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祭堂玄机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呵呵,巧凤道友,这里可是你家住处。”

  “正是!不知冰封道友可曾有什么发现?”释巧凤说完,面带几分傲气也是顺着冰封的目光望去。

  “阴阳本是风水基,五行八卦石真宗。此处乃是乾坤正道,唯仙者所居上佳之地,如若在下没有猜错的话,当初建此府宅的人可是对着道家玄门有着不小的造诣啊。”

  释巧凤听闻,带着几分惊疑之色疑惑道:“冰封道友对这道家玄门了解多少?”

  “呃……道家玄门在下倒是不甚了解,倒是家师对这乾坤法门、天地之道有着独特的见解,在其的熏陶下,在下自然也会明了一些。”

  “小姐!你可回来了,现在夫人已在堂中等候多时了。”此时忽见一名府中弟子模样打扮的修士疾步走了出来打断了二人的话语。

  释巧凤听罢,黛眉一闪,望向冰封。

  “家母正在里边等候,此处不便言谈,我等进去再说。”释巧凤说罢,头前迈步进入府门。冰封眉头微皱,因为他在释巧凤转身的瞬间看到她的眼中闪出一道焦急之色,不便细问,迈步也是跟了上去。三拐俩拐二人来到一处香火旺盛的堂门外站定。

  “咦?”随着一声声下,冰封望向正对堂门外的一堵大墙,只见此时墙上赫然是一幅貌若天仙般的女性修士手持一朵莲花的壁画,仔细看去,这幅壁画竟然是用各色细小翠玉拼凑而成。猛的一看让人有一种祥和安逸之感,再加上那名女性修士栩栩如生的模样,不知为何,冰封却觉得这幅画中的女子却有一种邪魅之样。反观侧面的画壁侧面赫然写着念情二字。

  “呵呵,冰封道友有所不知,此道玉画乃是千余年前我教中一名祖师聘请的一名道门匠师所著,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我家母亲现在就在堂中,我先去禀报一声,道友先在此处稍候片刻。”释巧凤说罢,靓影一闪进入堂中。几息功夫后释巧凤又是折身出来微微躬身道:“冰封道友,家母有请。”

  冰封听闻,好奇的看了释巧凤一眼,随即迈步进入了堂中。

  此时冰封待进入这座大堂的一瞬间,映入眼帘的是刻满金色符文的墙壁与那许许流光飞舞的灵气,心中不禁暗叹几声。

  “你就是巧儿口中的那位符篆大师吗?”忽听一道稍显冰冷一点的声音传来,冰封一愣,寻声望去,只见一名身材较好的女子正慢慢的转过身来。

  “正是,适才晚辈多有失礼之处,还望前辈海涵一二。”冰封说罢微微躬身。

  “罢了,你且抬起头来说话。”

  冰封微微顿了顿,慢慢的抬起头来望向眼前的女子,只见此女子面相与释巧凤虽有着七八分相似,但是面色发白,眼神之中带着几分狠戾,而且气息极为不稳,不免心中便有了几分猜测。

  “不知前辈邀晚辈来此有什么事情?”

  “听闻封堂主等众青龙堂大师所叙,你在符篆道门方面有着不小的造诣,今日邀你前来只是麻烦你为本左使做一道高品级符篆,而且材料我已经准备妥当,而且都是一些上品的材料。”

  冰封听闻,顺着释巧凤的母亲释雪雁的目光望去,才发现在其身侧的桌案前摆满了许多符篆所需之物。

  “再做符以前,晚辈斗胆问一句,前辈所需的符篆可是要有着安神固魂之效?”

  只见那释雪雁听罢,双眼微米,上下仔细打量了冰封几眼,沉声道:

  “然也,不过貌似你都知道点什么?”

  “晚辈不敢,只是晚辈在拜师山中学艺以来,跟随师父对天地之道有少许顿悟,自然对这阵法咒印之类有所了解。见此间府宅坐落于整座大山北侧,整座府宅应太极八卦玄说做以推论还是一处卧龙之地,而且此堂正是龙之首,再加上堂内的阵法与宅子的依山之势,更是将山中的大部分灵气聚于此地,才成了前辈的清修之地。”

  “继续!”释雪雁面无表情的盯着冰封。

  “我想前辈之所这般年轻却有了如此修为也是得了这里的好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巧凤道友平时也是在这里静修的吧!”

  此话一出,只见释雪雁眼底闪现出一道慈爱的异色。

  冰封见状,心中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想顿了顿又是道:“前辈应该心中有所疑惑为何在静修时总是有邪气冲门使此间灵气变为杂乱,我想这些年来想必前辈所受这万蚁噬心之痛与走火入魔之难也是不言而喻了。

  说道此处,只见释雪雁神色大变带着几分威胁的口吻道:“你究竟知道点什么?”

  “这些只不过是晚辈的许些猜测,没成想被晚辈一一言中,想来前辈以前应该也算是良母善人之心,只是这邪气久而久之将前辈的心智所侵蚀,才变成这般。”

  释雪雁听闻冰封一言,微微顿了顿闭上了眼睛。

  “还望大师指点一二,我尚且如此罢了,可惜了我家的巧儿。”

  此时的冰封见状才将心彻底放了下来,想来这释左使也是有着金丹期的修为,杀自己也不过是眨眼的的事,就算自己拥有天品太虚符篆与那强大神念又如何?

  “堂内的许许确实布置的不错,可是堂内虽为龙首,古有二龙戏珠之说,但是独龙也有日月之精华所养,龙口便为堂厅正门。前辈请随我来。”

  冰封说罢,头前来到门口,只见此时的释巧凤满怀激动之色在门口踌躇不已,见冰封出来刚要开口。

  “巧凤道友,还望你先吩咐你府内弟子准备一些雄黄酒和朱砂过来。”

  释巧凤听闻,带着几分询问之色望向其母,见释雪雁冲其微微点头,不再言语,折身离开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