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斩杀凉山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尔敢!……”随着凉山道人惊怒的吼声一出。凉山便化为一道金光向着冰封激射而去。反观此时的冰封手中的符篆早已印在了不远处那金甲巨人的后背,眨眼之间犹如甘露遇到沙地一般迅速的渗了进去。

  没待凉山来到冰封近前,却诡异的倒在一侧,刚刚翻身站起又是倒在一侧。

  而此时不远处的众人正在纳闷凉山为何与被那俩道分身呈调戏状闪来闪去的金甲巨人动作一般的时候,随着一道隐晦的咒语声响起,随即俩道金色身影一闪没入身上满是尘土的凉山道人体内。

  待俩道分身刚消失,凉山道人又是惊叫了一声堪堪夺过了那金甲巨人横劈的一刀。

  望着眼前的巨人,凉山道人终于心中产生了几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因为此时的他从这金甲巨人身上隐隐感受到了一股极其熟悉的气息。

  “这小子果真有俩下子,我倒有看看这凉山老道如何收场。”释雪雁暗叹一声,美眸一挑,继续看着眼前的争斗。

  “此乃将军令之人品符咒外加前辈之精魂筑身,我想我不再多说,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明白它的威能吧?”

  反观此时的凉山道人,神色阴晴不定。心知眼前的少年也是生了杀念,微顿片刻。眼底闪现一道异色。

  “嘿嘿,老夫一世英名,竟然败在你的手中,自然有所不甘,纵然是这样就是死也要将你小子拉上垫背。”凉山道人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变的奇怪无比。而且其浑身皮肤开始变得血红起来。

  “不好,它要自爆元神,大家速速来到我处。”释雪雁说罢,双手掐诀,眨眼之间一道土黄色结界出现在其面前。

  众人听闻,脸色齐齐大变,不由得纷纷身形一闪,躲在释雪雁身后。

  而此时的冰封见状,自然明白其中的凶险,心念一走金甲巨人顺势挡在自己的身前将手中的巨刃挥开丢向早已扭曲不成人形且向着自己驰来的的凉山道人。

  “轰!”随着一声巨响之后,尘埃散去。除了此时脸色煞白的释雪雁与一干身后的众人,安然无事外,眼前一片狼藉。周围几里之外早已被夷为平地,正在疑惑之际的释雪雁忽见眼前青光一闪,随即一道身影来到自己的近前,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一身身披石甲的冰封。只见此时的冰封神色萎靡,脸色煞白,冲着自己一施礼。

  “此次晚辈太过于唐突,本也不想杀人,怎奈凉山咄咄逼人,处处打算要了晚辈性命,晚辈无奈出于自保,才做出此举,到给释前辈带来了许许不必要的麻烦。”冰封说罢,面现几分难得的笑容望向那名还在恍惚之中的女子。

  本是她的一次牵手,才让自己明白自己无助的时候不再孤独。

  本事她的一次牵手,才让自己了却残生换来今生的机缘。

  “她叫雅倩,乃是晚辈前世一名指路人,还望前辈成全。”冰封说罢,没待释雪雁母女二人弄明白冰封所言之意。冰封便拉住女子的手一闪身消失不见。

  离七煞门千里之外的一条小河边,一名女子静静的坐在一块青色大石之上,望着河边的鱼儿游来游去。

  “你干嘛救我?”女子面带几分惆怅望向了冰封。

  反观此时的冰封,面色惨白,殊不知此时的他因为神念的太过损伤,头痛欲裂,只因当时感觉到一道强大的气息向着七煞教总舵门口驰来,心知此人必是七煞教教主无疑,恐其生变,直接动用了一道人品疾风咒来到此处才堪堪甩掉了那教主,原本神念就受损,再加上借助符篆疾驰千余里。此时的他浑身难受死的心都有了。

  见眼前的少年面色惨白,面露几分痛苦之样,女子不由的紧走几步来到近前,带着几分关心的口吻道:“你没事吧!”

  “无妨,只因神念受损,休息片刻就好,如果姑娘现在好些,还望姑娘为我护法片刻。”

  “恩!现在到没事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坐在那处,心中的许些不快尽数消失,而且隐隐约约还记起不少事来。”女孩说罢,小口微张一只小剑滴溜溜的从口中飞了出来,迎风见长,随着一声咒语声下,悬在冰封的头顶开始旋转起来犹如一只机警的鹰隼四处警戒着。

  大概半柱香时,冰封脸色渐好。慢慢的睁开眼睛,此时才发现一双大大的眼睛用几分疑惑的目光盯着他看。

  “多谢道友,还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冰封见状,微微施礼。

  “叫我雅倩便可,不知为何,我总觉的在哪里见过你一般。”眼前的女子犹如星晨般美眸一闪便是道。

  此时的冰封神念在虚无之中修养一段时间后自然恢复极快,心念催促之下,将眼前曾经给过自己那翻传奇经历的女子仔细打量了一番,只见此女子身材高挑,完美的曲线,犹如白玉般的肌肤再加上那比释巧凤更胜一筹的姿色,让人神情为之一震。

  “道友?道友?……”

  “呃……!恕在下无礼,适才是在下将道友救出,道友自然觉的眼熟了,还不知道友师承何门,为何回落在歹人之手?”一时间冰封被眼前的女子一种神秘的气质所吸引一时呆愣起来。

  听闻冰封的询问,雅倩眉头微皱带着几分伤感淡淡的道:“只因前些日子犯错,师父罚我在忘情崖思过,却不知为何,稀里糊涂的到了这里,事到如今,如若让师父知道也不知师父会将如何责怪于我。”

  “道友还未曾告知于我贵门派如何做称呼。”冰封见眼前女子单纯之极无奈笑道

  “哦!我倒是唐突了,妾身拜师馨雨小阁门下,乃门中辈分最低的弟子,只因门内只收女弟子,而且戒律颇多。”说完此些,雅琪黛眉一挑,环首向着四处望去,继而又道:“也不知此处是何地,如果时间再拖的话,回去必遭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