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修罗境地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而此时的无良书生先是望着眼前的诡异情形,微顿片刻时候随即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如此看来我无良书生倒是比那黑头陀幸运的太多了,这传说中的真龙二涅重生竟然在我的眼前出现。

  无良书生说着,大袖一挥刚要踏空向着那处过去,可就在此时,却见眼前诡异的闪现出一个鬼魅般的人影来,不由得一惊急速向后退去。

  “真龙二涅重生,嘿嘿,亏你这般自认为运气极佳的不入流小辈还认得出来,不过老夫大致告知与你,你闯了大祸了。”

  无良书生听闻,虽然被眼前的神秘人莫名其妙的奚落了一番,但是却没有出声,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得到眼前的身着青色衣袍修士的修为是多么的恐怖,先不说其在这里呆了多久自己没有发现,单看他那半透明状的身形便不难看出其本身是一具残魂,但是那阵阵恐怖威压到让其不敢乱动分毫。

  “不知前辈尊姓大名。”无良书生强压心中的恼怒之色,强强撑起几分笑容向着眼前的修士微微躬身施礼。

  “呵呵,老夫的名讳自己早已忘记,只知道自己是当年用斩尸之法将自身封印此处的一名修士罢了,不过数万年过去了,真身已死,只留下一道残魂而已。此些固然不说,单说适才被你斩杀的小辈却是有着逆天的机缘,先不说其身具异宝且有魔蛟护身,但说他那身上带的几分诡异气息倒使我有了几分猜疑。此人如若不是被那神通通天高人指点,那便是其门下,不过我萧沐风的这些话语对于你这将死之人是不是有点太过多余了?”

  诡异修士说罢,转过身来望向了无良书生。

  而此时的无良书生没待看清眼前之人是何长相,连惨叫都没来得及便化为一道血雾消失不见。

  “哼!竟敢在苍魂百祭灵坛当着我的面杀人。”诡异修士说罢,转过身来饶有兴趣的继续的看着眼前的变化。若是当时无良书生看清楚眼前的人的话,必然会吓一跳,只见这名老者一半的脸面早已化为枯骨,而另一面则为道骨仙风慈眉善目般的模样。

  东流逝水,叶落纷纷,荏苒的时光就这样悄悄地,慢慢地消逝。修真界转眼界早已过去千年,而此时就在深入地下万里的一处的巨大溶洞内,一名身形淡淡的修士双手倒背望着眼前的一只漆黑色的三首魔龙,只见这只三首魔龙浑身魔气滚滚在身上窜来窜去显得格外的显眼神秘,头颅上的犄角闪着丝丝寒光倒与此处洞穴的景色融为一体,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再加上那三只狰狞的头颅更是让人有一种望而怯步的感觉。而在其所盘旋的中央却有一只被魔气所围绕的金色的石蛋,放眼望去,只见这只石蛋上有着道道神秘的符文流动着,而且石蛋上似乎开始慢慢的出现了裂痕。

  嘿嘿,看来这千前来老夫没有白等,虽说我萧沐风不像往日那般神通,但是不难看出此人重生以后必为天下间修士为之忌惮的大能之人。伴着萧沐风话语刚完毕,随着轰的一声,魔龙惊醒,随着一道低吼声响起,巨大的身躯随即一闪化为一道黑霞遁到他处,待其微微定神,三只头颅之上的龙眼一道寒光一闪而过望向了不远处的神秘老者。而四处飞溅的碎石打在魔龙身上瞬时化为齑粉。反观不远处的萧沐风却面带几分微笑望着眼前的许许,随着嗤嗤声过后,那些碎石直接穿身而过而不为所动只是激起了地上的阵阵尘土。

  待烟尘散尽以后,满带期待之色的萧沐风见一名赤身的少年慢慢站了起来,手持一把魔气滚滚的黑色长枪面带疑惑之色望向自己,眉宇之间倒与千许年前的冰封有着九成的相似。待端详片刻萧沐风以后,瞬时少年面色扭曲,皮肤开始苍老起来,随着身上起了一层淡淡云雾般的灵气,竟然由模糊到清晰竟然化为了与萧沐风息长相一模一样的人来。

  “哈哈哈!小子,算你有此机缘,虽不知你是如何借用魔龙龙骨进行重生的,但是现在的你的心智顶多犹如三岁孩童一般,早已将身前之事遗忘在脑后,所以在你前生死去的那一刻老夫将你的遗物保存起来,希望能唤醒你的过去。”老者说罢,手腕一翻,一块晶莹剔透的白玉,十几张闪着各色光泽的符篆与一张古兽皮做的不知名的皮卷。还在余光之中还夹杂这一枚极为精致的戒指。

  反观此时的少年所化的萧沐风并未伸手去接,随着叮当的声声落地声响起。只是双目木然的盯着眼前的萧沐风。

  萧沐风见状微笑片刻,仿佛早有预料一般。大袖一挥,一道幻像闪现在少年所化的萧沐风面前。

  只见这道幻像由模糊到清晰,期间的人物犹如在眼前一般无二。幻像之中一少年站在一条魔蛟头颅之上,与对面一名手持折扇的修士怒视谈论着什么的样子,几息功夫过后,只见那名修士面带几分嘲笑的样子以雷霆手段将那名少年斩杀,并重伤三首魔蛟。直到此处,幻像消失而去。

  反观对面的萧沐风恐怖的脸庞微皱,更显出几分慑人之感,进而双目之中闪现出一道异色。似乎顿了顿片刻,身形脸庞疯狂的扭曲起来,便是化为了与幻想之中一模一样的少年,只是现在的他面色微冷,眉宇之间增添了几分戾气。只是额头之上多出一道淡淡的金色诡异的符文。一身黑色的衣衫伴随着身上的滚滚魔气,再加上一头无风自飘的乱发。到让眼前的萧沐风不由得暗自感叹了一番。

  “我虽不知前辈此举何意,但终究在前辈贵地筑身已达千年,承蒙前辈护法,晚辈在此谢过。”

  冰封冰冷的说着,大袖一挥,将眼前的固魂玉,和一枚戒指,符篆等收将起来,只不过对剩下的一道兽皮卷多看了一眼。

  “呵呵,你在此处有此机缘,与老夫并无半点瓜葛,何来谢过?再者说来你否可以安然离去还未曾知晓。”

  冰封听闻,双眼微寒,虽不知自己为何在那顺间被这神秘老者将记忆唤醒,但是自己却似乎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智,总是有点嗜杀的的感觉。

  望着眼前的少年与一侧早已从魔蛟得益于那诡异的的金石蜕变成三首魔龙的仙兽。老者面色虽说平淡无奇,但是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没成想自己原本一翻善举竟然将眼前少年心智魔化。不过看其表情极不自然的样子也让自己产生了几分疑惑。

  “难不成前辈还想把晚辈强留在此处不成?”

  “呃……呵呵,小友误会了,且让小老儿将话说完。”萧沐风说着,双手倒背,大有深意的环首望了望四周。眼底闪现出一道不易察觉的金芒。

  “此地为三清修罗囚魂之地,说白了是一处埋葬陨落修士的一处大的墓穴,只因这些修士大都是些法力通天的能人,所以此处被有心之人下了禁制。”

  说道此处萧沐风微微顿了顿,见此时的冰封面孔之上的煞气已经消散不少,似乎被自己的话语吊起了胃口。

  “还望前辈解惑。”冰封微微施礼,淡淡的道。

  “百万年前,三界混乱,但是也是这个年代,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修仙家族,也就是这个年代,主要有三族有着不可小窥的实力。首当其冲的为主修体的蛮荒一族,也就是现在四神兽十二圣兽的祖称,其次为主修封印之术的无极一派,此门派百万年法门来法门经久不衰,独霸九重,是现在神界唯一大族。

  说到此处,萧沐风眼底闪现一道难以察觉的伤感。

  “那前辈,这第三大族呢?”冰封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第三族为主修魂力的摄魂一族,它的实力不说也罢,于数十万年前早已消亡。”

  冰封听闻微顿片刻,见萧沐风大有深意的又是环首四周片刻。

  “他们现在也就成为了眼前的一堆枯骨罢了,大无荣誉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