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重游故里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醒梦石?”望着自己的身下冰封自言自语道。随即面带几分微笑又是望向对面的山崖重重的磕了几个头。便从大青石上跳了下来,端详了片刻眉头微皱心道:“师父也没教我怎么用它啊,哪怕给个口诀也行啊。这可如何是好,难不成再回去问他?或者把这个大家伙背回去?但是这家伙似乎太大太重了点。如果能够小一点就好了。”冰封刚说完,忽见眼前的大青石上青霞一闪,随即变小了一圈。

  冰封见状面色一喜,随即道:“小,再小一点。”

  似乎是一块很是听话的石头,没一会儿在冰封的逗趣下化为一块鹅卵石般大小被沾沾自喜的冰封装入了口袋。

  “呵呵,总算把这小子打发走了,看来老夫过几日可以出去逛去了,不过先的去趟那个老和尚那里陪个不是,毕竟让人家矢了面子。”望着远去的冰封,苍木崖自言自语道。

  要问冰封下一步要如何去走,自然是回沙河镇去看上一看,不为别的,即使没有爷爷这个人存在,哪怕感情也是有那么一点的。而且还专门去爷爷的墓前看了一眼,结果却发现那处竟然与往常一般,只是个小树林而已,没有谁人被埋在那处。当然冰封没有太过在意,没用多久,冰封便是回到了镇中,放眼望去,镇中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老样子,可就是顺着回家的路变的宽敞多了。正在疑惑之际的他忽听自家的方向传来阵阵鞭炮之声,好奇之下的冰封的脚步更加紧凑了几分。待到了自己旧院那处时,才发现原先的破旧校园不知何时已经变为一座大的府宅。琉璃金瓦,红墙高门,显得颇为气派。而且此时正见一名中年修士在宅门口与众多当地乡绅以及镇中颇有名望地位的人们的拥簇下说着什么。仔细听来竟都是些奉承的话语,而且似乎当中还有一些陌生的官员。反观那名中年修士,眉宇之间与爷爷有着九分相似。

  “哈哈!不知青山大师下一步打算回蜀山么?不如为我朝廷效力如何啊?”忽见一名官员打扮微且微胖的人开口道。

  “呵呵,曹大人玩笑了,功名与我如浮云,既然我青山排除万难,拜师蜀山,自然有着自己的打算。如今机缘巧合之下突破至筑基修士也算是上天对我的恩赐,纵然自己会有五百多年的寿元,但是对于我修仙者来说也算是苛刻之至了。既然此处祸害我百姓的尸妖已经除去,我青山自然也要回蜀山向师父复命了去了,还望几位留步。”只见青山微微躬身很是客气的说道。

  “呃…既然青山大师已做决定,我等也不做强留,别的不说,不过我曹某人还有一事相求。”

  “哦?呵呵,曹大人但说无妨。”青山微微顿了顿微笑道

  只见那名曹大人冲着身后一招手,随即一名与冰封年纪相仿的少年疾步走了出来,见到青山便是跪拜下来高声道:“晚辈拜见青山大师。”

  “这…”只见青山眉头一皱。望向那名曹姓官员。

  “呵呵!此乃我家二子,平时喜些法术,久闻青山大师神通非凡,再加上蜀山闻名遐迩,早有拜师之心,只不过贵仙山门槛颇高,我等凡躯之人更是望洋兴叹,现如今大师在此,如此机缘岂能错过,还望大师成全。说着那名曹姓大人竟然也是半跪了下来,随即身旁的乡绅也是显身堪堪而跪。继而身旁似乎在看热闹的百姓也是匆忙跪将下来。无形当中此处只有冰封与青山站立在此处。冰封侧目望向周围的百姓,只见其个个面带几分惶恐之色。自然明白其中的原因,不由的冷笑一声,又是望向青山。

  而此时的青山一时不知如何处理眼前琐事的时候,无奈之下环首望向四周跪下的众百姓。忽见一名身着粗布衣衫的少年正望着自己,不由得心中便是产生许些疑虑。

  “哼!你是何人?见了青山大师因何不跪?”忽听那名曹大人急声道。

  “呵呵,小辈名冰封,无名之辈各位大人自然不明,只因早年间与沙河镇有着几分渊源,不巧再次路过此地打算看上一看。”冰封微笑道。

  “那你既然与沙河镇有着几分渊源,应当知道这位高人是谁咯?”曹姓官员声音一沉带着几分威胁的口吻道。

  “呵呵,自然识得,这位青山道友本名为薛傲山,而且是沙河镇本地人,平时喜食山间野食,而且是现蜀山青字辈弟子中的佼佼者,如若我没记错的话现在应该刚过八十。不知晚辈所叙是真是假?”

  眼见青山脸色微变,冰封侧目又是望向那名曹大人开口道:“不过话说回来,您这名百姓父母官倒是有意思,为了让自家子弟攀了高人,却用见不得人的手法假借狐假虎威之势得益于这帮沙河镇百姓。手法太过拙劣,我想这位青山大师既然这般年纪且有了筑基期的修为不会看不破的。”冰封说完饶有兴趣的望向青山。

  “你…来人,尔等速速给我拿下这个血口喷人的刁民。”只见这名曹姓官员脸色一变站起身来便是喊道。

  眼见几名官兵齐齐亮出兵刃向着冰封聚去。

  “退下!”忽听有人喝道,说话的正是青山。

  “曹大人,此人确实与老夫有着几分渊源,还望曹大人收回成命。”只见青山顿了顿,双手倒背,望向那名曹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