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西周(6)
作者:小米加步枪      更新:2015-06-26 18:10      字数:0
  宣王虽然没有彻底康复,通过治疗,病情还是有所好转。说话唠嗑行为举止渐趋正常,隔三差五还能让某个老婆快乐一把。

  秋天到了。一年容易有秋天,宣王看着纷纷落下的树叶,渐渐褪去颜色的花草,心中充满惆怅。不禁仰天长叹:秋天,你让我失落!秋天,你让我快乐!

  听不懂,随从人等互相递个眼神,意思是说,这位爷不是又犯病了吧。

  宣王正常得很,刚才就是发点感慨。扭头对姜后道:我该上班了,三年没有临朝,岂是人君所为!

  姜后面带笑容,道:我的大王,这三年哪是你的过错,人吃五谷杂粮谁都会生病。不是大王不勤政,是贵体需要调养。如今大王已经康复如初,这是全天下子民的福气呀。

  这娘们,真会说话。一席话说得宣王眉开眼笑。兴致一高,宣王有了一个想法,准备在工作之前休闲娱乐一把,打猎去。

  姜后没有反对,不需反对,这很正常。到野外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秋高气爽,有益于健康。

  那就准备吧,选个日子出发,痛痛快快玩一回,然后开始工作!重返战斗的岗位!

  选好了吉日,车马随从准备妥当,宣王出发:打猎去喽!

  宣王这辆专车,三年没有出车库,六匹骏马早就期待这一天,出去转转。当初宣王生龙活虎的时候,哪天不出去?每个月的公里数屡创新高,交通费总是超标。好在天下是宣王的,花自己钱管你屁事。不这么横也行,换个打法,游山玩水就说是考察调研,没辙了吧。

  实践证明,还是考察调研这个借口好,廉洁自律勤政为民,一连串的表扬都有了。

  这次还是这个理由,快发布告,快上头条:

  宣王将于某月某日亲赴东郊考察,时值秋天,了解粮食的收成情况。体恤民间疾苦,体察民俗民风。宣王一行所到之处,自律如下,请臣民监督,如有违反,欢迎举报。(举报电话,嗬嗬嗬嗬,举报给谁呀)。

  一.不许践踏粮食。

  二. 不准焚毁树木。

  三. 不许侵扰百姓。

  这三条就是老百姓最希望的,你干什么谁管?!别糟蹋我们就行。

  宣王的车,极尽奢华。青铜的骨架,上嵌五彩玉石。飞金走银,勾勒出吉祥的图案。四面丝绸装裹,迎着阳光,熠熠生辉。车帘卷起来,象牙的支架把柔软的丝绸托起。六匹马当然都是名驹,黑色白色黄色红色的四匹马,通体一色,一根杂毛没有,花斑纹的两匹架在辕上。比现在的劳斯莱斯牛气。

  随从的人肯定不少,这不用说,都知道。有仪仗队,有护卫队,有服务人员,有工作人员,文官武将前呼后拥,浩浩荡荡,铺天盖地,直奔东郊而去。

  东郊是专用的狩猎场,自然生态保护的很好,地势平缓,野物丰富。

  不说闲言,到了目的地后,拉开阵势,开始狩猎。

  动物们是倒了大霉。宣王病了三年,这三年动物刚刚过了点消停的日子,不成想,今天噩梦重演。

  人像疯了似的,就是疯了!动物界的谁强谁弱在人类的面前,脆弱的和泡沫一样。苍鹰的利爪抵不住一只羽箭,兔子的狡猾那比的过人的大脑,老虎不威风了,像一只病猫倒在地上,是山鸡吗?好漂亮的羽毛,腹部看不出白色,已经被鲜血染红……

  在来往屠杀的人影中,宣王特别的醒目。黄色披风猎猎作响,上面的金线反射出万道光芒。幼鹿无奈了,它尽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它无处可逃,人从四面八方封堵住它逃走的路线。一个护卫端着长矛靠近它,它讨好地看着。

  长矛扎进幼鹿的脖子,幼鹿咩地一声,垂下了头。大家呼唤宣王,大王,快射杀它!

  弯弓搭箭,宣王在幼鹿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完成了他的杰作。

  大王射中了,大王射中了。

  全场回荡着欢呼的声音。

  玩够了,该回去了。

  刚走三四里的路程,宣王冷不丁看见两个熟悉的面孔在前面。这不是左儒和杜伯吗?这俩不是死了吗?

  一激灵,这两个亡人消失了。宣王忙问左右:你等可是看见了杜伯和左儒?

  大家莫名其妙,没有!大王,他俩早就死了!

  宣王正在琢磨,这是死人又显灵了。这时,杜伯和左儒又现身了,驾着一辆小车,围着宣王的玉辇转个不停。

  宣王拔出宝剑,大骂:死鬼,罪鬼,敢来冒犯本王!说罢,挥剑刺去。

  大家只见宣王舞舞砸砸,一边骂一边挥舞手中的太阿。宣王的宝剑叫太阿,绝对的宝物。

  杜伯左儒哥俩像背好了台词似地,一起道:无道昏君,滥杀无辜,今天我俩报仇来了。

  杜伯左儒话音刚落,红色的木弓之上的那只红色的木箭,射向宣王,射向宣王的心窝。

  宣王大叫一声,栽下玉辇,甩了太阿,昏死过去。

  这个过程就是几秒的功夫,大家正在纳闷,宣王干啥这是?自说自演?这时宣王倒下了。

  抢救很及时,用的是姜汤之水。苏醒过来的宣王直喊:疼死我也!

  快马加鞭,以急行军的速度,这只高高兴兴去游玩的队伍,慌里慌张败兴而归。

  我得替宣王说句公道话。杜伯左儒这两个阴魂把这事做的鬼都瞧不起。他俩的借口是滥杀无辜,今天要报仇。哪是这么回事?杜伯该死!至少他自己要负一半的责任;左儒纯粹是找死,自己抹的脖子,怨谁?

  说啥没用,这两个死鬼就和宣王较上劲了。看宣王的造化吧。

  宣王连惊带吓,又是卧床不起。这次比上次严重,眼睛一闭上,杜伯左儒就出现,阴魂不散。

  宣王不肯吃药,就这么扛着。不吃药怎么能治好病?吃吧!姜后这么劝着!

  宣王道:我这不是实病,是虚病。吃药不好用的。

  姜后道:那就快找驱鬼的巫师!

  宣王摇头,天意如此,没有人能够救我了。

  只是过了三天,宣王的病情就加重了。重到什么程度?开始预备后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