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玄兽渡劫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冰封满腹期待的望着眼前的绝丹与巨蛇,之所以期待,因为自己从来还没有见过高级玄兽渡劫化为灵兽的经过,听绝丹所叙,这玄兽化身灵兽的经过要比修真者渡劫突破要凶险的不少。而且自己为了安全起见还专门从虚境带出几道符篆来,打算到时候出现什么突变的情况备用。

  转眼间过了一个多时辰,眼见巨蛇身上鳞片随着巨大身躯的微微颤抖开始出现爆裂的现象。而且巨蛇开始发出道道痛苦的低吟之声。

  冰封眉头微皱望向绝丹,只见此时的绝丹苍白的脸上面带几分凝重,口中的隐晦咒语又是加快了几分。

  不多时,巨蛇身上已经将一具巨大蛇皮蜕了下来,蜷缩成一团不再有所举动,只是看起来很是虚弱的样子。

  “轰”……随着一道声下,绝丹也是睁开了眼睛。嘴角带着几分无奈笑了笑淡淡的道:“终究还是找过来了,看来今日便是老夫的忌日了。”绝丹说罢,似乎豪情大起的笑了起来。

  冰封听闻一愣,本以为是兽劫到来,结果寻声望去,正是此坐大厅向外通着的方向传来的巨大破碎声音。

  “我倒是希望这兽劫早些到来,倒时你俩还有逃跑的机会,怎奈这小家伙不争气。到现在还没惊动雷劫。”

  绝丹说罢,侧目望向入口处。

  “嘿嘿!绝丹老儿,你竟然把那颗金丹给了那孽畜,料想一只山间野玄,岂能有大成的一天?”

  随着道道轰鸣之声,传来了白眉的阵阵嘲笑之声。

  “哼!即便是山间野兽也比你这修为大成的宵小强上何止半筹?不瞒你说,金丹已被它所炼化,剩下的就等兽劫的到来,你也就别痴心妄想了。”

  绝丹说完,外面的轰击声似乎一顿,片刻之后又是开始起来。

  “金丹炼化了?呵呵不过一个融合了金丹的精华的准灵兽丹想必效果会高上不少。”

  “哼!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份本事拿了。”绝丹轻哼一声折身过来面向冰封道:“待会儿不管兽劫会不会来,你俩速速逃去。

  “轰……!”随着又一道声响,没待绝丹说完,一道炸雷便响了起来,绝丹听闻面上一喜。喃喃道:“看来上天还是对小家伙不满哪。”话刚说完,一阵地动山摇传来,大厅之中的墙壁上闪现出道道紫色的闪电,向着巨蛇聚去。

  “吼!”随着一道吼声响起,巨蛇在本来还不算大的大厅里翻滚着,浑身紫色闪电在巨蛇身上上下穿梭者,泛起股股的焦臭味。不到半柱香功夫,随着巨蛇身上的紫色电弧慢慢的退去,巨蛇才慢慢安静下来,偶尔还传来几道哀鸣声。

  似乎是上天注定要置这条巨蛇于死地一般,刚刚安静下来的巨蛇随着第二道雷劫的下来,双目大睁开,惊恐的的望着大厅内却似乎是慢慢渗出的紫色闪电慢慢的向着自己聚去。

  “哼!不争气的家伙,加上这座大殿的封印阵法和你脑袋上的那块固魂石头,这雷劫少说威力早已降了四成,给我撑着,不然的话你就在这里等死吧!”

  巨蛇大大的脑袋甩了甩,人性化的双眼目光为之一闪,显的更加坚毅了几分,竟然被绝丹的话一击,毫不犹豫的迎向了那些向它袭来看似零碎的电弧。

  又是一阵凄惨的哀鸣之声过后,冰封不由的望向绝丹淡淡的道:“应该是没问题了。有醒梦石护着它的元神,就算肉体受损,应该也无所大碍。”

  “哼!就算它渡过三道灵兽劫那又怎样?只是徒增了几分生还的可能,要知道后边还有白眉那宵小,不过到时候三道劫雷过后你必须听我的,到那时化身成蛟的它还很虚弱,顶多是人类元婴初期修为的样子,你就随它逃去便可。

  “可是……“没待冰封说完,又一道炸雷响了起来,阵阵威压让冰封几乎喘不过气来。

  而此时的绝丹脸色微变,单手掐诀,宝瑄周身出现一道土黄色的结界。

  “轰…”当结界刚成,冰封感觉全身舒服了那么一点的时候,整个大厅伴随着一道刺目的亮光轰塌下来,露出了满是乌云的天际。

  反观那道亮光直直的劈向了巨蛇,巨蛇也是似乎感觉到了脑袋上醒梦石的妙处,直接用头磕向了那道疾驰而来的紫色劫雷。

  “吼…….”随着巨蛇的哀鸣声响起,冰封被劫雷与巨蛇之间的抗争所产生的冲击波直接掀起来撞到了墙上。

  “哈哈哈!看来是天助我也,老夫竟然多此一举,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力气。不过看来你这个老魔头真的是想清楚了。而且还收留了徒弟来传承你的衣钵。”白眉说罢双目微冷带着几分嘲讽望向了冰封。

  而此刻的冰封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微微的退后靠在墙上仔细的对眼前的人族修士打量了片刻,只见这名人族修士身着一身灰色道袍,年约四十多岁的样子,白白的眉毛与一头黑发显的极不协调。面色阴沉,眼中闪现着几分狠戾。

  “老夫的寿元将近,一具残躯而已,又有何惧,虽说被你关在此处数千年,功力停滞不前,但是加上这半条命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白眉听罢,双眼微米,又是望了望被紫色电弧包裹着全身的并惨叫着的巨蛇继而哈哈大笑起来。

  “那又怎样?当年是我三人将你重伤于此,今日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白眉说罢,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绝丹只感觉脚下一紧,那道锁魂链金光大放,上面浮动的符文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

  难道这几千年来老夫空在此为你炼丹了吗?虽然此法迟了几分,但是还算用的上。

  绝丹说着手腕一翻,随着一道黑色霞光闪过。一把漆黑无比的巨刃出现在了绝丹的手中,绝丹面带几分爱惜之色,像是见了到了多年没见的挚友一般,抚摸了片刻。刀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一道冒着淡淡黑气的符篆。

  而紧紧靠在墙壁处的冰封虽然说还被那道土黄色的结界环绕着,但是他隐隐感觉到几分不安,因为前些日子绝丹托自己写了几道噬灵咒。此咒虽说对一些封印可以起到不小的压制作用,但是需要将自身的几分精魂打入才可以起到最大作用。不难看出,今日的绝丹似乎是为了保护巨蛇与自己已经有了死志。

  “咔……”随着一声脆响过后,便是传来了一道爽朗的笑声。

  而此时的白眉面色发白带着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望着从绝丹脚腕处断链的锁魂链,这道锁魂链可是自己师父当年赠与自己的宝物,再加上数千年的祭炼说它为高阶灵器也不为过,怎能被自己困住这么久的绝丹毫不费力的一刀斩断?

  也许是这件灵器与自己心神相连的缘故,白眉强压心神所受的损伤淡淡的道:“也好,这样的话老夫也不会顾忌什么了,以免杀了你以后被天下间耻笑我白眉趁人之危之嫌。”

  “哈哈哈!可笑之极。”绝丹说罢,全身瞬间散发出滚滚魔气将巨刀抗在肩膀之上,带着几分嘲讽之色盯着白眉的一举一动。

  反观此时的白眉双眼微米,目光从绝丹身上移开,侧目望向刚渡完劫且躺在那里不知死活的巨蛇。眼中寒光一闪,一跺足化为一道白光瞬时消失不见。

  绝丹见状神色微变,心念一走化为一道黑影挡在了巨蛇身前。

  “哈哈,想你蜀山一代精英,都是做出如此下作的手法,恐怕像你这般宵小蜀山也是为数不少哇。”此时的绝丹一边变换着身法与手持长剑的白眉纠缠着,一边嘴里还闲不下来嘲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