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龙生九子
作者:老典      更新:2015-06-26 17:32      字数:0
  参合元年,云州皇城,天下刚刚一统。虽说是统一全国,其实战祸仅仅只是发生在皇城附近百里的地域,云州大部分地方都是一纸圣旨,尽皆归服,唯独云安皇帝二子,再外领兵的军威王兴兵造反,势要夺回皇位还予父亲。

  云祯皇帝率领的风战部队满打满算仅有十万兵甲,刚够包围住皇城,且是团团围住,不留一丝缝隙的包围,赤,裸,裸的蔑视,轻视皇城中的三十万铁甲兵团。此时,若以皇城驻军总数达二十万的左右中军,加上十万御林军,半日便可尽克风战大军。

  刚围城之时,虽说被这犹如天降神兵般的甲士围城,皇宫深处的云安皇帝,处变不惊,嘲笑着对手的不自量力,以卵击石的幼稚想法…

  “变天了,看,刚才的漫天乌云,现在的艳阳高照,神迹啊!”满城的惶恐,好似惹怒了老天爷,降下了这一道雷霆。

  皇宫中,就在刚才云安皇帝跨出屋檐,观看百年难得一见的神迹时,云安皇帝面前一阵白光闪过,一个三尺见方,深达丈许的深坑映入眼帘,淹没了云安皇帝的瞳孔,埋葬了皇宫中,云安皇帝刚才肆无忌谈的狂笑,大臣们紧急传递的军情,百姓们的惊慌失措之声…也埋葬了轻松解决城外大军的构想,换而是云安皇帝的呆望,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变天了!”

  …

  围城的第十天早晨,当朝太子举着传国玉玺,开城投降,云安皇帝自缢于皇宫御书房,云祯皇帝即位大宝,拿回了阔别十年的皇位,改号参合。

  参合元年三月,云祯皇帝封风战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统领三军,即刻领百万兵兴讨逆党军威王。

  参合元年七月,军威王统帅十余万甲士于皇城千里之外决战风战部二十万先锋军。酣战半月,军威王粮草告急,二十万先锋军合同随后赶来的五十万中军,一举荡平军威王,十万大军尽皆斩杀,寸草不留。

  参合元年冬,风战班师回朝,凯旋而归,举国欢庆。云祯皇帝特封风战为一字并肩王。

  参合十年,天下兵马大元帅府中,略显焦躁的风战在后堂中一步一步的踱着,一遍又一遍,岁月并没有在风战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不惑之年的风战依旧一脸的刚毅,只是现在的他没有统领大军时的将军风采,也没有一字并肩王的威严,有的只是一个父亲等待子女出生的紧张与莫名的不安。

  话说风战已有二子,历经此事多次的风战应略显平静的他,现在却是坐不住了。正是因为前日在与紫月国师的一席话语中,让他隐隐感到一丝不安。

  国师府,一座三进三出得院落,在外面看,仅仅只能算皇城中的中等住宅。临近便可感受到府邸传来的典雅幽静,淡淡的显露出一股“宝扇持来入禁宫,本教花下动香风。姮娥须逐彩云降,不可通宵在月中”的出尘化仙的幽思雅静。正是这一座在这碌碌红尘中出淤泥而不染的院落占据着皇城龙脉汇聚之首。

  “紫月国师,这副扇骨是在坊间收集上来,据考究已近千载,实乃难得之精品。”一位身长七尺男儿,身穿淡青色长袍的青年男子,立于桌案旁,捧着手中的扇骨缓缓而道。

  “世子,有心了。”

  在这国师府紫月轩中,一黑衣男子双眼微阖,缓缓摇着手中的紫金面扇,双眼一张,盯着青年男子手中的扇骨,嘴角微笑,接过扇骨后打量抚摸说道。

  “能为国师办事,便是小侄的造化了。”青年男子受宠若惊般连到不敢。

  黑衣男子,抬头望望天,手指略微一掐,口中飘出一句:“王爷,夫人临盆之期不远了吧?”

  坐与对面的风战,略感诧异的说道:“国师本领非常,未卜先知,内子已怀胎十月,不日便要临盆了。”

  “哈哈,满月那日,吾到时候便到府上讨杯清茶喝喝,哈哈…”黑衣男子一收紫金折扇,起身便往阁楼处走去。

  “万年一遇,龙生九子,我的…”似远即近的往远处传来,似听不清楚,又好似对着风战的耳旁细语般。

  风战甩了甩头,沉思了一会,对着静立桌案的青年男子道:“文儿,这几日有时间就回家住一段时间吧,你娘亲怪想你的。”

  青年男子微笑道:“父亲,儿子侍奉国师已八年之久,这历次回家都需向国师告假…”

  “去吧,风文此子文采尚可,可惜并无仙缘,去吧,去吧…”远处阁楼中传出。

  风战略感失望的想了一阵,便携着文儿小心恭谨的慢慢退出了紫月轩。

  国师的一番话,风战一点都不懂,回家的路上始终念叨着“龙生九子”这四个字,风文一听,便道:“龙生九子,文儿在国师旁侍奉,看得一些上古记载中,有提到龙生九子,九子都不成龙,各有不同。”

  风战略微一惊,耳提面命的对风文说道:“今日之事,绝不可告知其他人,切记。”

  回想着前日发生的一幕幕,风战略感头痛的思虑了一方,隐隐猜出自己夫人即将临盆的孩子,暗暗合映万年一遇的龙生九子的时刻。

  当今云州,在云祯皇帝兢兢业业的发愤图强下,在外边关蛮夷尽皆称臣,内安国家朝政,云州一派太平盛世好气象。也正是罢武修文的时候,风战也感觉现在朝政偶尔会有质疑军部的声音出现,虽不敢直言冒犯他一字并肩王,可昔年的老部下有一部分也卸甲归田,告老还乡,脱离这个慢慢被世家,文人掌握的皇城。

  风战助云祯皇帝复国,不说那紫月上人在此起到的关键作用,便是庇护了云祯皇帝逃亡十年间,在血与火间建立的兄弟之情,而风战一直不提起当年的情谊,光光是在参合十年间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群臣之情,便不是一夕一朝间可动摇风战在云祯皇帝心中的地位。

  万里无云的皇城上空,本来阳光明媚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狂风肆虐在大街小巷,卷起路边的一堆黄叶,打着卷儿的挥洒在略显黑暗的天空。电闪雷鸣中,仿若灭世的天灾要倾泻在这皇城上空,将一切覆灭般的压抑笼罩在城头上。

  “~嗷~~~嗷~~~嗷~~~”一声声龙啸声自云间传出,风声中伴随着虎吼,总计九声,仿若消逝了厚厚的云层,将漆黑的乌云撕裂开了九个云洞。漫天的金光从云洞中闪出,九道金光照耀在皇城上空,全城被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彩。

  皇城正北而座的紫月轩中,黑衣黑发的紫月国师,手中把玩着那柄从不离身的紫金折扇,看着天空中的九道金柱,在其瞳孔中化作九道神态各异的龙子象,足足翱翔云州上空一刻钟的才缓缓化作金光散落世间。

  “~哇~~~哇~~~哇~~~”与此同时,九道婴孩的啼哭声,在皇城皇宫中三处地方络绎不绝的响起,其他一道声音好似便在皇城,另外五道却只是隐隐传来,不辨反向。在一字并肩王的元帅府中,婴孩的啼哭同样惊醒了被天象所吸引的风战。

  正是:九子现世,真龙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