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神秘修士
作者:冰墓      更新:2015-06-26 18:15      字数:0
  “封儿啊!今天砍柴早点回来,我们小镇上最近不怎么安稳啊。”

  冰封直起身来看了一眼爷爷无奈笑道:“爷爷您怕什么?您最起码也是蜀山的弟子。这一个小小的邪物您怎会把它放在眼中。”

  “你也别太大意了,此物如若真的那般简单的话,每次害人的时候,爷爷怎会不知?镇长大人已经放话每每日落之前,镇中所有外出忙活之人必早些归来,你也不要让爷爷太过担心了。”此时只见一身材瘦小的白发老者站于屋檐之下郑重道。

  “呵呵,封儿明白就是,爷爷大可放心。为了早些回来,封儿这便起身了。”说罢,冰封把地上劈乱的木柴简单收拾了一番,将斧头插于背后,告辞了爷爷大踏步的走出了破旧小院。

  老者望着自己孙儿的的背影,苍老的面孔上显现出几分担心之色!

  青石山是一座孤峰,距沙河镇约有三四里地之远,远远望去,就像一头巨大的苍绿色张牙舞爪的怪物伏卧着挡在了沙河镇的前方,虽说是这般,但是青石山却是沙河镇老百姓的生活来源。

  冰封的爷爷原是是蜀山的门外弟子,因为资质太过于差,练气到了第七层便是止步不前。而且自己已是将近八十岁的老者,寿元将近,灰心意冷之下便是回了老家。不巧在路上的一处破庙之中发现了还在襁褓之中的冰封,看其可怜便是将其带回家中收养起来。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一十七个春秋。爷爷是附近出了名的半仙,在镇中也是颇有名望,而且冰封已经是一个长得高大结实的小伙子。前来上门说亲事的是也颇多,但是冰封却是心无他念,一心想和爷爷学习道术。

  路上行人明显少了很多,自从前些日子出来一个不知什么样的鬼魅邪煞之物,经常在黄昏与深夜之中将单身行人抓住并将全身的精血吸食干净。

  冰封一路上走着想着,不经意间已经走到了自己从小到大喜欢呆的一处硕大青石旁边,这块长满青苔的大青石上边有着许多漂亮的纹路,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旦走进它脑海中便是清明可许多。

  抹去额头上的汗水,没费多大力气像往常一样爬了上去,不由得手搭凉棚又是望向对面的断崖之上,几年过去了,每每来到此处都喜欢向哪里看上一眼等待奇迹再次出现,因为在自己十二岁那年,他亲眼看见一道彩霞从哪里闪现,继而灰绿色的崖面泛起了犹如星空般的美景。而且一直都是自己心中的一个小秘密,虽说是秘密,但是唯一透露过的人便是他的爷爷,可是他爷爷却是说那是自己想太多了看到的幻象。

  片刻之后见对面的断崖依然与往常一样并无异样,偶尔还是飞过及时山间鸟禽,传出几声兽吼的样子。

  “难道真是爷爷所说的那般是自己眼花了?”冰封顿了顿,随即摇了摇头。纵身跳了下来,顺着林间山路继续赶了上去。

  兴许是爷爷的嘱托的原因,冰封没用半个时辰便是砍到一大堆柴火。而且运气还是不错,闲暇之余还逮到一只野鸡,头朝下给绑在了柴火之上。心中颇为满足,正当自己往回走的时候,忽感周身暖洋洋的传来一种异样舒服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很是熟悉的样子。不由得面上一喜,加快了脚步往山下赶去。不一会了又是来到那处大青石旁边。丢下背上的柴火,恐其看的不够清楚,一跃身上了大石之上,只见此时的灰绿色崖面之上又是出现了当年的美景,而且尤胜当年。

  浓郁的灵气围绕着灰绿山间,道道彩色的霞光将四周映衬的异常美丽。而且虚空之中偶尔会闪现出道道虚幻荧光流云。再加上一种异样的感觉贯穿周身,直看得冰封如痴如醉般呆愣在那处青色的大石之上。

  大概半柱香之后,眼见那些美景大有慢慢退去之样。冰封心中便产生几分急切与好奇之感,顺手捡起一块碎石子来,手腕一翻,向对面的石崖弹去。随着石头发出的哧哧破空之声,眼前犹如星辰般的美景瞬时似乎被冰封弹出去的小石头击中一般,泛起道道波纹。正在好奇之中的冰封忽感眼前景色急速的向着自己身后退去。而那道灰绿色崖面却似乎向他砸过来一般。没等他反应过来便是身处一处洞府之内,惊慌之下冰封大致看出这座洞府的容貌,古老而沧桑气息,伴随着道道星光般亮点更显出几分唯美之感。四周的地面之上翻着滚滚的雾气一般的灵气,让眼前的景色若隐若现,更显出了几分神秘。

  正在吃惊之余的冰封忽听有人道:“你这娃娃,不好好砍你的柴,在老夫面前卖弄神通,怎的?难不成你是这附近那家门派的弟子?”

  冰封一惊,慌忙转身望去,只见不知何时身后站立一名身着黑袍的修士,看其年纪似乎也就三十出头,身高七尺有余,长相普通但却感觉不出有任何与普通人的不同之处,听其口音似乎看出自己刚才的弹指飞石带着少许法力的一举一动。心道:“莫不是这位前辈也是修真高人?”当下不敢怠慢躬身道:

  “适才晚辈冒犯了前辈,还望前辈海涵一二,至于适才那道飞石只是我家爷爷教的一点小术而已。不过我家爷爷倒是蜀山的一名记名弟子,到让前辈见笑了。”

  “呵呵,原来如此,怎的好似几年前呆呆在此处看老夫施法的就是你这娃娃吧?”黑袍修士饶有兴趣的问道。

  冰封听闻尴尬笑道:“正是晚辈,那时晚辈正被前辈的神通所震撼,所以每每路过此地便是看上一看。”

  “哈哈!你这娃娃倒是细心,如若换做别人,不仅看不出什么妙处,顶多以为是山中鬼怪而已,早就远躲而去。”黑袍人无奈笑道

  此时只见冰封微微顿了顿小心的问道:“晚辈虽不知道前辈如何做称呼?看您有着几分神通,难道是附近的修士?”

  “呃叫我苍木崖便可,至于说神通嘛确实老夫小有研究而已,怎的?你这娃娃为何要问起这些?”

  冰封听罢,面上一喜急切道:“不知这位前辈可曾发现这方圆附近有什么怪事发生?”

  黑袍修士听闻,双手倒背淡淡的道:“自古不管天、地、神、人、鬼还是在轮回之境中的妖、兽、魔、怪都是有着其修行的法门。你可是想要问起这附近的村民时常被不知被何物所伤?”

  “前辈知道?不知此獠为何物?”冰封吃惊道。

  “呵呵,不巧老夫曾经侥幸见过此獠,乃是一具修行百年的尸妖。”苍木崖做大惊小怪状望向冰封。

  “哦?那前辈为何不将此獠就地杀灭,以免再伤害附近百姓?”冰封试问道

  “那我为何要伤它?要知道万物生死皆有定数。我何必多此一举?再者你因何会相信我有那份本事杀灭它?”

  冰封顿了顿带着几分狡黠之色笑道:“爷爷也曾经教过我许许蜀山法术,虽然晚辈不算精通,但是道术法门晚辈还是了解一二的,先不说别的,适才晚辈冲撞了前辈,被前辈接引至此的那份神通,那可不是普通修士一眨眼功夫就能做得到的。”

  “哈哈哈,小娃娃,倒是挺聪明的,不过你怎么知道现在的你还是你?”

  冰封听闻,呆愣了片刻,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又试着捏了捏,但是毫无疼痛之感。刚要说什么,眼前景色一变,本体又是出现在原来的大青石之上。紧张之余胡乱的摸了摸自己全身,片刻之后才安定下来。又是望了望对面早已恢复如初的断崖面带几分惊喜之色跪拜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