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西周(5)
作者:小米加步枪      更新:2015-06-26 18:10      字数:0
  安然无恙,祭祀房间现场没有丝毫的变化,青铜铸就的香炉之内,香烟缭绕。油灯的火苗不停在跳动。宣王连忙走进去,跪在祖宗牌位的香案之下,行礼叩首,连说对不起,请祖宗原谅方才梦中的大不敬。

  又用上专家伯阳父了。连夜传伯阳父觐见。等不了明早,一分一秒对宣王都是煎熬。就像有病做化验,抽完血等结果最难受,都盼着快点。宣王也是人,沉不住气很正常,他比别人多点啥?照样害怕照样紧张。

  伯阳父睡眼朦胧连滚带爬向宣王报到。

  宣王把刚才的恶梦讲了一遍,不时地还在打哆嗦。

  伯阳父听完,面色沉重,一脸的哭相,眉心紧锁,声音颤抖。

  大王,祸患应验了。还记得三年前那个歌谣吧。女人乱国,正是此女。后来微臣又有占卜,辞上所言哭笑之语,已经应验。大王呀,国难到了。

  宣王的腿软了,扶着床,坐下来。

  不对呀,当年抓到一个农妇,卖桑弓箭袋。女人有了,谣卦上说的箭和弓有了,都凑齐了。怎么又出差错了?宣王消停了三年,现在又闹起心来。

  伯阳父道:当年虽然表面上解了歌谣与卦辞上的诅咒,但不是正解。天道岂是凡人可以揣摩的,不到现象出来,谁都不知道实际所指。大王呀,一个农村妇女现在想来,如何能够肩负这样的大事情呢?真正的女妖正是梦中之人!

  宣王无语,傻傻地呆坐着。他感觉有点恍惚,梦中的惊吓,专家的分析,他有点支持不住了。

  三年前,一晃三年了。突然宣王吼道:杜伯误我!

  结束祭祀活动,宣王从祭祀现场回到王宫。

  传:升殿议事!召开紧急会议,不准请假。

  人员到齐,现在开会。

  杜伯何在?!

  杜伯回话:臣在。

  宣王怒火中烧:我问你,三年前我命你负责捉拿女婴,三年过去,结果如何?

  啥也别说了,这工作能干好?领导安排的事干了三年没有汇报一次进度;宣王你也别怨手下,作为领导,安排完了工作三年不知道要结果。豁子吃肥肉谁也别说谁了。

  现在是有事才又想起当初办公会上的分工。这真要好记性,要不早忘耳门后了。要是有会议记录还能有证据,要是没有留下痕迹,还真不好回忆。

  但是这件事当初是个大事,而且离奇古怪,印象当然深刻,杜伯没有打赖,承认当初是我负责这个案子,道:“我们当时全力以赴寻找,大网过完小网过,挨家挨户犄角旮旯,凡是能找的地方我们都查了。清水河人到的地方我们到了,人到不了的险地我们克服困难也到了,没找到!开了多次研讨会,还有现场办公会,经过分析,女孩死了。不见尸首不奇怪,要是叫狼吃了呢?狼吃东西连根毛发都不剩。”

  “女妖已死,继续搜查,已经没有意义。况且那段时间闹得人心惶惶,怨声载道,微臣做主,行动结束。”

  宣王怒斥:为何不及时汇报!擅自做主,大逆不道!砍了!

  抛开宣王昏庸还是圣明不论,抛开杜伯忠臣奸人不说,就事论事,宣王该生气,杀掉杜伯绝对合法合情合理。

  三年不给宣王一个回话,哪怕编个理由,骗死领导,那也是在程序上不犯忌。最根本的工作程序都不理会,这哪是一个高官该有的作风?我们现在知道女妖之说是演义,当时可把这事情当回事,你看看,搞预测的占卜的都进了决策层,神鬼仙魔在那个时代的人们心中,就是存在的。那么抓女婴就不是儿戏,就是重要的国策。置国策于玩笑之地,杜伯死不足惜。

  如果投票,我投赞成票。杜伯该杀,不正法不足以维系王的威严中央的纲纪。

  有人反对,左儒。

  还记得这个人吧?当年两项重要的工作,其中一项就由他负责。当时是圆满完成了工作任务,用一个村妇的冤魂给他长了脸。

  宣王一见是他,心说用人不当呀,两个工作两个高官,一个没办明白。当年不叫这个左儒,又是女人又是弓箭一通添枝加叶,我能掉以轻心,不再追查女婴的下落?搅乱视听,好恼呀!

  左儒出来说情,夸夸其谈,从尧汤开讲,讲今比古,说服宣王放了杜伯。

  这哥俩平素关系铁,是真铁!这个时候左儒还敢挺身而出,冒着激怒宣王的危险,为朋友开脱,也算一条汉子。

  宣王依旧不改初衷,杀!

  武士毫不犹豫,手起刀落,杜伯死矣!

  左儒回家,自刎脖颈,追随朋友而去。两个游魂结伴同行,真正的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情谊可嘉,影响很坏!好在后世没有真正学这个的,要不是人类早绝种了。一死一大串儿,成什么样子了?

  左儒是对哥们够意思了,对家人?对父母?对妻子?他是失败的。他这个所谓的节义,是小义,不是大丈夫所为,鄙视他!

  左儒把宣王得罪了,一家老小连夜跑了,向北跑到了晋。晋是今天山西。他儿子隰(发喜音)叔做的决定,马不停蹄走人了。

  第二天宣王消气之后后悔了。左儒自杀,这是他没想到的。不杀杜伯就好了,太冲动了。宣王自责,一夜没睡。周朝前半段西周也就该了脉,做对了事也不敢坚持。换成刘邦朱元璋,杀了那么多元勋,很多还是主动找茬杀的,杀了就杀了,这二位吃得好睡的香,没有一点内疚。宣王差远了,心太软。

  杜伯该死!左儒自找!宣王呀,这件事不是你的错,可惜我说的你听不到。振作起来!振作不起来了,宣王有病了。

  神经衰弱,神志恍惚,头昏健忘,语无伦次。

  这种状况班就基本上不了了,静养调理,寻医用药。姜后一看确实不是装的,是真病了,也就不强迫宣王带病工作。上班也是出工不出力,休病假吧。嘱咐朝中的大臣,各负其责不要懈怠。大臣们还是尊重姜后的,为人在那摆着哪。各部门照常工作,国家机器继续运转。

  这一病,就是三年。