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施救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当清晨出来农忙的人们看到早已死去的青山与昏迷不醒的冰封二人。都是带着几分悲伤不约而同的将二人抬于镇中的住处,在镇中一些懂医术和有点小术的人们悉心照料下,俩日之后冰封清醒了过来。但是他很安静,也是知道爷爷早已逝去,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伤势,也知道为什么自己伤势这么重,爷爷过来都不过来看他一眼。冰封慢慢的坐了起来,感受到身边有人似乎守在自己的旁边,便是淡淡的开口道:“我也不知道如何做称呼与您,还望劳烦您带我见上一见我家爷爷。”

  似乎对方思索了片刻之后,冰封感觉手上一暖。那是一副细腻润滑的手。不难感觉的出这是位女子。冰封此刻心中并无他念,只想快点到爷爷处去缅怀一翻那逝去的温存。

  不多时,一种甚是亲切的感觉,使冰封慢慢的放开陌生女子的玉手,指引着他来到一处墓碑前,慢慢的跪了下来,用自己的手抚摸着墓碑,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冰封久久不能平静,儿时的许许不由得涌上心头,爷爷的笑容爷爷的严厉与关怀。像一道虚幻异常温暖的的景象在自己的脑海中变换着。

  时至下午的时候,冰封已经跪了将近三个时辰,没有哭没有说话,像失了魂一样呆跪在那处墓前。

  “师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忽听那名原先牵冰封手的女子开口问道。只见此女身材修长,身着翠绿色的衣裙,如玉般的肌肤映衬着那幅倾城般的容貌,黛眉微皱,望着冰封面现几分愁苦,

  “没什么啊,据这镇里的人讲,附近有具尸妖残害镇里的人,也就是这墓的主人,自持法力高强,打算帮镇中的百姓除去那个尸妖,结果就是这个样了,而且这小子当时也在,所以也中了个彩头。”另一名女子望着冰封不屑一顾道。

  而此刻的冰封听闻,眉头微微的舒展开来,似乎想起来什么的样子,猛的直起身来顺着一处狂奔下去。

  哎?师妹你干嘛去呀?看那小子八成是疯掉了。你还去追他干嘛去,昨天我俩呆在这镇上就守着这家人了。快快快,正事要紧,师父在临行前特意告知我二人此趟蜀山一行勿节外生枝,少惹麻烦。”

  “可是雪霜师姐,他!”

  望着眼前一向很是严肃的师姐,雅倩收住了步伐回首哑然道。

  “哎!修真者这样下场的人多的过去了,虽说这爷儿俩二人的举动颇为感人,但是殊不知人间正道是沧桑。你我二人也是改变不了什么,各有各的命运,走吧!”

  望着眼前亭亭玉立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的小师妹一举一动,雪霜也颇为无奈,太过于单纯善良虽说在道心之上比自己强上几分,但是在未来游历天下确实是一大弊端。再加上师妹正处青春年华,自然想法比自己简单的多。

  想到此处,雪霜向前跨了几步将还在踌躇之中师妹的小手拉住头也不回的向着蜀山方向走去。

  也许是心中的那份执念所起的作用,冰封一路凭借着自己的记忆与感觉,跌跌撞撞摸索着行了几里山路来到青石山,跪在自己熟悉的那块大石之上重重的向着对面的石崖磕了几头高声道:“冰封有事求见前辈,念晚辈与前辈有一面之缘。还望前辈应允。”冰封说完,见对面毫无反应,脸上开始闪现出几分失望的表情,顿了顿片刻刚要有所举动,忽感身体不由自主的站立起来,心中一喜道:“多谢前辈厚爱!”

  “我还未曾答应你,你何来谢我?”忽听一道熟悉的声音道

  冰封一愣,片刻之后便是道:“原先晚辈自作聪明冒犯了前辈,还望前辈海涵。”

  “哼!你现在一具残躯而已,而且如若老夫将你一点好奇之心做为嘲笑老夫愚笨的借口的话。就算你在那醒梦石上再呆万年老夫也不会见你一面。”就此之后二人久久无语,冰封也是踌躇片刻不敢开口。

  “哎!不是老夫不帮你,只是许久以前老夫发过誓言,不会再轻易帮助别人,不过见你一介凡躯,而且你我二人也是有着几分缘分,老夫就破例答应你一个要求。你说吧!”

  只见冰封顿了顿道:“我深知前辈神通不小,而且天地之间还魂之术也颇多,还望前辈救救我家爷爷。”

  苍木崖听闻,捋了捋胡须饶有兴趣的又道:“有此定数,且寿元已尽。死去已经三天之久,恐其早已堕入六道之中。再者你年纪轻轻,受此重伤得以残躯。是否有点可惜?”

  “这些晚辈自然也是想过,想来晚辈本是爷爷十几年前在破庙之中捡来的婴孩,没有爷爷,恐那时在襁褓之中冰封早已成为山中狼才虎豹的口中之物。没有爷爷就没有现在的我,何来可惜?想来如若前辈真的将我家爷爷救了过来,晚辈也是赚了。”此话一出,苍木崖身体微颤,忽然想起当以一己之力力战群雄面对他等,口中笑傲于天地的的那种种誓言。不由得开口又道:“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再想想,本君还会给你一段时间的考虑机会。”苍木崖说完,忽感冰封心中有了几分悸动,露出了一副诡异的笑容。

  “怎么样?想好了没有?”半柱香之后,苍木崖忽然开口道。

  “晚辈经过再三熟虑,想好了!”冰封淡淡的道

  “哦?你可听清楚了,我可是只答应你一个要求的。”苍木崖又是提醒了一句

  “是!晚辈自然明白,晚辈的这一个要求就是”

  “是什么?快说!”苍木崖颇感兴趣的望向冰封。

  “晚辈的这一个要求就是前辈再给晚辈三个要求!”

  “你”苍木崖一时气结,忽而笑道:“也好,你叫冰封是吧!哈哈哈,很好,老夫算是明白了这帮愚神竟然比不过一个真小人,个个虚伪直至。害的老夫妥协他等在此处独自呆了这么久。”说完,苍木崖又道:“好,很好!说吧,那俩个要求是什么?”

  只见冰封面色一喜道:“晚辈自幼追随我家爷爷,受其熏陶,颇喜道术,还望前辈收我为徒。”

  “那第三个要求呢?”苍木崖微笑着点了点头又道。

  “第三个要求,晚辈还未曾想过。”

  “呃?我看你的眼睛已被那尸毒腐蚀,甚至有了性命之忧。你就不怕么?”苍木崖饶有兴趣的道。

  “徒儿也不会相信会有谁家师父会放着重伤的弟子不管,任他命赴黄泉堕入轮回。”说罢,冰封便是跪拜了下来道:“徒儿冰封见过师父。”

  苍木崖一愣心中虽说有点被耍得感觉,但是对眼前的少年颇为喜欢。不由得微笑道:“我这道法门只要心存贪念便算是资质上佳,所以说几乎不存在什么资质差之说,你先起来再说。”

  冰封听罢带心中忐忑不安起来,慢慢的直起身垂首一侧。

  “我先将你那爷爷救活,但是你务必答应我一个要求,否则你我之间就当今日为美梦一场。”苍木崖正色道。

  “只要前辈能使得大法将爷爷救活,他日我将爷爷带到此处必将叩谢与您。”

  却听苍木崖毫无表情道:“待我将你爷爷救醒,我将会运用逆天之法洗去这十几年来所有与你有所瓜葛人的记忆,包括你爷爷在内。而且我将赋予其良好的修真天赋,你不必担心他会再次离去。”冰封一听,心中复杂之极。许许之后,似乎做了个重大的决定,无奈道:“那就劳烦您了。”

  苍木崖听罢,微微点头,将手掌轻敷于冰封额头之上,而此时的冰封忽感脑海之中一亮。瞬间自己就像一个旁观者一般,亲眼看见自己双目失明,跌跌撞撞的顺着林间小路来到青石山,期间还有几次差点掉入沟里,再往后就是静静的跪在爷爷墓前,甚至看清楚了俩名素不相识女子的容貌,和与那其中一名年龄与自己相仿女子牵手的一瞬间。与尸妖打斗和那卑鄙无耻的青色背影。等等等等似乎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但又似眨眼之间,他最后竟然看到自己爷爷从在襁褓之中哭泣的自己身边走过,仅仅为自己披上了一件道袍,最后微叹一声,独自离开。此时的冰封忽然感觉很无助,心中不由得产生几分愤恨之感,静待自己到底被何人丢弃在此处的时候。可就在此时眼前突然一亮,才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一处熟悉的地方。面前站着一名黑衣修士面带几分怒气盯着自己,正是苍木崖。心急之下慌忙跪地道:

  “徒儿知错,修真之人不该有太多杂念。他等既然把徒儿舍弃,徒儿怎会将其挂记于心上。”

  “哼!你明白就好,从今日开始,你便是我苍木崖的首徒。但是为师只给你一年时间去修习为师的独门功法,他日不管你修成如何,必须离开我处,你可明白。”苍木崖正色道

  “徒儿谨记!”冰封恭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