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再次夺舍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反观那具尸妖似乎看出什么端倪,再加上虚空之中的那道符篆给他带来的阵阵无形威压,当下来不及多想,挥开双臂,带着阵阵的腐臭味道向着冰封袭来。

  眼见那具尸妖一闪身疾驰到自己的近前,冰封只觉得浑身发寒,心道:“这可是要比那沙河镇的尸妖厉害上不少的妖物。”想到此处侧目又是望向沐尘。

  “无防!你尽管施法,我想办法拖住它

  冰封心中微定,继续念着咒语,而此时的沐尘不知何时浑身闪着金光,似乎穿着一身极为精美的金色战甲,拂尘一甩直接化为一柄长剑,与尸妖缠斗在一起。

  “哼!将军令?真是麻烦,如若继续下去岂不是让你等的计谋得逞?”随着尸妖几句刺耳难听的声腔过后,尸妖怪叫一声,手中不是何时出现一把哭丧棒,迎上了沐尘。

  虽说似乎沐尘的招术道法似乎正好克制尸妖的功法,怎奈尸妖似乎有用之不尽的力气,眼见沐尘一剑劈向尸妖,可那尸妖似乎早已明了沐尘的一举一动,轻松的摆脱了沐尘的纠缠,偶尔还时不时偷袭一下正在施法中的冰封。

  不多时随着砰的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沐尘到退出几丈之远,用一副不可置信的目光看了一眼金甲胸前护心镜凹下去的一块,慢慢抬起头来沉声道:“呵呵,原来阁下肉身未死之前也是同道中人,倒也难怪。”

  “|嘿嘿,承让了,可惜你我二人处境不同,寿元未尽之前如若你我二人认识,兴许还会授予你许些秘术,可惜了。”只见这具尸妖双目微眯,手中的哭丧棒便是向着沐尘砸了过来。

  几回合间,正在缠斗中的沐尘眼见浑身的金光正在慢慢淡去,而对面的尸妖的攻击反而更加凌厉,沐尘情急之下望向冰封一处,尽而脸色大变不由得高声道:“冰封道友,你的道行太过于浅,切莫强行用法印操控,弄不好你会被那道符篆反噬,永堕沉睡。”

  而此时的冰封面色惨白,心中暗暗叫苦不迭。谁曾想过自己在虚无梦境的修为与现在的修为乃是天壤之别。现在以自己聚气的修为来强行操控此道符咒自然是太过牵强,而且浑身的灵气甚至灵魂的深处的那仅有的一点点清明正被那道灭尸符强行摄取着。

  “臭小子,不想活了?梦境功法自然是随梦境可有可无,但是控制虚境的神念自然得到锻炼,有了强大神念,自然也可控符。”

  此时昏昏欲睡的冰封忽听道一道熟悉的声音之后为之骇然,惊疑之下强行提起精神,手印一松疯狂的将神念放出,将在虚空之中乱飘的灭尸符控制住,强忍着浑身的不适望向正被尸妖追的四处躲闪的沐尘处急声道:“沐尘道友,速速退下。

  沐尘一听,心中自然明白冰封的意思,虚晃一招,向着一处矮房纵去。

  尸妖见沐尘再没有别的举动,心知有异变,下意识的向着冰封一处望去。而映入眼帘的是一道不断变大的符篆。

  一个躲闪不及,尸妖木然的被早已变为丈许大的符篆层层包住,奇怪的是尸妖并未做任何反应,随即倒地瞬间爆裂燃烧起来,随着噼里啪啦的响声与阵阵的恶臭味散出,这具尸妖顷刻间化为了一堆灰烬。

  “师妹,这二人确实有点神通,尤其是刚才那名长相颇为年轻的修士手中明显是品级不低的符篆,看来二人可以为我七煞教所用。”

  “先等等看,一具修为不低的尸妖就这么被杀灭似乎有点不大对劲。而且据我观察,此獠倒不像是普通的尸妖,说是开启灵智的尸妖似乎有点牵强,你刚才没看到几招几式把那名老道的将军金身给破去吗?”此时一男一女轻伏在一处房顶之上望着冰封二人窃窃私语着。

  “还望师妹解惑一二。”随着一阵女儿香传来,这名七煞教的男性修士强强压下内心的悸动,望着眼前的妖异女子。

  “难道你没看出那具尸妖并非真真尸妖那般眼神呆滞,神魂不稳的样子吗?”

  “啊?难道是传说中夺舍不成肉身死的御尸了?”男子吃惊道

  “差不多就是这样子,依我看来,这二人麻烦了。除非有奇迹发生。”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于昨日与天山禅宗与蜀山道宗的青松发生不快的七煞教的俩名弟子。

  望着变为灰烬的尸妖,沐尘又是环首警惕的望向四周,微顿片刻,大袖一挥,一张符篆出现在手中,将另一只上的拂尘扶于肩膀之上,单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随即砰的一声,火光一闪,那道符篆便是化为了灰烬。

  “恐其生变,冰封道友速速到我近前。”沐尘说完,将那手中的灰质敷于双眼之上。待其微微睁开眼睛,忽见沐尘脸色大变,随即惊怒道:“尔敢!”

  谁知脸色惨白的冰封刚刚听到沐尘的吼声,随即浑身一阵抽搐,几息功夫之后便安静下来。反观此时的沐尘双眼微米紧紧盯着眼前的冰封,手中拂尘慢慢摆于身前做警戒之样。

  “嘿嘿嘿!一具不错的肉身,骨骼鲜明,一看就是年纪不大,还算有点前途,不过就是修为低了点,但是即便这样,杀你也费不了太多力气,加上将你的元神吞噬,岂不更妙。”冰封说着,慢慢抬起头来,双眼猩红,浑身煞气浓浓,脸上满是贪婪之色。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肉身已死,你何不顺应天道,转世重修。非要做出这等逆天之举?”沐尘后退半步沉声道。

  “哼!那又如何,如若像你这般说来,天下间邪修之辈岂不个个该死?那为何自古到今邪修一类也有不少大成升天之人。不过倒也奇怪,你这将死之人怎么如此之多的废话。倒让我无语之至。”冰封双手倒背带着几分嘲讽之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