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夺舍尸妖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而对面的青山也是会意的点了点头道:“既然适才师父还在催促我等几人,倒不如现在就出发归去蜀山,以防节外生枝,让师父牵挂。”

  “那?……”青松不由得望向冰封的方向。

  “哎!不管冰封道友意欲何为,但是终究没有顺我蜀山之意。固然我二人关系还算不错,但是终究是非常时期,以免他人非议起疑,甚至会给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倒不如任其自由自在,免得卷入这无聊的纷争。”

  “那好吧,就依青山师弟的意思,现在就启程回山。”青松说罢,冲着身后一招手,开始叮嘱其余师弟许些话来。反观青山,望向冰封方向微叹一声折身向着青松处走去。

  “啊?竟然如此玄妙,那沐尘道友,到了这种境界我等需要多久才能修习而成?”

  “哈哈哈,不瞒冰封道友,除非你我二人到了真仙的修为方可,可以这么说贫道算是此生无望了。纵然道友有朝一日修习而成,那也需要莫大的机缘。那仙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成的。”

  “恩!沐尘道友玩笑了。不知道友最近在何处逗留?”冰封饶有兴趣的问道。

  “呵呵,小老儿只因囊中羞涩,也无任何代步之物,只好用这道疾风咒取而代之,行走于山下的小镇之中。”沐尘说罢,毅然从袖间拿出几道符篆来。

  不知不觉中,冰封于沐尘二人已经交谈了将近俩个时辰,眼看将近午时,冰封心中不由的开始纳闷起来,这倒不像是青山的行事风格啊?放目望了望人头攒动的人群,冰封面色微皱,小心的放开神识,却在聚贤岭处并没有发现青山等众人的踪迹。心念之下干脆将神念放大扩至方圆百里内,几息功夫间才在一处巍峨大山的虚空之中发现青山众同门御剑向着一处驰着。而且在很多隐晦的地方冰封还发现不少让人费解的事情。

  “回蜀山了?呵呵,这几人倒是有意思。说声道别很难吗?不过难怪他等也是这般小心,原来修真界竟然这般复杂,光方圆百里之内竟然这么多妖物。”冰封将神识收将回来喃喃道。

  蜀山的一处清修之地。

  “祖师为何匆匆将我等几人呼喊过来,是不是已查明剑宗弟子死亡原因了?”

  “哼!一名云字辈弟子惨死,还用我特意去查吗?要尔等还作甚?不就是一具夺舍虽成而肉身却将灭的活死人么?不过也难怪谁家的筑基后期的弟子遭此不测。”

  垂首一侧的蜀山弟子们听闻神色微变齐齐恭恭敬敬站在那里,放眼看去,竟是清一色的金丹期的的修为。反观那名祖师,身形微胖,无形的威压让下边的众弟子不敢直视。

  “我等明白了,即日起我等兄弟将全力去追杀这具尸妖以雪耻我蜀山威名。”为首说话的是一名中年模样打扮的修士,脸庞轮廓分明,显得格外爽朗。

  “罢了!此獠早已遁向聚贤岭,先让那处的修士头疼去吧,我叫你们来也并非此事,只因适才本祖师在静修的过程中忽感一道若有如无的怪异神识扫了过来。而且似乎目标就是我蜀山。毕竟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此人的修为必在我之上,而且几位祖师还在闭关过程当中。唯恐生变,尔等还是小心为妙。”

  “晚辈自然明白,还望祖师放心。”

  “恩,尔等退下吧!”

  “什么?云傲师叔竟然是被…”

  “嘘…小声点,别让剑宗的人听到,听到的话又麻烦了,这个我也是听师父说的,而且他老人家还讲,现在的那具尸妖已经遁向聚贤岭了。”

  “哦?那这位祖师没有让门下弟子去追杀吗?要知道筑基后期的尸妖具有不死之身,如若没有专门的法器符篆之类的什物降服的话很难杀灭的,而且看样子此獠似乎已经开启了灵智,再加上不死之物的特点,几乎有着金丹初期的修为的修士也拿他不易呀。再加上冰封道友此时还在那处,如有什么不测,你让我青山于心何忍啊?”

  “哎!不过话说回来,既然门内让近一段时间大闭山门,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纵然你我二人现在就是去了,不仅会给蜀山添乱。而且没准还会把命搭上。”

  “也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青山听闻,无奈摇头淡淡的道

  “沐尘道友的符篆确实好使,只用半柱香的时间就快到前面的村镇了。”此时的冰封脚下生风,正向着前面黑压压村镇疾驰而去。

  “哈哈!这也要靠冰封道友的不厌其烦的讲解才让今日的买卖做成了十几桩,平时的话我那会舍得用这些疾风咒。”

  “咦?好像不大对劲,沐尘道友你没看见吗?”忽见此时的冰封眉头微皱,望着那些在镇口围着的大群比他们先回来的众修士。

  “我们去看看。”沐尘见状神色微变,轻应一声便是说道。

  “哎呀!手段太残忍了,这些邪修,如若让我等遇到,我必会拼尽全力将其一一杀灭。”

  “是啊是啊!太过残忍了,除了将精血吸食干净,就连精魂也不放过。”

  “大家让一下,我来看看。”随着人群慢慢让开,只见沐尘冰封二人一前一后挤开人群向着一具尸体走去,走到近前,沐尘蹲下身来,仔细的检查了一番,而后再额头处发现几道诡异牙印。侧目望向几名胆大的修士试问道:“不知道各位道友还发现什么没?”

  “这里的人几乎死光了,剩下的道友你也见到了,也不知道这名邪修什么修为,胃口真大。”一名头发花白的修士恨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