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诡异灭魂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哎!冰封道友,看来老哥我对不住你了。”沐尘微微摇头。高举拂尘,单掌扶于胸前刚要刚要有所举动。对面的冰封脸上忽现几分惊怒之色,进而左眼瞬间变的清澈明亮起来。可诡异的是左半边身上倒是有了几分原先平淡的气息。

  “你打算要夺舍吗?不过你找错人了,这等神念还要想吞噬我的元神,可笑。”

  “哼!那又怎样?你的神念虽强,但是刚才施法损耗将近七八。对我来说只是个时间的问题。”

  “难道你忘了我还有个朋友在一侧吗?”

  “哈哈哈!你当我三岁娃娃吗?我虽不知道你二人认识多久,但是我知道这个家伙绝对不会伤害你的肉身的,毕竟想要杀灭与我的同时,我可以自毁你的经脉,让你再无修真之念。”

  望着眼前的自言自语的冰封,沐尘虽有了几分欣喜,但是心中也是颇急,因为此时占据冰封一半肉身的尸妖元神一一言中了自己的诸多顾虑。

  “哼!那就试试看,我倒想知道你这筑基后期的残魂有几分本事。”冰封话毕,面现几分难色似乎很是费力的慢慢的举起左掌开始单手结印,但随即在一阵冷笑声中被另一只手一掌拍开。

  正当焦急之中的沐尘微闭双目脑海之中急速的思索着如何应对眼前诸事的时候,忽听一声龙吟之声响起,随即又是一声刺耳的惨叫,猛的睁开双眼,却见此时冰封身上一道诡异的金光由亮变淡的一闪过,一阵散发着焦臭的黑烟从冰封身上飘散而去。扑通一声,冰封栽倒在地上人事不醒。

  沐尘见状,大惊之下,纵身下来将冰封从地上扶起,发现冰封气息尚存便释然道:

  “还好,只是太过劳累而昏迷,虽不知冰封道友身上有什么奇异法宝,但是终归将那道残魂杀灭,还我二人一线生机。”

  “什么人?”正要打算将冰封带走的沐尘忽感身侧俩道黑衣驰来便是吼道。

  “道友莫慌,我二人本是刚从聚贤岭下来的修士,只因路过此地,听到打斗之声,好奇之下寻声而来,才目睹此景。”

  沐尘听罢,望向眼前的一男一女,男的长相颇为高大壮硕,身着一身青色劲装,显得格外精神,从其气息来看,顶多为聚气期的修士。女的一身紫色短裙,漏点颇多,长相颇为俏丽,倒显得有着几分妖媚之样。修为倒是比男的高上不少,似乎为筑基初期的样子,只不过从身上散发的杂乱灵气来看,似乎根基很是不稳的样子。

  “二位道友,我等几人在此处说话不太方便,里边请。”沐尘说罢,示意二人先进去原先的那处小院。

  “哎!如果我俩早些下山,兴许会帮上俩位一些忙,也不至于让这位道友受伤昏迷至此。”三人坐在屋中望着躺在地上的冰封忽听那名紫色衣裙的女子开口道。反观那名男性修士还时不时的借着暗淡的月光望向窗外。

  “小院的四周我已经下了几道禁制,道友大可放心。不过话又说回来,小老儿还未曾请教二位名讳,倒是唐突了。”沐尘见状便是道。

  “呵呵!道友客气了,我二人乃是七煞教的俩名弟子,这位是我的师兄,名为王啸风,小女子名为释巧凤。乃是七煞教的一品弟子。

  “哦?原来是七煞教门下,失敬失敬。二位大可称呼小老儿为沐尘便可。”沐尘一施礼,眼中却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异色。

  “呵呵!道友客气了,想必道友应该知道我七煞教口碑一直很差,小女子竟然从道友身上看不出半点鄙夷之样,到让小女子颇感惊讶啊。”

  “咳!贫道平时不喜听什么修真界的流言蜚语,只知道强者之下皆蝼蚁,如若修真只因别人而苟活,岂不笑话?”沐尘干咳一声便是道。

  见对面二人面上一喜。

  “好!我王啸风平时最讨厌那些满嘴仁义道德、正义凛然之士,今日遇到沐尘道友算是明白这天下也不乏俊杰。”

  “呵呵啸风道友见笑了。”沐尘微笑道。

  “恩!师兄所言极是,尤其是适才见二位拼杀尸妖过程之中那些豪气魄力更让我二人自愧不如哇,倘若那家门派能有像二位这样杰出弟子,恐怕以后不昌盛也难啊!”释巧凤说罢,望向其师兄饶有深意的眨了眨眼睛。

  “是啊是啊!如若二位不嫌弃的话,不如加入我七煞教如何,七煞教虽说我逍遥门的一个执事分舵,但是期间也有不少前来投奔的界内散修。介时,二位不仅可以修得我门内正宗功法,而且到了金丹期修为,门内还不时的为金丹修士送上炉鼎供其修炼。”

  沐尘听闻,心中便是生出几分恼怒之色,但是恐眼前诸事对自己与冰封不利,便强装笑容道:“二位的好意沐尘自然明白,但是眼下冰封道友还在昏迷之中,我等何不待其醒来再做打算?”

  “也好!就遵沐尘道友的话,我这里有一枚丹药,可让冰封道友受损的神念快速回复。”释巧凤没待沐尘做任何表态,玉腕一翻将一枚绿色的丹药放入冰封的口中。

  沐尘刚要说什么,见刚入冰封口中的丹药绿芒一闪,消失不见,心中颇急暗骂不已。

  半柱香之后,随着一声痛吟之声响起,冰封慢慢的睁开眼睛,借着暗淡的烛光,先是认出了沐尘,随即坐了起来。

  “尸妖呢?”

  “还是仰仗冰封道友的法力,那尸妖残魂早已魂飞魄散,飘散于天地之间。”沐尘淡淡的道。

  “哎?沐尘道友言之差异,那只不过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