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有子风缘
作者:老典      更新:2015-06-26 17:32      字数:0
  参合十年,大雪已经肆虐在云州大部分地方,各家各户都晚出早归,田间的农活也早已完工,百姓脸上洋溢着大好秋收后的幸福微笑。

  与此同时,云州苍山山脉,皑皑白雪萦绕山头,一间道观中,许多道士在做着早课,不是诵读道经,而是听着一名头发皆白的老者在讲着各种红尘间的奇幻,荡人心魄的故事。

  在座的都是年轻道士,有不过十岁的黄口总角,也有弱冠的成年男子,与一些束发的少年们。现在若是把镜头放大,老者在台上绘声绘色的说着一些当年自己的红尘历练,也有一些是根据道家随笔文献查考而来的故事,大多是一些修真之人踏足红尘的往事。

  只有那垂髫的童子听得津津有味,其他人等莫不是窃窃私语,有那懒惰的便乘此良机好好补充下这冬天本应大好的懒觉。

  老者足足讲了两个时辰,才如释重负的宣布下课。“我无为宗老是强调这道心…道心…可是这修为也不能落下啊,还好,老道这半月的讲座结束了,我那炉金丹期的养金丹也快出炉了,这回正好可以安心闭关一段时间了,巩固下我这金丹五重的境界了。”

  只见老道刚走出道观,远处天边一道青色光影,闪烁而来,老道一凝神间,便见一青色光球缓缓立于眼前,老道手指一点,光影内便徐徐传出一段话语:

  “苍云子,速来宗门议事大厅。”

  苍云子一听,心中顿时一紧,随即脚下一片白光闪过,消失与道观门口,远处天边好似多了一块白云一闪即逝,让人看不清晰。

  “掌教师兄,苍云师弟来了,可要靠你与其分说啊,我等恐苍云师弟不理此事,毕竟…八年啊…”一处恢弘的殿堂中站立着六名身穿道袍的道士,神态各异,但全身都散发出一股仙家出尘的气息,此时,一青年男子对着一中年男子满脸郁闷的说道。

  “哎,我等无为七子中,便是老五道心修为皆是最高,我这个做师兄的都有点拿捏不住,还好,今次是太师祖传令,想来师弟这一次…”为首中年男子望着青年不由苦笑道。

  “师兄,掌门师兄,急招我前来何事?我那一炉养金丹快要出炉了…耽搁不得啊…”苍云子火急火燎的从云头直落大殿门口。

  “什么?又是我?…这每次跑腿送信的怎么都是我…不去,不去,任你说破大天也不去…”只见苍云子听得掌门师兄一阵传音后,头摇的拨浪鼓似的。

  “师弟,我等七人中,皆斩断红尘往事,历来不过问这凡间之事,只是太师祖有令,我等不敢不从啊。”

  “这太师祖不会点名让我去吧…”

  ……

  中年男子,嘴唇一阵微动,微笑看着对着苍云子。

  “果真如此…那此事苍云应下了…”苍云子思虑着刚才苍松子所说,略一点头的道。

  “我那炉丹药还请师兄代为照管了,事不宜迟,我这就下山了。”对着在座的师兄妹们,苍云子略一稽首,走出大殿,袖袍一拂,一片白光衬托着苍云子就往北方而去。

  “师弟,一路保重。”众修士目送苍云子离开的方向。

  “师兄,师弟此次去是?师兄先前召集我等也只是说了八年以后重开山门,招收弟子的事情,师弟却是应下了那下山八年的事情,只是具体为何事?还请师兄明示。”

  “此事乃是我云州大陆一等一的大事,各位师弟师妹还是做好招收弟子的事情吧…此事太师祖严令…哎…都散了吧。”

  “…八年后…接一小儿上山…”正在赶路的苍云子,满脑子全是刚才师兄的传音。就这点事,让小辈们随便去一个不就结束了么,还要我给他劳什子的名字啊……太师祖在上,你可千万别耍我玩啊…虽说我听师傅说我小时候调皮,把您的一枚千年火候朱果给吞了,您老人家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您也别记恨啊….那时我不是才两岁么…看到好奇的都想往嘴里塞…再说谁让你把那等天才地宝随处放置啊!

  坐落于苍山幅员广阔的山脉最高处,一间破旧的小屋,突兀的传出一声喷嚏声,紧接着,又是一声。

  “阿嚏…不可能啊,老道我也是进阶化神境界了…阿嚏…定是哪个小王八蛋在记挂着我了…嗯…这次苍云子下山…这山上也就属他最跳了…让他好好在外历练历练…别老是记挂着老夫的天才地宝…把天真老道灌醉了,从他嘴里套出的话来看,这龙生九子确是应验了…也得早做准备了…哈哈…风缘…这名字就天真老道那天真的脑子也想得出来…哼…”

  “噼里啪啦…啪啪啪噼里啪啦…”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响彻在皇城的云霄上空,整个皇城都陷入了欢庆的海洋中,三位皇子的满月之礼,云皇大赦天下,举国同庆。

  皇城一字并肩王大元帅府前,年仅的十四岁的风文,站在府前台阶上,接待着来自各个世家的代表。

  风战坐在会客厅的一角,眼里闪烁着悲苦的光芒。试想云祯皇帝在那皇宫中举办着三位皇子的满月之礼,自己也在这办着,分明有种分庭抗礼的感觉。加之这次云祯皇帝的大赦天下,

  举国同庆的欢乐宴会上,若是少了自己这个一字并肩王在,满朝大臣可能还不会多加猜想。若是知道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也在此,深居简出但又定鼎之称的国师也在此,怕是明日早朝过后,云祯皇帝面前要高出老大一截弹劾自己的奏章了。

  “王爷,恭喜恭喜,喜得贵子,实乃可喜可贺啊!”一位头戴布帽,身穿长袍的儒雅文士对着陷入苦思的风战祝贺道。

  “王大人,你怎么在此,这宫中的帖子…”

  “哈哈…这宫中乃是晚宴,王某先到王爷府上讨杯水酒喝喝,到时候再去宫中不迟。”

  “王大人,您来的真早啊…哈哈…吾等也是如此想的…哈哈…王爷…恭喜…恭喜了。”只见一帮朝臣联袂而来,风文在前领着路。

  “众位大人,亲自前来,小王不曾出迎,实在该死…文儿,上茶…诸位大人请入座。”风战心中稍安,连忙让管家准备各色点心招待。

  “王爷,我观大世子,言谈文吐,皆是不凡,实乃青年俊杰啊…不知师承何处?”坐于风战下首第二席满头白发,却神采奕奕的老者说道。

  “额…文儿,出来回你徐伯伯话。”

  “徐伯伯好,风文并无师承,只是在国师身旁侍奉了八年…”

  “哦,原来如此,国师大才,我等都仰慕已久,只是无缘相见罢了。”众人耳中听到“国师”二字心中皆是一惊,纷纷赞叹不已。

  “王爷二子,文成武就,可是皇城中的一段佳话啊!大家进门之前,已见过大世子,不知二世子如今在府上没有?”

  “武儿,数月前随军戍守换防了…日前边关曾报南边有些骚乱,我就让他去历练历练了。来来,大家随意用些糕点。”风战听到此话后略一思付后答到。

  此后,一个时辰里,满座的大臣都开始相互讨论着最近云州各地发生的大小政事。

  “王爷,吾等稍后还要进宫晚宴,就告辞了…稍后府中另有人来祝贺…”

  “好,好,各位大人走好,恕不远送了…”

  “皇后娘娘驾到。”

  只见风战等人于府门前相别,一声尖细的声音仿佛刺破云宵般闪过,也刺进了在场大部分没有防备的心间。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随着众人的齐齐跪拜呼喊下,只见一顶十六人抬着的黄色大轿出现在街道的尽头。

  “都起来吧,今日我是客,文儿,前面领路…都随我去见见我那刚满月的侄儿吧。”半响后,轿子在元帅府前落下,从绣着龙凤呈祥的轿门里传出。

  “婶婶,请”风战等人肃然站立一旁,风文亦步亦趋的来到轿前,躬下身子,低声说道。

  望着皇后娘娘那雍容华贵的背影,风战脸上满是自我嘲笑的表情,与各大臣满脸皱纹挤在一起的老脸,还硬要显露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时。一群痛苦的人,纷纷转头相视苦笑,旋即紧跟皇后步入了刚刚辞别的元帅府。

  风战的的自我嘲笑是因为,这皇后娘娘来的时候是不是太巧了,这大臣走得也太是时候了….诸位大臣却是为了自己的那可笑的两面玲珑,尽皆苦恼,这皇后在此,这宴会皇后不走,给他们两个胆子他们自己也不敢走啊…只好对着贴身小厮让本安排来王府祝贺的那帮儿子们改道进宫吧…

  临近黄昏,宫中一群年轻俊彦簇拥着满脸皆是黑线的云祯皇帝不表,来看看这元帅府中的满月之礼吧。

  随着司仪的一声高亢:“开席”

  风战陪着皇后娘娘让其于首座坐定,各大臣也相继入位,一桌的山珍海味,却只见各大臣浅尝即止,不是东西不好,是实在心中不安,吃不下去啊。

  酒过三巡,最先坐不住的皇后娘娘,对着风战说道:“王爷,我那小侄儿还不出来么?”

  “是,小王这就去…”

  随即对着管家使了个眼色,半晌后,一位妇人便抱着一个眼睛大大,头发修剪成桃子头的可爱男婴出现在众人眼前。

  “来,让婶婶抱抱。”皇后一见这男婴,便急忙跑下台去,伸出双手抱起男婴,却见男婴望着皇后面容,“嘻嘻呵呵”的笑个不停。现在若是有修仙之人在场,便可看到皇后双手亮起微不可查的灵光,在孩童全身一闪后,便消失不见。皇后双目中闪过一丝诧异…

  “我这侄子叫甚名字?”皇后双手抱着男婴问道。

  “这个,还请皇后赐名…”风战俯身以礼后答道。

  原本皓月当空的夜晚,一阵夜风吹起,皇后默默的注视着手中依然微笑的孩童,心中千急百转下,缓缓道出:“大风起兮云飞扬,我这侄儿便叫风缘如何?”

  正是: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