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诡异梵文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不”冰封一时心急大喊一声,顿时,那道血影便是显现出原型而来。赫然正是那具被斩去双臂的金甲尸妖,诡异的是其速度变的奇慢无比,而离它不远的冰封竟然都闻不到尸臭味。刚要打算施手相救的冰封那道焦急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深邃起来。似乎在一瞬间悟出了种种。顿了顿片刻面带几分微笑单掌成抓状抓向尸妖的头颅,随着一声怪响,眼前的许许化为点点荧光随风飘散而去。而原先那道诡异的明月却瞬间化为无数的金色蝇头小字飘散于虚空之中,赫然化为了原先苍木崖带他出来之时所施的法术,用梵文编写的梦修嗜天心法。

  “我做到了…”冰封仰天低声道。

  “洞府的一处灵气充沛之地,苍木崖手里拿着一本兽皮书卷仔细的翻阅着,进而眉头一展,脸上瞬间挂上了一副难得笑容。自言自语道:“看来这小子真的有点天赋,既然有此造化,我也不想太过于插手他的悟道之心,人各有各自的道,我又何尝逼迫去让他走我的老路,兴许有一天他会比我更强。”说道这里苍木崖神情微定,继续着他的事情。

  接下来的日子里,冰封从入定进入梦修虚境经过长时间的修炼也不过眨眼之间,而且收发也是运用的很是熟练,从以前的偶尔会有一些神魂紊乱以至于好几次差点走火入魔。颇受痛苦到现在的笑傲梦境,用神识斩杀无数妖魔鬼怪,灭人道的七十二贪欲之道。已有二十余天,满打满算也只剩苍木崖所设期限只有不到三天时间。

  “难道这些梵文不是梦修嗜天的心法?”冰封仰头望着眼前闪着金色荧光的蝇头小字自言自语道。那会是什么呢?苍木崖师父说让我参悟,可这些梵文似乎在不时的变换着形状,先前一个样子,几息功夫之后又是一个样子,更本没有什么规律可循,就算识得它又有何用,根本似乎句句之间没有什么含义嘛。

  只见此时的冰封眉头微皱,忽而响起当初在梦修虚境之中那道诡异的圆月。微微抬起头来,自言自语道:

  “光靠猜测是不行的,也只能试一下了。”说罢,身形微变,做出一个诡异的动作,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眨眼之间一道黑色的霞光向着面前虚空之处的无数的金色泛着荧光的蝇头小字罩去。反观冰封却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一处山巅之上,冰封面现几分紧张之色紧盯着眼前的一条五爪金龙,不由得心中暗叹倒霉之极,虽说在梦修虚境之中自己可以说是神一样的存在,可是就在动用自己所参悟的地道法则将现实中的那些无数金色小子拉入梦修虚境之中的瞬间,诡异的是那些金色的小子犹如瞬间活过来一般。刹那间组合在一起幻化成了一只五爪金龙,向着冰封袭来。

  好在此处虚境是自己梦境所化,而且其中法则大都自己早已掌握纯熟,不至于让攻击的那般狼狈,但是那种处处被压制的感觉却让冰封心中难受之极。堪堪的躲过金龙的一记巨爪,冰封瞬时遁出数里之远。心中盘算着应对之策,首先是这五爪金龙似乎不受自己神识控制,让他大感后悔去做这次试练。

  似乎那五爪金龙神通不小,眨眼之间就追到了冰封近前,眼神之中露出几分戏谑的表情,不由得冰封多想,一记大尾向着冰封甩了过来。不由得冰封多想,情急之下急忙手印变换又是消失不见。五爪金龙一击未中,甩头环顾四周,最后目光一定向着四五十里外的一处城镇激/射而去。

  反观此时的冰封走在一座不知名的府宅之中,身着一身金色蟒袍,双手倒背,看似悠闲之至,却时不时的望向天际。不多时踱步来到一处池塘边,轻扶着边上雕琢的很是精美的石质护栏。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这时只见一名官员打扮的人满面带着几分释然之色来到冰封近前微施一礼道:“王爷,公子的病还算及时,如若再拖几日,恐怕就棘手了。”

  爹爹,我看他多半就是个庸医罢了,哥哥一直健康的很,昨天还陪我去骑马游玩了。怎会像他那般所述。”这时,一名长相颇为可爱的女孩子也是走了过来带着几分嘲笑的口吻道。反观那名御医,似乎也是在忌惮什么,也没开口反驳什么。

  冰封也没理会那个小女孩,直接问道:“那司马太医,我女儿的话你也听到了,还望司马大人给个明确的答复。”冰封说着仰目面带几分凝重之色向着天际一处望去。

  “呃正所谓人不见风,龙不见石,鱼不见水,鬼不见地,犹好色者之不见病也。还望大人明鉴。”

  冰封一愣便是收回了目光,急声问道:“那司马大人可否将这龙不见石释义与我解惑一二。”

  “呵呵,大人见笑了,所谓这龙不见石便是指天地之间任何灵物都有其的遮眼之法,寓意为人不见风,鱼不见水,鬼不见土,龙不见万物只见其魂。”

  冰封听闻眉头微皱,片刻之后便是大笑道:“多谢司马太医。”冰封说罢,大袖一挥,眼前的景色瞬时一变。冰封诡异的又出现在了城中的一条热闹之极的大街之上。面带几分笑容大声道:“此处虚境,以我为尊。”

  反观其身侧的路人,都以一种白痴的眼神打量了冰封一眼,继而又见冰封双手结印,大喝一声:“寄!”

  随着冰封的一声声下。城中熙攘的街道瞬间安静了下来,大人小孩,男的女的都是微顿片刻带着几分嘲笑之色面向天际之上一个慢慢变大的金色小点。甚至是天上地下的飞禽走兽都如同一辄,一样的无耻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