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冰封身死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咦?这魔族修士的本命法宝果然是个宝贝,竟然能隔开我等的神念,而且还如此坚硬。”此时的无良公子双手倒背,笑嘻嘻的望着手持一把黑色禅杖疯狂的砸着那块漆黑巨盾。

  “哼!就是多费点功夫而已。”黑头陀望着开始出现少许裂纹的巨盾恨声道。

  “也难怪大师竟然把自己的看家宝贝,看来此物……”

  随着轰的一声,原先无良书生所呆之处化为一道几丈方圆的大坑。

  “再不闭嘴,看老衲在此不将你碎尸万段。”

  而早已闪出老远的无良书生无奈一笑不再出声,但眼底却闪过一道异色。随即双手掐诀,瞬间犹如鬼魅一般渗入地下。而此时的碧瑶仙子却将无良公子的一举一动看在眼中,眉头一皱,心中暗道不好。玉手一翻,一个精致的玉质铃铛出现在手中,娇喝一声。那枚玉铃铛之中喷出阵阵荧光云雾呈旋风状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而不远处的白眉见二人诡异举动正在纳闷的时候,忽听“轰”的一声,刹那间,方圆数十里的山川眨眼之间被夷为平地,随着尘埃碎石的渐渐落定,一道面靓影一闪身出现在一处空旷的虚空之处。只见她面色惨白,面现几分不可置信的表情环首四周微微顿了顿淡淡的道:“何苦呢?”

  而正随着三首魔蛟急速向着地下逃脱的冰封随着这道声下,心中却有了几分难以言表的苦楚,这几年来与绝丹相处,虽平时以前辈相称,但是久而久之却成了无话不谈的挚友,而绝丹更是没有了高人那般架子,到让冰封感觉亲近了许多。自从自己有了那番经历,忽然感觉自己很是孤单的样子,虽然爷爷在世,但是那只是虚念罢了。

  而脚下的三首魔蛟也是微微一颤,冰封自然明白其心中所想。无奈淡淡的道:“走吧,绝丹前辈兵解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归宿,我俩只要逃出那几名元婴后期修士的追杀便是他最后的遗愿。”

  三首魔蛟听罢,速度又是加快了几分向着深不见底的洞窟疾驰着。

  “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这金蝉脱壳之法使用的实在是妙,想来以魔修元婴期的修士自爆的威力何其大,想必那黑头陀现在不死也重伤了。没人与我分这杯羹,看来我也只能欣然接受了。”

  冰封听闻心下一惊,寻声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的洞壁上慢慢的透出一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那手持折扇的无良公子,不过气息似乎比原先弱了许多的样子。

  “冲过去,只不过是一道分身而已。”冰封淡淡的道。

  “吼。”三首魔蛟低吼一声,中间的脑袋一张嘴巴,一道黑色闪电向着无良书生激射而去,反观对面的无良书生带着几分嘲讽之色犹如鬼魅般的再度消失。

  三首魔蛟似乎见对方有了闪躲之意,又是加快了速度向前冲去。

  “哼!我倒要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此时说话的是一道尾随而来的无良书生另一道分身,不到几息功夫,陆续又是从四面八方来了几道分身。这几道分身表情如一,微顿片刻,眨眼之间都是没入了先前的那道分身体内,顿时无良书生的气息又是强大了数倍。身形一闪向冰封与三首魔蛟的方向追了上去。

  二者一前一后追逐了大概一炷香的时候,冰封忽然的感觉到三首魔蛟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不由得抬头向前望去,只见前面是赫然一座天然巨大溶洞,可诡异的是这溶洞似乎是被人雕琢修饰过一般,先不说那些倒有些杂乱无章的壁画,单说溶洞的正面的一处血红大门与倆侧的与大门不相高下的诡异石人,只见这俩具石人长有六臂,每只手都是做诡异状的掐着法决的样子。脸庞神情肃穆,双目淡漠的望着远方。但是不知为什么,此时的冰封却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俩,似乎身下的魔蛟也有所发觉,不安的低吼着。

  “嘿嘿!我看你俩还往哪里跑。”

  此时说话的人正尾随而来的无良书生,只见其在矗立在刚进来洞口那处的虚空之处面带几分嘲笑之色望着冰封处。

  “不知前辈为何苦苦相逼我等,我虽然只有聚气期修为,在前辈的眼中犹如蝼蚁一般,但是三首魔蛟可是刚渡劫,法力未曾恢复,这样一来前辈是不是有趁火打劫之嫌?”

  无良书生听闻,白皙的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微笑,不过此时的微笑却显得有点不自然。

  “呵呵!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趁火打劫,如若让它恢复了过来,我对付起来岂不有点棘手了。”

  无良书生说罢,不带冰封等反应过来手腕一翻,一道法盘出现在手中,迅速的向空中祭去。这道法盘在虚空之中滴溜溜一转变化为几丈方圆的巨大金色漩涡罩在冰封与三首魔蛟二者的头顶之上。眨眼之间冰封与三首魔蛟所呆之处起了淡淡的金色云雾,而且这道道诡异云雾之中似乎还参杂了一些佛家法门,正好克制三首魔蛟。

  反观此时的三首魔蛟犹如身受万斤巨力一般开始被慢慢压在地上不安的低吼着。倆侧的头颅不停的撕咬着犹如真实存在的金色云雾。

  “卑鄙,对我等小辈都使用这般下作手法,看来你在修真界也不是什么入流之辈。”

  “嘿嘿,你既然这么急的想死,那我就送先送你一程。”无良公子说罢,大袖冲着冰封一挥,一道黑光向着冰封激射而去。

  “啪……”随着一道声下,一颗细小肉眼几乎看不到的绣花针翻飞着掉落在了地上,瞬间地上冒起了阵阵白烟。

  “哼!孽畜你那我就先拿你开刀吧。”无良书生见三首魔蛟左边的头颅直接用犄角将袭向冰封的那根绣花针撞在了地上。双眼中寒光一闪双手掐诀开始念起隐晦的咒语来。

  反观那颗头颅顿时萎靡了下去,无力的冲着无良书生嘶吼着。

  无良书生语毕,瞬时不知从何处旋转着闪现出三道金色的光箭,围着无良书生转了几圈,随着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其能量及气息越来越强烈,不多时三道金色的光箭竟慢慢变成了紫金色。

  三道紫金色光箭传来的阵阵威压让冰封感到一阵窒息,下意识刚从怀中取出一道闪着土黄色灵光的符篆忽听不远处的无良书生一声大喝。

  随着这道声下,没待冰封看清楚,三道紫金色的光芒袭了过来。

  砰砰砰三道爆裂过后,瞬间三首魔蛟所呆之处便是碎肉血迹横飞。而冰封没待反应过来,随着胸口一阵凉意传来便失去了知觉。

  望着只剩一只头颅且不时哀鸣着的三首魔蛟,无良书生大感意外,原先一口气想将三首魔蛟击杀,没成想在倆只头颅被斩掉以后,这三首魔蛟在剧痛之下,中间那只头颅微微一颤,竟然巧合之下躲过了致命的一击,不过那名小修士却没那么幸运了,直接被杀灭。

  “哈哈哈!一具残躯而已,看本君给你一个痛快。”

  无良书生说罢,手中折扇随着大袖一甩,一道风刃向着只剩一只头颅的三首魔蛟激射而去,可就在此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此时的三首魔蛟头上那只闪着青光像一只眼睛一般的不知何物滴溜溜的眼见化为一只半人大小的金蛋,期间却诡异的散发出淡淡的真龙之气。反观原先发出阵阵哀鸣声的三首魔蛟不再那般低吼,而是发出极为舒畅的呻吟来,艰难的将那颗金蛋盘卧在了中间。而那道风刃不知何时早已被金蛋所散发的真龙之气吸收而尽,只卷起了阵阵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