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太上令
作者:老典      更新:2015-06-26 17:32      字数:0
  “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人声鼎沸的市集中,从酒楼顶楼中徐徐飘出这样一段道家名句。只见二楼临窗前,一头戴一字巾,身披太极双鱼大褂,腰后携一青丝浮尘,三缕美鬤国字脸的道士,迎风而立,诵读着道家经典,满窗的道家经文好似好破窗而出,让人看了不禁自危。

  刚念到这句时,却听得远处好似闷雷突闪,似远极近的佛号约莫从城门口处响起,“南无阿弥陀佛”。道士星目一扫,见一和尚立于酒楼门口,随即剑眉一紧,暗道:“这和尚好快的脚程。”嘴上却到:“大师,好生了得,贫道,此番有理了”。

  这大和尚生的目慈眉笑,乍一看就让人起亲近之心,约莫四十来岁。“贫僧见过道兄,小僧在城门时就听得道兄良言,心中感慨,却有一事不明?”

  道士一拂浮尘,傲然道:“何事?”

  “佛曰众生平等,佛是生,我也是生,汝也是生,施主何说太上?”僧人露出白玉般的皓齿,满面红光的问道。

  “…太上道也…“道士顿了顿,莞尔一笑,说出这四个字来。

  “何谓道,何处现,何处学?”僧人略有所思,便又发出此问。

  “太上乃至上,道可道,非常道。这道乃吾心中所显,放大与这世人。”道士随即一指天,二指僧人,略思一阵后,复直指自己心口。

  僧人却缓缓摇头,凝视着道士,好似看的是他,也是自己。

  ……

  突兀的一阵黄沙漫天,举目不清,狂风肆虐,霎时市集一阵喧闹,一阵狂笑卷过,“尔等何人,不过沧海一粟,在此也妄论道,可悲,可叹,可笑,唔哈哈…”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明媚的青光突闪,唯有最后几字“可悲,可叹,可笑,唔哈哈…”仿佛余音绕梁三日不散般回荡在二人耳边。

  突然的声音袭来,二人均显一愣,随即道人抬手变戏法似的一蓝汪汪的玉尺闪出,一道蓝光消逝在青光消失的方向。

  “阿弥陀佛,老衲刚刚下山,便遇见两位道行高深的施主,善哉,善哉。”僧人脑后显出一顶黄光弥漫的华盖来,紧随蓝光而去。

  喧闹的市集静了静,好似道人,僧人,大风从未出现过一样,那在空中夺目争艳的三色光彩也未曾绽放一般,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抛弃了那三人,市集又恢复原本的喧哗与热闹。

  “来,来,来。”远离闹市的山林间,一道青光略顿间,传出惊天般的三个字。紧接着,两道一黄一蓝的光彩瞬间光芒大涨往前激,射。

  月明星稀,在云州王城附近的一座山岗上,头发散开,随意披肩的长发无风自动的中年男子,斜靠在树杈上,望着皓月,好似要随风飘去,自语般笑了笑。此时,若是盯着男子面部,只会让人看到一阵的炫目精光,无法看清面容,好似真得看清,也会瞬间忘记般。

  “真慢,一个阴阳宗的元婴初期牛鼻子慢,不怪他,另一个宝象寺的涅槃后期的秃驴,也这么慢….毕竟是半废弃修真星上的修士…哎!”

  中年男子带着一丝玩笑的话语中,天空极远的地方,一道宝光万丈的华盖终于出现,而后一道深蓝色的戒尺也浮现天空。

  “道友(施主),敢问来我葬月星何为?”

  刚浮现身形的僧人与道人略带疲惫的厉声发问。

  “赶了这许久的路,汝等真让吾失望!”中年男子带着煞气神识传音中,两人只觉识海一阵晕眩,眼前出现诸般幻觉。

  道士眼中好似看到三清道祖缓缓对其走来,自己紧随三清白日飞升,各种天宫灵禽往来飞旋,三十三天君齐来庆贺,端的美妙非常,道士深深入迷之中,不能自拔。

  和尚乍一听到此声,护身宝光一阵狂闪,便突然熄灭,遂沉入无边环境之中。一时间和尚看到自己,拿起戒刀,疯狂图虐百姓,杀戮过后又复陷入纸醉金迷的糜烂生活,和尚看着光怪陆离的各色诱,惑,以不动之根本苦苦守着灵台的一点灵性不失。

  和尚过得每一瞬都好似度日如年,苦命抵抗。道士却飘飘欲仙,似与大道同游。时间便是在这快慢之间悄然流逝。

  “你们可以了!”面前这看不清面容的中年人略看了二人一眼,缓缓开口。

  道人只觉大道对自己的吸引缓缓离开,眼前恢复正常,刚才似假还真的美景依旧历历在目,惹得一阵得失显露于脸庞,唏嘘不已。

  和尚确好似大热天的狂奔千里路后,眉毛上的汗水一滴滴,仿佛水龙头般一样,止不住似的,全身宽大的衣袍打湿了得紧贴身上,满脸的辛苦疲惫。

  二人相视一望,仔细打量起对面这位神秘人物,发现他绝不是好易与之辈,立刻小心应对起来。

  “阁下,修为之深,恕晚辈等不识。还请前辈赐下名讳。”

  二人面上一副谦恭之象,心中却在嘀咕:“我葬月星何时来了这样一位大能,还是我青龙星域的高阶之修?”

  “吾为何人,汝等不必去猜,今日引二位前来,是有一事需托付二位。”

  “前辈有何事?晚辈等必定仔细办妥。”二人虽马上答应下来,不过,心中却是委实难受之极。试想自己何等人,在这葬月星上到哪不是夹道欢迎,任谁不是礼敬尤佳,哪个不是前恭后倨。

  “汝等不必如此,此事若办好,吾必有一场造化送予。”

  中年人见到两人这般摸样,嘴角意外的露出一个舒心的微笑,随即袖袍一甩,两份荡漾着浓浓仙气的玉简与两枚精致的手镯物件飞向二人。

  “为前辈办事,晚辈敢不效死力否!”

  二人,望着眼前漂浮的两件物品,心中一阵得失急转下,遂开口应下此事。

  出神般凝视着这南方,似再想说出什么,却忽然一个释然,缓缓说出:“轮回岁月,悠悠几载,汝等让我等的好久,好久…”

  说完此话,两人只觉本能的一掺,望着刚才中年男子站立的地方,只是中年男子好似消失不见,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梦幻一般。耳伴传来的话语确还在回响“万年岁月,轮回相见,汝让我等的好久,好久…”

  阴阳宗最年轻,最有天赋的天冥道人,宝象寺佛法精深的龙象上师,二人都是葬月星百年不出的奇才,面面相觑,天冥道人突兀的掐指一算,识海中出现一片浓郁的星雾,一道强光闪过,随后脚踏天罡步伐,仔细看之,正是北斗天星之象。天冥道人披发仰天,操手顿足十弹指后一口心血喷出,脸色惨变的他道出:“此人深不可测,贫道这回是认栽了,百年的寿命啊。”

  心中却是一阵莫测:“天降异象,九子一龙。这…到底显露的是?“

  龙象上师低吟一句:“因果,缘法,施主莫不是那阴阳宗的天冥真人?”

  “贫道正是天冥,敢问大师佛号?”脸色苍白的道士略一稽首,眼神却是忽闪忽明,心中依旧急切分析刚才那神秘人物与自己窥测天机景象的联系。

  “小僧龙象,与贵宗天河真人有几面之缘,真人何必执着眼前,世事难料,有因必有果,吾等不过沧海一浮游罢了。”僧人双眼一道精光闪过,好似修有他心通的神通,款款说出。

  “原来是大师,贫道失礼了。”

  天冥一听和尚言语,突然心神一惊。“龙象?龙象上师,莫不是宝象寺的住持。怪不得,刚才我比他先追寻而来,却后他而到。”

  此时,龙象上师已拿起一份玉简,只见一阵佛光闪过玉简,大量讯息涌入识海,龙象上师略为一扫,一声惊呼。

  “太上令”

  天冥真人,心中一抽,急切抓向身前玉简,额头紧紧贴上,一阵狂喜突然冲上起面庞。

  “哈哈,太上令,吾等得道的机会来了…哈哈…”

  龙象上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此事真不知是福是祸,太上令现,群星皆动,万年轮回,仙界重启。”

  “大师,太上令,此事过于重要,我马上需回门派与师兄商议。”天冥真人听到上师的话语,一个深呼吸的时间里,脸上喜色收敛,眉梢间仍挂着难以按捺的激动。

  “真人,老衲也需赶回寺中,有缘再见。”话音一落,只见天边黄光一闪,哪里还有和尚身影。之后一月,便传出葬月星宝象寺封山门千年之久的传闻。

  在差不多的时间前后,青龙星域,玄武星域,白虎星域各个修真星上,只要有元婴修士存在的星球,都会看得到那个中年神秘男子,好似其可以化身千万,到各处散播着太上令。各地也上演着修士们拿着太上令心情激动的一幕,同时,一场为争夺太上令的修真界血雨腥风也拉开了序幕。

  正是:太上令现,群星皆动,万年轮回,仙界重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