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遁走沙河镇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哦?聚贤岭?不知此处有何等玄妙不成?”冰封饶有兴趣的一俯身望向青山

  “呵呵,那可是十年一度专门为我金丹期以下各门派修士举行的淘宝大会,届时那里会有很多宝贵的法宝、功法以及有助于法力提升的丹药。我想或许那里会有你我二人需要的东西。”

  “呃…青山道友有所不知啊,我冰封游历天下这些年来,俩袖清风,身上并无任何值得别人挂记的东西。倒时也就是去那里凑个热闹罢了。”冰封双手一摊,无奈望向青山。

  “哈哈哈!冰封道友,你我二人一见如故,再加上家师平时比较器重与我,而且对在下比较照顾,私下里也会给我许些好处。如若冰封道友手头拮据,只要在我青山能力范围之内,倒时你若是看上什么,尽管开口便是。”

  此时在距沙河镇数百里外的一条山间小路上,冰封尾随青山其后,饶有兴趣的望着二人的前前后后,而就在此段时间内稀稀拉拉的不时的走来许许修士,有的直接用遁术一闪而过,有的驾驭着飞剑或者是低阶玄兽一类的鸟禽。有的双手倒背若有目的都是同一个方向,也就是青山口中的聚贤岭,修为高一点的也就是筑基中期模样的修士,差一点的最起码都在聚气五层以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丑的美的都有。而且青山还时不时的与冰封讲解着哪一类是名门大派的修士,哪一类是修仙的名门望族。还有那些大号的鸟禽属于哪一类玄兽以及玄兽与灵兽的区别等等。倒使得冰封一路上轻松了许多。

  冰封自然喜欢这种感觉,虽说现在的爷爷不如前世般的那样对自己管教甚严,但是期间言辞举止倒是同出一撤,倒也让自己觉得沙河镇没有白跑一趟。再加上想起那位曹大人现在似乎还在门外听候的样子。此时的冰封才发现爷爷本性原来也不是那么严肃,也是嫌麻烦的主。像小孩子般的带着自己翻墙远遁此处,不由得大感好笑。

  “呃…冰封道友,看到没,翻过这座矮坡就是聚贤岭了,到时候你也多加小心了,因为这里龙蛇混杂,江湖术士,邪修妖魔也是不少,纵然你身无分文,但是切勿走脱。他们可是不管你那么多。”青山说着,二人已经越过那道矮坡,映入眼帘的却并不像冰封所想的那般,犹如一个集市的模样。说白了着聚贤岭就是一道似乎自然形成的一座幽静的山谷,期间鸟语花香,灵气充沛,并不像一般的山谷会有瘴气毒虫那般隐晦的地方,而且这聚贤岭似乎一眼望不到边的样子,道路的倆侧整齐秩序的坐满了人,而且这些人的前边都是用道袍黄布之类干净的东西垫在地上,上面摆满了千奇百怪的东西。

  “见过青山师兄。”

  正在好奇的望着前面热闹场地的冰封忽听一道很是熟悉的声音响起,不由得侧目望去,只见此人身着一身青色道袍,很是谦恭的向着青山施了一礼。

  “咦?青书师弟,你怎么会在这里?可是咱们门中还有其他人在此处?”青山望着眼前的青袍人好奇的道。

  “呵呵,青山师兄果然神通非凡,这都被你猜了出来。前日师父与云霄师叔二人特准我蜀山道宗聚气五层以上的青字辈弟子总共一十八人来此游历,呵呵,当然算上青山师兄你是十九人,当时师父还特意让我等在这里等候与你,看来师父他老人家还是蛮了解你呢。”

  “哦!原来如此,到让他老人家费心了。”青山面现几分释然之色淡淡的道

  “这位是?”此时的青书才发现冰封站在青山一侧一直没有开口。

  “来来来!我来帮你引荐一下,这位是冰封道友,乃是呃…我家乡的一名旧识,也是一名修仙者,一路陪我来此。”青山右手一摆便是道

  “呵呵,原来是冰封道友啊,先前见冰封道友气度非凡,一看就是仙家高人,不知冰封道友拜师那座仙山?”青书微微躬身颔首望向冰封

  此时的冰封刚要开口,只听青山带着几分不悦道:“你这小子,我都来到这里了。你还不赶快带我见见门中师兄弟,还在此处婆婆妈妈。找打不成?”

  “是是是!青书倒是唐突了。青山师兄、冰封道友请随我来。”青书脸色微变,急忙侧身客气道。

  “带路!”青山面色不悦的说道

  青山说完,只见青书不敢怠慢,急忙转身头前向着一处人群比较少的地方走去,不到半柱香时间,一处似乎专门与外人提供临时静修的道场出现在三人面前。此时的青书微微站定指向一处对着青山开口道:“那处便是我蜀山的临时静修场所,几位师兄弟便在那处。”

  “咦?对了青书,此次下山,剑宗没有人来吗?”青山双手倒背,饶有兴趣的望了望四周。

  “呃…听说前些日子,也就是青山师兄下山不久,剑宗那边出了一点事情,剑宗沐祖师的一名得意弟子被杀。特下令在半年内剑宗不许一人踏出蜀山半步,违令者将逐出蜀山。”

  “哦?难不成是云傲师叔被人杀害了?会有谁人有如此大胆?”青山满带惊疑之色望向青书。

  “这个具体我也不知,只知道当时沐祖师很生气,我等虽不晓剑宗的云傲师叔修为如何,但是据我所知这云傲师叔已入蜀山剑宗一百多年,纵然资质平平,至少也在筑基初期的修为。而且剑宗本是修体为主。自然整体实力要比真实修为还高上一筹,可想而知杀害云傲师叔之人绝非等闲之辈。”青书边走边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