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苍魂谱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这与晚辈的去留有何关系吗?”冰封听闻露出几分疑惑之色。

  “呵呵,小友切莫急躁,期间许许老夫自会慢慢道来,自天地初成,唯有三界,人界、仙界、神界。随着各族的出现,便有了各自不同的法门,经过数十万年的大战,三界逐渐分化成了七界,大致分为上三界、下三界、中为人数众多的人界。这上三界为仙界,阿修罗界,神界,下三界为妖界、魔界、鬼界。其它的先不说,单说阿修罗界,阿修罗是梵语,翻译过来叫‘无端正’,无端正就是丑陋。可是丑陋,是这个男的阿修罗,相貌非常丑陋;女的阿修罗,相貌又非常地美丽。男的阿修罗,他其性好斗,是在外边的斗争,向外斗争;女的阿修罗,其性也是好斗争,但是她在里边斗争,不是在外边斗争。怎么在里边斗争呢?她用心来斗争,也就是所谓的妒忌障碍、无明烦恼都在里边。”

  “呃……此些太过复杂,还望前辈示下。”冰封先是一呆继而客气道。

  “直白的的说,此界修士大都贪念甚重,好斗,拥有无上法力,而且大都是些旁门秘术,时常入侵神界。最后一次入侵神界的时候为数十万年前,具体什么时间,老夫也只因斩尸分神之故都是忘记了。当时神界为了抵抗阿修罗的入侵,三族鼎力配合才堪堪将阿修罗界赶出神界,只因事发突然,神界也是损伤过半,首当其冲的是摄魂一族,只因此族功法为阿修罗界的修士最大克星,所以阿修罗界一开始就对摄魂一族进行了偷袭。你我二人眼前许许过半为上次大战所陨落的神界修士所沉睡之地。”

  “那另一半呢?”冰封好奇道

  “这便是老夫所讲的,只因当初摄魂一族势力仅次于无极一派,而且势力大有超过的样子,而且这三族之间平时也有小的过节,原本蛮荒一族的先祖赤龙圣人当时在三族结盟的时候说过,三族要全力配合,不可内乱,战争起初还可以,但是当阿修罗界被封印的那一刻起,无极一派的祖师无极尊者竟然偷袭二族的族长,直接导致赤龙圣人重伤逃逸,当时摄魂一族早已重伤的族长当场陨落。只因蛮荒一族本是大族,无极尊者为了避免俩败俱伤,直接将摄魂一族全族斩杀。运用通天法术将将摄魂一族全族的神魂封印在一处游魂之地,所谓游魂之地,是指七界之内一处早已废弃的小灵地,这块灵地像游魂一样不时的出现在七界之内,或在虚空之中,或在大川之内。”

  冰封听闻,神色微变,环顾四周带着几分疑惑之色又是望向了萧沐风。

  “哈哈哈!小友猜测的不错,这便是游魂之地,千余年前你与那名元婴小辈算是倒了数十万年一遇的大霉。”

  “呵呵,那前辈的意思,此处被神级的封印术给封印,晚辈这下半辈子就只能陪前辈在此了?”

  “非也,此神级封印术固然厉害,但是也有其的缺点,此术只能封印灵地中的死物,却对活物没有太大的约束,只是在步出活门的那一刻起会被空间乱流所撕扯,没有强大的肉体根本就是个奢望。但是话说回来就算你不想出去,老夫也倾尽全力会帮你出去。”

  “前辈此话怎讲。”冰封面色微喜疑惑道。

  “只因老夫有事相求。”萧沐风双手倒背正色道。

  “还望前辈示下,以报前辈护法之恩。”冰封说着微微施礼。

  “你也别这番客气,老夫所托之事也大有危险,不过老夫会有补偿的,你身侧的那道皮卷之上乃是我摄魂一族的族谱,也是我摄魂一族的功法法典,我族只因天赋神念强大,祖师根据此些创建了此道功法。但是虽不知你修习的什么功法会使你的神念高上自身修为数倍,而且似乎灵魂也是被那家高人善意的下了禁制,再加上那道看似顽石却有着莫大灵魂力量的筑身石,虽说你前世肉身被毁,但是不得不说这是莫大的机缘。所以说你修习这些再适合不过了。”

  冰封听闻,神色微变。

  “前辈也是摄魂一族的?”

  “哈哈哈,算是吧,一个怕死的无能之辈,愧对列祖啊。”萧沐风说着,面露几分无奈。顿了顿片刻随即又是望向冰封。

  “所以说,不管你是否答应老夫的请求,老夫也会把你送出去的。”

  冰封听罢,不由的对眼前看似恐怖的人产生了几分好感。

  “还不知前辈的要求是什么?”

  萧沐风听闻,面色微喜顿了顿便是道:“在数十万年以前,其实我摄魂一族还有一名晚辈被一名大能人所救,说起这名大能人可算是神秘之极,只因当年摄魂一族与地道祖师有着不错的交情,听闻摄魂一族有难,特来到神界来打算交涉一翻,没成想无极尊者太过神通,地道祖师敌之不过,眼见摄魂一族将被斩杀殆尽,忽然闪出一道人影来,此人看似年纪轻轻,却身上气息诡异,犹如人间凡人一般。手中抱着一个女婴,乃是我族唯一公主。无极见状大为恼火,原以为是谁家不入流小辈误入此处,打算一招将其毙命,怎奈却被眼前之人轻松化去。此些许许老夫也不再多讲,最后也许是此名神秘之人善举,将我族公主气息封印,打入轮回,避开了这场纷争。”

  “前辈的意思是让我帮您找出这位公主的下落?”冰封疑惑道,

  “然也,也就一千年前吧,也许是我族血脉的感应的原因,老夫突然感觉到我族这位公主出现在了修真界,具体在在哪个界面,老夫也不得而知了。这里有一块我族的魂玉,只要她出现在你方圆百里之内便有感应。”

  萧沐风说罢,手腕一翻,一块血红的玉石出现在其手中向着冰封抛去。

  冰封见状,大袖一挥将玉石卷入袖中,只感觉到一股冰寒的气息来回在袖中游动。

  “介时你将这块玉交给她,自会唤醒她的记忆,介时她自会明白如何去做。”

  冰封听闻,微微点头。手腕一翻将身侧的兽皮卷摄入袖口之中。

  “太过浪费魂力了,这小子心头的那份煞气太过严重,看来以后我还需帮其多多消磨,不然的话再加上我族的功法,日后给造就个魔头的话,老夫可就罪过了。”

  萧沐风神色微变,眼中的那道不易察觉的金光慢慢淡去。

  “苍魂谱本为我族至高心法,其内容博大精深,你如若没有良师长者所指点,自然会事倍功半。”望着一直端详着兽皮卷出神的冰封,萧沐风摇了摇头。

  片刻之后萧沐风见冰封毫无反应,神色微变,忽的眼底又是显现一道金茫,此道金盲看似普通,殊不知这是摄魂一族最为神秘的功法。

  道道目光在冰封的身上扫过以后,萧沐风木然闭上双眼微顿片刻才缓缓睁开眼睛,独步来到来到一处看似此处空间之内最大的一处石碑前,单手轻扶上面,露出了几分释然的表情。

  “父亲大人,看来我族的劫数已尽,不久的他日必会重见天日。”说完此些,萧沐风那看似恐怖之至的脸庞露出了几分释然的表情。

  而此时的冰封,早已在虚境之中呆了足足上千年,此时的他走在一处犹如仙境一般的山岭之中,反观此时的他,一身黑色道袍,左手拿着苍魂谱,右手微张,手中悬浮着一颗漆黑色的且闪着荧光的黑色光球,而周围似乎还带起阵阵让人心烦意乱且诡异细小的碎骨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