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诱 惑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见沐尘表情复杂,冰封淡笑一声又道:“你我二人虽说相识不过几日,但毕竟齐心协力灭过那筑基尸妖,期间凶险可想而知。既然沐尘道友待我如同挚友,我怎能唬骗于你,再者,想必沐尘兄在修真界游历的辛苦也只有自己知道,何不找个好的归宿,静下心来,好生悟道?”

  沐尘听闻,心中自然感激不已,以自已的几百年的阅历也明白,眼前的少年必不是如自己前几天所想的那般平庸,似乎是越来越神秘的样子。尤其是在堂中的许些神通,自己更是深信不疑,此子必是经过高人指点。

  不得不说这青龙堂的符篆记载可谓之齐全,小到人间除病纳喜,大到修真界乾坤阴阳法门都有传记,再加上冰封的谦虚以及在虚无梦境中对各类符篆发现的种种和独特的见解,更是让青龙堂的大师们钦佩不已。不知不觉中冰封二人已经在七煞教青龙堂呆了将近俩个月,而原先似乎把冰封二人忘记的释巧凤也不时的跑来找冰封看上一看,倒使得冰封对人道之三千道又是感受颇深,无奈至极。

  虚无梦境之中,冰封矗立在虚空之中仔细端详眼前用符篆所封印的一头狰狞青蛟自言自语道:“虽不知这道天品摄妖印有何妙用,但是收拾你这小家伙应该是绰绰有余的。难道说古符篆与这古封印阵法同出一脉?还有就是当初青山他们所叙的魔族,妖族等等都是有着专门克制的咒印法门?不过也难怪当初对抗魔族的时候那么吃力,有专门的咒印克制他等异族,非得用蛮力去拼?”

  冰封说罢,大袖一挥,随着眼前许许变为道道荧光消失不见。随即大手一翻,一只散发着金光的毛笔出现在手中,冰封又是打量了片刻无奈笑道:“既然以家师所叙,以梦境作为基石可开辟属于自己的空间,自然我也会试上一试,这也许是我带到梦境里算是最大的东西了,也太过浪费神念了。不过也好,在虚无梦境祭炼了上千年的狼嚎金笔岂能是凡物,倒时也算是我与沐尘大师相处这么多天来的一点心意吧。”

  微微睁开眼睛,见身侧静坐的沐尘还在入定之中,不便打扰,自己便是来到清修之地的一处桃花树下,双手倒背,静静的观望着眼前不时随风飘落的几片桃花花瓣。正在此时忽见冰封眼底闪过一道异色。

  “吆!我以为我家冰封大师正在苦心修炼?没成想大师作为修道之人也有孤寂的时候?”

  冰封听闻寻声望去,只见不远处一女子身着粉色短裙,且漏点颇多,无形之中倒显出几分妖媚之感,三千青丝随风在其脸颊划过,雪白的肌肤映衬着犹如星辰般的美眸带着几分挑衅的味道正望着自己。

  “呵呵!巧凤姐怎么会有如此闲情来到我处,不会是专门来看我的吧?”冰封望着眼前妖艳的女子调笑道。

  “哎?你怎么也会如青龙堂的弟子那般称呼于我,这样是不是会使你我二人太过疏远了。”释巧凤说罢,酥胸一挺,美眸一闪,轻步来到冰封近前,水汪汪的大眼向冰封。

  冰封心下无奈,心道:“此女这可谓是人之道典型,自己虽不明三千之道中拥有上千道的女道许许,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可谓是感受颇深。”

  “不知为何,和当初比起来,冰封道友变化可谓之翻天覆地,单说那种道家仙者的气质,甚至更胜我家师父几分,倒使姐姐我对冰封你又多了几分垂青。”释巧凤媚眼一挑直视冰封的双眼。

  “呵呵,多谢巧凤姐美意,冰封可消受不起啊。”冰封微微躬身施了一礼,也是望向释巧凤。

  见冰封毫不介意的望了过来,释巧凤得意的面孔为之一泄,只见此时的冰封双眼瞬间变得深邃起来,自己的神念不自然的似乎被那俩道犹如漆黑漩涡般的双目疯狂的吸入,不到几息功夫之后,释巧凤小脸煞白,呼吸急促踉跄的后退了几步满带惊恐之色望着冰封不敢在言语。

  “巧凤姐想说什么直接说,干嘛非要使出这般手段。”

  “我……”释巧凤欲言又止,似乎忌惮着什么。

  “如果没有其他事,那冰封也就失陪了。”冰封说完,大袖一甩,做欲走状。

  “冰封道友留步,只是最近道友的威名传入家母的耳中,家母才托我来,介时,还望冰封道友到我家府上坐上一坐。”

  冰封听闻,微微迟疑片刻,回首望了一眼释巧凤。

  “也好,他日必会到府上拜会你家母亲,不过现在我还有点事情要办,还望巧凤道友见谅。”

  望着冰封远去的背影,释巧凤一跺脚,轻哼一声,御剑向着一处疾驰而去。

  “呵呵,冰封兄弟,刚才的事情我可都是看在了眼中,你就不怕得罪这位小姐吗?要知道她可不是一般的人。”沐尘见冰封双手倒背悠闲之至的归来便是笑道

  “那倒无妨,眼下此女手段太过于多,本是七煞教教主之徒,又是左使之女,纵然犯错也无可厚非,我只是想借此机会挫一下她的锐气。他日对她的修炼也是有着几分好处的。”冰封笑道。

  “哈哈,冰封兄弟似乎是对月前她对你的手段有所介怀不成?”

  “那倒不是!”冰封说罢,手腕一翻一把看似普通的金色狼嚎篆笔出现在手中,算来你我二人也算挚友了,这算是在那聚贤岭沐尘兄对我栽培的一番心意吧!”

  反观沐尘,脸色微变,并未接过冰封手中之物,面带几分询问之色望向冰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