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凉山道人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这……”冰封眉头微皱随即微顿片刻

  “好吧!我就陪前辈走上一趟。”

  “有劳了!”释雪雁微微施礼。轻迈玉步向着堂外走去。

  一路上,三人在几名弟子的陪同下,并没言语多少。待走到一处比释雪雁她等的府宅还要大上不少的宅院门口的时候,释雪雁侧目望向冰封微笑道

  “此处便是我教教主清修之地。”

  释雪雁说罢却见冰封正在凝神望着一处,好奇之下顺着冰封的目光望去,只见在不远处有几名教内执事弟子带着一名目光呆滞的女子正向着这处走来。

  “呵呵,冰封大师,这只不过是我教中金丹期以上男性修士的一枚炉鼎而已,再者大师年纪轻轻道心不稳爱美之心自然会有,如若喜欢,他日我必会带几位教内貌美的女子前来道谢。”

  释雪雁说罢,却见冰封似乎未曾听进半句,却当听到炉鼎二字的时候,面色瞬间变的极为难看。

  “此女气质独特,乃是晚辈平生最喜之类,不知前辈可有此等权力?”

  释雪雁一听,虽不明冰封见眼前那名神情呆滞的女子是何人,但能够让冰封这般表情的,自然其中必有缘故。

  “站住,不知你等几人是之谁家嫡系弟子?”释雪雁正色道

  只见那几名押解那名女子的七煞教弟子微微站定,见是释雪雁问话,急忙躬身客气道:“回禀释左使,此女乃是凉山道人看重的炉鼎,特差我等几人送到其清修之地。”

  “哼!又是那个家伙,我老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不就是炼得一手丹药吗?影月阁有的是这样的大师,也不知道师父为何如此看重于他?”此时的释巧凤在一旁撅着嘴不满道。

  “嗯……?”释雪雁满带几分警告之色望向其女释巧凤,释巧凤见状脖子一缩不再说话。

  “不知凉山道人身在何处?”

  “哦?原来是释左使,不知释左使找贫道有何贵干?”

  冰封听闻,寻声望去,只见一名矮小且长着一副尖嘴猴腮之样的锦袍道人双手倒背踱步从宅院门中出来,而且一双小眼不安分的在释雪雁身上扫来扫去。

  释雪雁见状,并没有生气。面色不变客气的道。

  “呵呵,是这样子的,适才见此女骨骼精奇,乃是修真之上佳人选,不想收徒之心大起,不知凉山道人可否割爱与妾身。”释雪雁说罢,微微欠身施了一礼。

  凉山道人听闻,侧目望向那名女子,随即回过头来面带几分嘲笑之色道:“说此女资质上佳,是不是有点牵强,如若左使真的喜爱此女,不如待明日之后,贫道差人送去便可,何必急于一时呢?带进去!”

  随着一声声下,那几名弟子刚走几步。

  “且慢!”

  “哦?释左使还有什么指教的么?”凉山道人小眼一眯,带着几分慵懒之像淡淡的道。

  “呵呵,凉山道友既然也是道门出身,自然明白夺女子元阴对其以后的修炼有莫大的影响,尤其是聚气期的女修士更胜。”

  “哼!小老儿不管这些,只知道双修对老夫现在的修为来说是再适合不过了。走……!”

  凉山道人看都不看释雪雁一眼,折身正打算要走的时候。忽听有人淡淡的道

  “金丹初期便有这份弥乱的心境,恐怕对前辈以后的修炼带来许些不必要的后果和弊端,希望前辈仔细斟酌一翻,再圆释左使一个心愿,岂不俩全齐美。

  凉山道人听闻眉头微微一皱,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还在做恭敬状的冰封,眼底闪现出一道厉色。“哼,一聚气期的小辈,竟然口出狂言,既然你是释左使带来的人,我就替释左使教训你一番,好让你长长记性。什么叫长幼之礼”说罢,没待释雪雁等人反映过来,冲着冰封大袖一挥,随即一道劲风向着冰封激射而去,随着嘭的一声,冰封向后退出一丈之远,脚下划出俩道深深的沟壑。

  凉山道人见状,脸色微变随即又显出几分贪婪之色。

  “呵呵,不错呀,一名聚气期的小辈竟然能抗住老夫五成的劲气。看来你小子身上必定有异宝护身。”

  此时的冰封心中暗叫好险,好在对人道自己了解甚多,早点做了防御,不然的话早已横尸当场了。

  “哼!凉山,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他可是青龙堂的客卿,也是我释雪雁的贵客,再者他仅仅是聚气期的修士,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以大欺小,目无教规之嫌?”

  “嘿嘿!释左使,此人看似聚气期修士,而且身怀异宝,难道你就肯定他不是什么异门邪修之辈混入我教图谋不轨?”

  释雪雁听闻,神色微变,带着几分询问之色望向冰封。

  “只因释前辈所托,前来面见贵教教主谈及一些教中琐事,此些一完,晚辈便离开七煞教游历天下,如若各位不喜,心中有了诸多疑虑。到也罢,晚辈现在走也无妨,只是此女与晚辈有几分渊源,还望前辈成全,适才晚辈的话有所偏激,冲撞了前辈,还望前辈海涵一二,”冰封说罢,又是施了一礼。

  “嘿嘿!你这小辈,花言巧语怎能唬骗得了老夫。”凉山老道说罢,手腕一翻,一把浑身散发着金光的长剑出现在手中,身形一闪向着冰封激射而去。

  冰封见状,神念一走,身上青光一闪,一道石人赫然从冰封的身上诡异的闪出挡在了冰封的面前,再看那道石人,有鼻有口,竟然与冰封十分相似。

  “那就多有得罪了。”冰封沉声道

  反观凉山道人,眼见突然出现的一具石人迎面向着自己袭来。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嘲讽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