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虚无梦境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时光飞逝,快半年过去了,虽从苍木崖口中得知自己所在的空间被苍木崖所称为虚无梦境,但是此处无外乎是多少修道者梦寐以求的清修之地。

  此时躺在一棵树下的冰封把玩着手中的玉简,满面的忧愁,因为在这半年以来自己毫无所获,甚至自己当初在青山的授予下仅有的法力倒是有了点倒退的迹象,不免心急如焚,因为他在短短的十几年中所承受的喜怒哀乐自己历历在目,虽然其师父苍木崖没有直接挑明这都算人道中的几道。但是自己当初来这里的目的说白了就是摆脱这三千世界,斩尽忧愁,对那青书的恨意青山的思念早已淡去,可是到现在已经过了半年了,自己却一无所获。而且玉简之中所记载的法门更让人难以接受,只有四个字:“睡觉!悟道。”再加上自己脑海有太多的问题,可偏偏苍木崖这半年时间都没出现过。好在此处虽然与世隔绝,但是也不稀缺吃喝。各种果子随处都是,就是少了点腥荤。

  正在苦苦思索的冰封无奈的将玉简向着身旁一丢,随着一道很是诡异的落地声响起,冰封的面前景色瞬间一变。

  “圣上,我国现如今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自然离不开我王的英明,臣携全朝文武大臣为我王请安了。”

  冰封一愣,原先太专注想着玉简的事情了,猛的坐起身来带着几分疑惑之色环首四周望去,映入眼帘的是金碧辉煌的皇宫与刚才自己的卧榻黄金龙椅,而那道玉简正方方正正的放在龙椅前的御案上。再向下方望去,黑压压的一群人整齐的排列着,为首的为身着一身银色蟒袍的王公。只见其微微颔首,躬身面向自己。

  “嘶这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冰封不由得摸了摸身上的龙袍自言自语道

  “呵呵,皇上就在一个时辰前还为我国社稷着想,批阅奏折,龙体困乏睡着了。我等作为臣子的不易打扰,所以在此处已经静候多时了。”

  冰封寻声望去,只见一名身着银色蟒袍的官员打扮微微躬身低着头说着话。

  “尔等来此有何事,快快道来。”冰封强压心中的惊疑,缓缓开口道。

  只见那名身穿银色蟒袍的并没有抬起头来,只是继续道:

  “臣以为我国应适当加点税赋,来增补边疆军士的费用。只因我国富饶,蛮夷经常骚扰我国军民,所以”

  “准奏!尔等都是抬起头来说话。”冰封饶有兴趣道。

  却见那名身着蟒袍的大臣微顿片刻便是道:“臣等不敢。”

  “既然尔等称呼我为王,我又是九五之尊,为何不尊旨意,难道尔等有谋反之心不成。”冰封说罢,将玉简执于手中,静待眼前银袍人抬起头来。

  “呵呵,看来徒儿对梦修有着不小的天赋。看来老夫想多了。”说罢,银袍老者抬起头来,正是苍木崖。反观旁边的文武大臣则个个投来惊疑的目光。有的甚至亮出兵器来直接吼道:“保护皇上。”

  冰封则直接微笑着自言自语道:“呵呵,人道?”

  “呵呵!然也,见你这半年来未曾有所领悟,对这天、地、人三道还是颇为陌生的样子,为师也只能用梦修之基础法则,人道以示梦修的玄妙之处,接下来就要看你了。”苍木崖笑道。

  “我?”冰封听罢,侧目望向几名手持刀剑的武官跃跃欲试大有将苍木崖拿下的样子,心中便是微定喝道:“尔等退下,朕自有打算。”众文武大臣听罢,互相对视目中都是透出几分疑惑之色。

  “嗯?难道你们也要违背朕的旨意吗?”冰封双眼一寒,面色便阴沉了下来。

  “我等并无此意,还望吾皇明鉴。”众文武大臣齐齐施礼,齐声道

  “那还不赶快退下,此人乃是朕的人梯,尔等可明白了?”

  大殿之下,众大臣听罢,都不敢多做停留,又是一通臣子之礼之后便是退了出去。

  冰封望着最后一名武将跨出大殿的顺间,急忙冲着苍木崖微微施礼道:“徒儿愚笨,让师父见笑了。”

  “呵呵!你的人道之念还算过得去,最起码处境不乱。你可知我二人身在何处?”苍木崖面带微笑道

  “这…”只见冰封思索了片刻,手腕一翻,玉简又是出现在手中,瞬间面色微变带着几分询问之色望向苍木崖疑惑道:“梦境?”

  而对面的苍木崖却是微微点头也是没做声,似乎看出了冰封心中的疑惑。

  “那为何如此真实。徒儿怎的感觉如同在人间一般?”

  “呵呵!心中欲望越强,梦境中的许许就越真实,再加上你手中的清灵玉对你神识的净化,自然如同真实一般。”

  苍木崖说罢走到冰封面前又是道:“用你的神识试着改变梦境中的环境。”

  冰封听闻,微闭双眼。随着阵阵清风袭来,眉头微皱,几息工夫之后迫不及待的睁开眼睛。却见自己和苍木崖立于一座山头之巅,身侧不远处是一株一人粗细的苍松,放目望去下方不远处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宏伟建筑,再远一点是一片广阔的道场。密密麻麻的修士盘坐在那里吐纳着,在他们的对面不远之处是一名鹤发童颜的道人,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什么。

  “看来你对那天舍弃你爷儿俩的那名修士意见颇深啊?难不成他成了你决心修道的主因?”忽听苍木崖淡淡的道

  冰封一愣,仔细品味着苍木崖的话,又是望了望对面静坐虔诚听道的众修士询问道:“难道这里是蜀山?”

  “呵呵,相由心生,这梦境又何尝不是呢?只不过它比面相看人心直观多了,所以它也是梦修的妙处之一。”苍木崖望着远处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