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三首魔蛟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反观此时的冰封正矗立在早已被最后一道雷劫灼烧变得焦黑的巨蛇身躯旁,而自己却显得极为渺小,此时的巨蛇早已一动不动静静的盘卧在那里知死活,冰封疑惑之下将手慢慢的伸了过去,扶在焦黑的蛇躯一处,慢慢的闭上眼睛,将神念放开探了进去.

  刹那间冰封猛的睁开眼睛向后急速退去。反观此刻的蛇躯开始寸寸碎裂开来眨眼之间变为一个丈数高的黑色残肢堆。

  “吼!”随着一道声下,正在缠斗中的白眉绝丹二人听闻纷纷回过头来循声望去,只见一头三首魔蛟从那堆残肢堆冲天而起。驾驭着滚滚魔气在半空中带着几分警惕之色望向白眉一处。

  白眉见状,双眼微米,因为他明白,所说刚渡劫完的灵兽虽说法力和肉体强度大有提高,但是神魂不稳,是最好猎杀的时候,但是他没想到这只灵兽竟然是异化了的灵兽,要知道异化了的灵兽更加难以对付,首当其中的便是天赋许许诡异的技能。再加上其中间狰狞头颅上的那诡异青色眼睛,着实让白眉心中起了几分骇意思。

  “哈哈哈!没想到啊,你这小家伙竟然也有这等福分。”绝丹面带几分喜色望向三首蛟龙。

  而此时的冰封心中自然也是与绝丹一般颇为欣喜,只见那三首魔蛟威武不凡,三颗头颅晃来晃去,阵阵威压让冰封不敢直视。每个头颅上都长着怪异的犄角,更显出几分神秘感。

  可就在此时,白眉、绝丹二人都是面带几分复杂之色不约而同的望向着馨雨小阁所在的方向。

  “嘿嘿!没想到吧,如若是普通玄兽渡劫,自然这帮老鬼不带理会,可是这头三首魔蛟却不一样了,他可是变异的魔蛟,看来对它起心的人还不在少数。”

  绝丹听闻,脸色微变,这些他自然明白,急忙侧目望向冰封道:“你俩速速逃去,它自然知道哪里是躲藏之处。”

  冰封也明白绝丹的意思,因为白眉的事情自己知道的太多了,肯定不会将自己留下,而且自己也感觉的出几道不亚于白眉与绝丹的强大气息正向这里疾驰而来。

  三首魔蛟听罢,低吼一声又是向着那处自己退去躯壳的地方盘旋而下。随着一道强大的气劲一走,那些残肢碎屑被吹得四散开来。三首魔蛟落地之后,中间那颗颇显硕大一点的头颅望向冰封。冰封当下不敢多想,身形一变上了三首魔蛟中间的头颅,双掌微微施力紧紧的握住了那双大角。

  “吼……”三首魔蛟带着几分不舍抬头望向绝丹,因为作为灵兽的它自然明白现在的情况凶险无比。

  “哈哈哈,不错,你有这份情谊,老夫也死而无憾啦,尔等速速逃去。再迟恐怕来不及了。”绝丹说罢带着几分嘲讽之色又是望向白眉。

  反观此时二者周围的虚空之处眨眼之间闪现出几道人影来。最为显眼的是一名身着黑色袈裟,身高丈许且眉宇间有着几分狠戾的和尚。在其不远处是一名半掩着脸颊的女子,光从其俩只大大的眼睛便可以看出,此女长相颇为出众。较好的身材配上那套紧身轻纱显得更加妖娆百媚。再看远处则是一名拿着折扇有着几分儒家风范的青年,只是苍白的面孔到让人有了另一种感觉。

  “魔族修士?怎的会在此处?”

  “哼!我只对那只异化了的灵兽感兴趣,管他是什么人。”忽听一道粗狂的声音传来,正是那名身着黑色袈裟的诡异和尚,只见他看都不看身侧的女子一眼,双眼微米仔细的端详着还在望着绝丹做踌躇状的三首魔蛟。

  “恩?黑头陀,你打算怎么样处置这头变异灵兽?”忽听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

  “无良书生,此次前来老衲势在必得,希望你不要插手。”

  黑头陀双眼微寒,目光从三首魔蛟处移开,满带警告之色的望向了那名手持折扇的儒家修士。

  “呵呵!不巧前几年刚突破至后期大圆满,正需一枚灵兽的内丹,这灵兽虽说在修真界也算不在少数,但是其内丹的效果平平,恐怕对在下起不了多大作用,再者修为高一点的灵兽又颇为凶悍,简单来说遇到这么一个刚化身的变异灵兽却是需要万年修来的机缘,不仅内丹品质不低,或许还会给在下带来许些惊喜的。”

  “哼!你如若有这份本事你就尽管取去吧,但是有一点,老衲不会袖手旁观的。”黑头陀说罢,面色微皱望向了正在对峙中的绝丹与白眉道:“这元婴期的魔族修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情况而且此人的气息似乎大限将近的样子。”

  “咯咯咯!都说黑头陀可是心细之人,我看也不过如此,此处虽说已被劫雷所毁,但是不难看出原先此处是一座洞府一般,而且从早已破坏的零碎不堪的法阵不难看出,此处不同一般的洞府,不知二位可曾听说蜀山的囚魂大阵?”

  “呵呵,碧瑶仙子所说不假,如果单说那魔族修士与那三首魔蛟在此的话,我等几人的猜测倒也说得通,但是那三首魔蛟身上的那名我族少年如何做解释?”

  无良书生说罢,眼中一道异色闪过,望着一道向着三首魔蛟疾驰而去的黑影暗骂不已,不由分说身形一闪也是消失而去。只留下那名半掩脸面的貌美女子带着几分淡淡的笑容望向那处。

  而此时的冰封早已将眼前的情况做了简单的分析,一直警惕着上方虚空之中的三人,忽见那名奇怪的和尚瞬间消失,暗道不好,可谁知脚下的三首魔蛟似乎更加灵动几分,大口一张一道黑色的闪电从口中激射而出射向了一处虚空之处。只见这道闪电一出,闪电周围的自然亮光似乎瞬间被吞噬而尽,诡异之极。

  “咦!嘿嘿,这家伙倒是有着几分本事,看来老衲倒是有了这份机缘了。”黑头陀大袖一挥将那道袭来的黑色闪电尽数接下,不怒反喜道。

  反观此时的白眉,心中更是忐忑不已,首先他怕这绝丹把关于他的秘密倒时做垂死的时候说出来,其次便是这多出来的三个难缠的老家伙,不用问都是冲着魔蛟来的。正在无奈中的他忽见绝丹身形一闪挡在魔蛟身前,随即向着急速袭来的无良书生出大刀一挥,一道卷着劲风且闪着黑光的风刃将无良书生逼退。

  “你们怎么还不走?”绝丹怒斥道。

  “前辈,你……”冰封预言又止道。

  “哈哈!老夫生又何妨死又何惧?不过老夫还有个心愿还望冰封小友成全。”绝丹说着,手腕一翻,一块漆黑的小盾出现在手里,小盾遇风见长,顷刻间化为一门几丈大小的巨盾挡在几人面前。

  “前辈但说无妨。”

  “哎呀!可惜你已是有师父的人了,我也不想夺他人之爱。”绝丹顿了顿又道:“这里有一枚储物戒,他的来历我也不必多说了,假以时日你如若有了那份机缘到了魔界,还望小友将此物交给朔月王朝的颖夙魔尊,其意她便知晓。”

  “前辈不和我们一起走吗?”冰封疑惑道。

  “我走了谁拖着这帮家伙啊!”

  绝丹刚说完,忽听轰的一声,随即绝丹口中渗出一道血迹。而且那道巨盾上的色泽便是变淡了几分。

  绝丹惨笑道:“速速离去,我来争取一段时间,这帮人个个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们的目的你是明白的。”绝丹说罢,带着几分溺爱之色望向了三首魔蛟。

  几息工夫之后又是一声巨响传来,绝丹张嘴一口精血了出来,三首魔蛟下意识后退了一下,三个头颅晃来晃去显得焦躁不安起来。

  反观此时的绝丹慢慢抬起头来,眼神微冷对着三首魔蛟道吼道:“还不快滚。”

  三首魔蛟一个哆嗦,低吼一身,极不情愿的移了移几丈大小的身子,一道阴冷的气息冲天而起。冰封下意识向着身下望去,只见一道深不见底的地下洞穴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三首魔蛟又是回头带着几分留恋的望了一眼绝丹。

  “走吧,千万不要回头!一路上照顾好冰封小友”绝丹无力的一摆手,转身面向了那面巨盾。

  三首魔蛟哀鸣一声,带着几分不舍一下窜入了洞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