封开口,忽见冰封神色微变向着一处荒山望去。只见荒山那处虽说野草灌木林立,但是此时并无丝毫风向吹来,但是那处却犹如海浪般的向着此处荡漾过来。而且还不时传来咔咔咔像牙齿摩擦的声响。

  “锯齿妖蚁,尔等速速带着小姐退去。”

  那名名为七叔的银狐一族修士见冰封的异状,也是向着那处望去,随即脸色大变急声道。

  身后的众人听闻,脸色齐齐大变,个个都是带着几分忌惮之色连拉带拖的将原先那名女子带走了。

  正当这名七叔打算走的时候见冰封依然呆在那处不为所动,心中便起了恻隐之心。

  “这位兄弟,速速随我离开此处,这锯齿妖蚁可不是儿戏,虽说个个只是聚气妖物,但是其咬合的能力却是奇大,十个几十个你我二人尚且可以对付,如若是成千上万,就算我整个银狐一族也会不敢轻易碰触。”

  冰封听闻,自然知道眼前人的意思,随即点了点头随着眼前之人向着一处急速退去。

  不多时,二人一前一后行驶至一处溪水旁纷纷站定,反观原先的几人也是在不远的一处歇息着。

  “看来我猜测的没错,这位兄弟修为定然也是不错,”在下白寒霄,乃是银狐一族白家堂下之人,还不知兄弟是哪家修士呢。”

  “冰封听闻,心知眼前之人对自己依然存在着几分戒虑,无奈之下看到溪水旁的许许鹅卵石便是淡然一笑道。

  “承蒙上天厚爱,在下乃是百余年前一块顽石所化,更无种族一说,出于六道之外,自命冰封,到让道友见笑了。”

  白寒宵听闻,神色微变,随即释然道

  “难怪适才在那处未曾感应出道友的气息,原来道友也属世间灵物出身,我白寒宵倒是眼拙了。”

  “呵呵,白兄未曾发现实属自然,何来眼拙。”

  白寒宵听闻,微微点了点头随即望向原先带领的那帮银狐一族的晚辈淡淡的道

  “适才你所见的那名女子乃是我族族长之女,只因前些日子与妖王大人之子发生了争执,不想下手太重,将妖王之子打伤,后因惧怕族长责骂,一人偷偷的跑了出来。藏匿的山中,我等也是奉族长之命出来寻她。”

  白寒宵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

  “呵呵,想来贵小姐也是一时心急方才想出此番小女儿之举,不过既然相安无事那便是福,白兄也大可安心了。”

  “哎!我等银狐一族中的许许事情并岂是道友想象的那番简单,不过这些不说也罢,不过我等既然相遇,也算是缘分,不知冰封道友可否到我处坐上一坐。”

  “呃……也好,那就多谢白兄了。”

  二人相互客套了一番,便是起身带着众人向着一处遁去。

  大概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穿过了一道烟雾弥漫的山谷,眼前便豁然开朗起来,放眼望去,在山谷的俩侧是用山间草木所搭建的房屋,从地面到山崖直至山顶,密密麻麻的都是,而且还时不时的有几名修为高上一点的狐族修士踏剑飞来飞去。

  此处是我狐族的驻地,想必冰封兄弟你也是看到了,越是住在高处的狐族之人,相对的修为也就是最高,像我狐族族长,还有我白家老祖等等,便是平时住在山顶修炼,其人都已经进入合体修为,也算是我族中的顶尖的存在。

  白寒宵说着,面上露出几分崇拜之色。

  “呵呵,只要我等这些晚辈多多磨练,不久的他日也会像这几位前辈一般,早日步入他等之境。”

  “哈哈哈!冰封兄弟果然是豁达之人,如若我白寒宵如兄弟这般乃是上天眷恋的灵物,也会如兄弟这般看得开。请了!”

  白寒宵说着示意冰封速度跟上。

  “咦?适才白兄曾经与我说过,银狐一族不是修为越高清修之地也就是越靠近峰顶,以我看来,白兄只不过是筑基后期修为,怎的……?”

  冰封望着山下飘渺的层层云雾疑惑道。

  “呵呵,既然她等都直呼我七叔,自然有其中的道理,冰封兄弟请坐。”白寒宵说着先是端坐在一处蒲团上。

  “还望白兄解惑一二。”

  冰封见状也是客气了一番,慢慢的坐了下来。

  “想我白家也是银狐一族的名门,现如今我白家的一名祖师爷住在顶峰,乃是一名合体后期的修士,这些暂且不说。到我这辈,我家前后有七名兄弟姐妹。我家大姐现在为一名炼虚初期修士,深的我家这位祖师器重,一直追随其左右,大哥于千余年前闭关至今未曾出关。二哥白寒熬更是资质颇佳,于百余年前突破元婴后期步入化神,此地乃是他原先的清修之地,只因平时二哥对我关爱有加,所以……”

  白寒宵说着,不自然的笑了起来。

  “呵呵原来如此,那就恭喜白兄有此造化了。”

  “哪里哪里,至今我七兄妹数我修为最差,倒也羞愧难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