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拼杀尸妖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一路上,冰封回想着那一幕幕犹如梦幻般的美景与那神秘前辈不由得自嘲道:“我真是傻,明知道人家可能是那家不出世的隐修高人,而我却还在人家面前卖弄聪明。不过也好,知道了那个怪物是什么东西,告诉爷爷也好做一些准备。”说道此处,冰封脚下便是加快了脚步。

  “爷爷,我回来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冰封刚走进自己家院门便是喊道。忽见爷爷带着几分恼怒之色急忙走过来道:“瞎嚷嚷什么?还不过来拜见高人。”

  冰封一愣,只见院中坐着一名修士,穿着一身青色的道袍,头上挽着个让冰封看起来很是别扭的发髻背对着他们。

  “呵呵,青书师弟,这就是为兄适才与你提起的那名孩子。”

  爷爷说完,带着几分怒色道望向冰封。

  “还不过来见过青书前辈。”

  冰封听闻,却见面前青衣道人毫无表情,看都不看他和爷爷一眼。心中倒有了些不满,心道:

  “这人好不知趣,虽说和爷爷同辈,但是终归是爷爷的师弟。干嘛摆那副臭架子。”

  “嗯?你还在想什么呢?”忽听爷爷又是提醒一句。

  冰封急忙走上前去恭身道:“见过青书前辈,晚辈有礼了。”

  却见此人带着几分不屑之色淡淡的道:“青山师兄不是说此处有什么妖怪么?怎么我到此这么久却没有感应到任何蛛丝马迹?”

  待此人说完,冰封面现几分喜色望向自己的爷爷。

  “此獠乃是一具修行百年之久的尸妖,兴许”没等冰封说完。忽见爷爷眉头一皱喝道:

  “放肆!青书师弟乃是聚气第九层巅峰的修士,而且半只脚已经踏入了筑基。你这孽障,还有没有礼数?”

  此刻只见青山举起手来欲要动手,忽听那名名为青书的道人微带几分怒气又道:

  “既然师兄嫌弃师弟修为不够,那就另请高明吧。”说完,青书起身做欲走状。

  青山见状慌忙解释道:“青书师弟错怪了,愚兄并无他意。只因最近此獠太过猖狂,为兄恐不是其对手才想起了你,而且如此一来只要你我二人将此獠杀灭,不但救得一方百姓,而且为我蜀山争得不少光面。封儿不懂事,还望师弟见谅。”

  青山说完怒视冰封道:“还不赶快向青书前辈赔罪?”

  冰封听罢,心中虽说不满,但是知道爷爷却用心良苦微微躬身道:

  “晚辈适才一时口快,不想冒犯了前辈,还望前恕罪。”

  “罢了罢了,看天色已不早,我先到附近转转。青山师兄在此静候,如听到我的号令,速速前来助战。”青书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愚兄明白。”青山目送青书出了院门。目光之中带着几分责备之意望向冰封道:“你给我进来。”青山说罢,折身进了屋中。

  冰封也是没有言语,乖乖的跟了进去。见爷爷站定,冰封垂首矗立在一侧,原以为爷爷要家法伺候,又要罚他跪地。却听青山开口道:

  “你是怎么知道此獠是一具得道的尸妖的?”

  冰封一听扬起脖子释然道:“乃是山上的一名不世高人指点封儿的。”

  “哦?”忽见青山脸色微变,在屋中捋着胡子来回走了几步。

  “想爷爷在此处住了如此之久,未曾感应的到此处还有什么修士存在啊?而且青石山也不是什么名山大川,山中灵气与我处也强不上多少。你小子不是在糊弄爷爷吧?”

  却见冰封一脸的不满撅着嘴开口道:“人家可能修为比爷爷你等强上不止半筹。爷爷发现不了实属自然,再者封儿今日受了那么大委屈,还要唬骗与您,因何还自找不快?”

  “你”

  青山气结,片刻之后又是无奈摇摇头笑道:“你这孩子,青书师弟是爷爷与昨日请来的,想我蜀山青字辈修士已有四名师兄弟步入了筑基期,而且青书师弟是爷爷最为看好的师弟,只是青书为人比较傲气,习惯了就好。”

  “再怎么傲气也是爷爷你的师弟啊,你再看看他那样子,像个做师弟的吗?就连我这个晚辈都看不过去。”

  “好了好了,不谈这些了,爷爷先不管什么隐修高人,但是爷爷相信你,待爷爷找来专门降鬼灭尸的法器,倒时也不至于手忙脚乱。”青山说完,转身去了内屋之中。

  随着天色暗淡下来,冰封心中又是期待又是担心,望着爷爷满头白发。心中倒有了几分不安。

  而此刻的青山静坐在蒲团之上早已入定,冰封则垂首身侧静静的待在一旁,望着家徒四壁与窗外的破旧小院,冰封倒替爷爷生出几分没落之感。

  当戌时时候,突然见青山猛的睁开眼睛,急声道:“呆在屋中不许出来。”说完此些,一闪身夺门而出。冰封哪能放过这等好机会,再加上见爷爷年迈,出于关心之下,见爷爷身影远去,不假思索也是跟了上去。

  正当冰封走到镇上不远处的一座小树林像无头苍蝇懵头乱闯的时候,正因为找不到爷爷心中颇为焦虑之时,忽听不远处隐隐有刺耳的嘶喊与打斗之声。心中微定,向着那处急速跑了过去。

  “师弟,没事吧?”

  青山挡在青书面前,手持一把桃木剑。直指不远处的一具身着早已腐烂不堪的金色战甲的人形怪物,只见其不停的挥舞着双臂,反观那双腐手却犹如钢爪一般,闪着丝丝寒光,猩红的双目中带着几分忌惮之色望着青山手中桃木剑。反观青书全身伤痕累累,气息紊乱,堪堪而坐疗着伤。

  青山见其师弟静坐于身后,运用法门正在将体内的尸气逼出,不由得又是望向对面虎视眈眈的尸妖,又是警惕了几分。

  原打算自己和这尸妖对峙能拖多长时间就拖多长时间,以争取时间来换取师弟青书疗伤,哪知这尸妖早已开启灵智,似乎看出青山心中所想,见青山似乎有点分神,猛的向着青山窜了过来。青山大惊之下,挥开桃木剑迎上前去,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拖着这具尸妖,一旦师弟尸气攻心将会有很大的麻烦。

  而躲在一旁的冰封则是替爷爷捏着一把冷汗,因为此刻不难看出爷爷只是一时缠着尸妖,没几招几式已经落了下风,如果此刻的青书还不醒过来的话爷爷必会有很大的危险。

  此时的青山使出浑身解数与眼前的尸妖纠缠着,一个俯身堪堪躲过这具尸妖致命一抓。刚直起身来,却见一股黑气向着自己的门面直扑而来。

  “不好,又是尸气。”忽听青山大喝一声,飞速急退,退到青书所呆的地方,忽感青书的气息早已全无,带着一副不信之色侧目望去,却见那青书还哪有人在。

  青山艰难回过头来眉头微皱,一道精血喷在了桃木剑上。瞬间,那柄桃木剑上金光大放,自动飞出向着尸妖直刺而去。尸妖见状,后退了几步轮开双臂与半空之中ji射而来的的金色桃木剑不断的纠缠了起来,反观此时的青山却脸色惨白。倒在地上,双眼暗淡无神。

  不多时,忽听轰的一声炸响,刹那间,天上掉来桃木剑的寸寸残片与股股尸臭的味道。反观那具尸妖,双臂被斩为数截。瞪着猩红双目仰天怒吼一声,冲着青山袭了过来。而此刻的青山原本以为这师弟疗伤过来会来助他,没成想竟然一个人逃之夭夭,想到这里青山微叹一声,但是却动弹不得。

  正当青山闭上眼等死之际,忽听尸妖惊惧的吼叫着。青山听闻急忙睁开眼睛向着尸妖那处望去,只见一名身上贴满黄色道符的人死死的抱住妖尸。二者在地上滚来滚去,定睛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孙儿冰封。大惊之下提起体内残余的真灵之气慢慢的坐起。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眨眼之间,只见冰封浑身的符文金光大放。随后一声刺耳的惨叫。那具尸妖便是炸裂开来。而冰封也是带着浑身的腐臭的味道被爆炸产生的冲击力推出几丈之远。

  “爷爷你在哪里?封儿来了。”朦胧之中,青山清醒了过来,心中的牵挂让他直接忽视了生命的流逝。自从抽干自己最后的一丝灵力为了救冰封直接动用门中秘术将虚弱之中的尸妖杀灭。同样他也没想到冰封竟然为了救他想出这么个拼命办法。如若不是他及时施手,恐怕冰封早已与那尸妖一样齐齐损命。微微睁开眼睛望着被尸毒将双眼毒瞎的冰封正疯狂的向着四处摸索着,哭喊着。青山微叹一声带着满脸的欣慰与不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