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恶战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雕虫小技,料想你这聚气小辈也不会有多大的神通。”凉山道人说罢,一手持剑,一手掐诀,顷刻间无数道金色的剑影从金剑本体之上拖影而出,化为无数道金光向着石人激射而去。

  噗噗噗!随着几道闷声响起,却见那道石人不仅完好无损,甚至石身之上连半点痕迹都没有。而这具石人瞬间犹如活过来一般,双臂一挥卷着阵阵劲风向着凉山道人疾驰而去。

  凉山道人见状,面色微变,但是周围不管释雪雁还是教内弟子都在,总不能丢太多面子吧,再者对方还是个聚气期的小辈,不由得心中对冰封生出了几分杀念。

  “没想到你小子倒是有俩下子,竟然能接住老夫的这一招,看来老夫也不能做太多谦让了。”凉山说吧,挥剑向着袭来的石人劈去。

  “释前辈,看来晚辈要矢约了,此心此行,其心可见。晚辈是何人并不重要,但是晚辈对七煞教并无他念,只因此女与晚辈算是有恩,所以晚辈就算拼上性命也要将其救出。”

  此时的释雪雁忽听一道传音,当下花容大变,强强压下心中的骇意。侧目望向面色微微发白的冰封。心道

  “小小年纪竟然神念如此强大,看来此子来历并不简单。”

  反观正在与石人缠斗中的凉山道人,表面虽说看起来有几分平静,但是内心却惊骇之极,眼前的石人竟然丝毫不惧其祭练了数百年的暗金飞剑,反倒数个回合下来自己倒有点不支,反观自己的金剑上的灵气所聚集而成的金光倒暗淡了不少。而那具石人却舞开双臂一通乱砸,毫无章法,自己也不敢轻易去碰触一下,只好用金剑堪堪而挡,来回闪躲着。情急之下,偷眼向冰封望去,见其脸色发白,不由得心中一喜,计上心来。

  “这醒梦石夜未免太难控制,太过浪费神念了。”冰封刚想到这里忽感一道隐晦的目光望向自己,心中暗道不好。将神念一收,一道散发着丝丝金光的符篆出现在手中。随即脚下一走,地下的一块石子滴溜溜的出现在面前的虚空之中。冰封二指夹着符篆瞬势也将那块石子握在手中另一只手飞快的变换着手印。

  “急!”随着一声声下,一具身高数丈身披金甲手持大刀的巨人突然闪现在身前,随着咔的一声,将绕过石人打算偷袭的凉山道人一刀劈飞。

  而此时的凉山道人丢人确实丢丢到家了,在半空翻了几个跟头之中强强稳固身形,抖了抖发麻的手臂,惊骇之意不言而喻。望着对面的少年,凉山思索片刻,双眼微米,木然的望向了还在被教中弟子押解中的女子,眼中闪过了一道狠戾。

  原先释雪雁见凉山道人吃了一瘪,心中虽说也是有几分快意,但是她也不敢太过大意,毕竟冰封可是自己请来的,而且关系倒教内的许些事情,见凉山道人下了杀手,自然对其一举一动要多加留意一二,见其面色阴沉的望了那名被押解的女子一眼。心中暗道不好。

  “哼!我倒要先将这小贱人杀了,倒时趁你走神,再杀你也不迟。”凉山道人想到这里,冲着那名女子方向剑尖一甩,一道荧光挂着嗤嗤的破空之声向着那名女子疾驰而去。

  眨眼之间,忽听啪的一声脆响,一道闪着荧光的圆环咕噜噜的落在地上,随即又被被一道靓影一闪摄在手中。

  “凉山道友,如此下作的手段对付一名小辈是否有点欠妥?”

  望着突然出现的释雪雁,凉山道人面色微冷。

  “很好,释左使,今日我倒要让你看看我是如何斩杀这个目无尊卑的小辈的。”见自己一击未成,凉山道人面色难看之极,俩次偷袭不成让他大感颜面尽失,不由得侧目望向冰封,却见此时的冰封不知何时已经将那石人收回,而身前的那名数丈之高的金甲武士依然威风凛凛,紧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不错!你小子倒是真有几分本事,不过老夫这数百年修为也不是白给的。”凉山道人说罢,挽了一道剑花,将金剑置于身后。另一只手单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眼见那凉山道人身上金光一闪,身侧金光一闪诡异的出现了与其一模一样如实体般的身影。

  “本道人自从来七煞教还没受过这等屈辱,怎能被你这聚气小辈所耻笑。”

  随着笑字一出口,三道身影变化为三道金光分开向着冰封激射而去。反观冰封,面现几分凝重不禁倒退半步,身上诡异的出现几道裂痕,随着青光一闪,眨眼之间冰封便化为一具一丈之高的石质巨人,只是此时的他犹如身着石质铠甲一般,全身也只能看到倆只眼睛而已。随着咔咔的几声金属声响起,冰封依仗着醒梦石所化的铠甲应是硬是抗下了瞬间便来到身前凉山道人的致命的一击。虽说有醒梦石护身,但是此时的他肉体强度依然太差,刚挨了几剑,嘴角便渗出斑斑血迹。反观不远处的金甲武士却被另俩道分身缠这一世脱不开身。

  而此时的凉山道人见状,面露几分喜色。

  “嘿嘿!看来你小子注定要死在我的手中了。”凉山道人说罢,不仅用金剑开始疯狂劈砍,甚至开始拳脚相加。

  反观此时的冰封,被凉山道人踢来踢去,犹如一个皮球被狠狠的蹂躏着。

  不远处的释雪雁与其女见状,心中不免生出几分不满,但是似乎是忌惮这凉山道人的身份,却一时没有插手。

  “啊!“随着一声痛哼!释雪雁母女二人不免一惊定神望去,只见此时的凉山道人负手而立,手臂上一处出现斑斑血迹,脸上带着几分惊怒之色望着眼前身上长满细刺石人。

  “看来你便是那真身,既然你非要置晚辈于死地,来而不往非礼也,那晚辈也就不客气了。”冰封说罢,身上的石甲诡异的消失,此时的他面色惨白,眼中却露出几分无情的表情。随即手腕一翻,一道用古篆字体写的血色魂字的符篆出现在手中,不过看似上面的血红字体还未曾干涸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